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第62章 请记住我

时间:2017-12-13作者:水道不孤

    在迅捷之风的加持之下,哈洛斯呼吸间便将一名逃跑的弓弩射手甩在身后。

    被哈洛斯超越的这名弓弩射手一脸错愕,此人正是所有弓弩射手当中敏捷最低的维特鲁威。

    还好这位巫师大爷去追杀伊登·艾金去了,把哥当个屁放了。

    哥这是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哥捡回一条命啊,哥不易啊。

    身为一名战士职业者,什么时候最可悲。

    当然是全军溃逃的时候最可悲,因为腿短,速度慢,站位靠前,一旦战事失利,站在背后放箭的个个都是主敏捷,逃起命来那是一个贼溜,一场大败下来,一般都能毫发无伤,唯有战士全部阵亡。

    这也是为什么超凡以上的高阶战士,普遍都是英雄且战力超过同阶职业者一线,因为他们的淘汰率实在太高了啊。

    维特鲁威虽为战士,但是侥幸混了个弓弩射手的编制,能够站在后面放箭,这是多么安全的工作环境啊。

    这次若不是自己站在后面放箭,跟那10个扑街的盾卫战士一起冲上去砍,早被大冰环切成两半了,任你多高的体质,被切成两半还能活?

    虽然自己见机早,第一个逃跑,但是架不住敏捷低,速度慢,被身后弓弩射手们一个一个地超越,最后连巫师大爷也把自己给超了。

    这.......这让自己如何是好啊。

    这自己是该逃还是不逃啦?

    不对,自己还不安全。

    巫师大爷是去追着伊登·艾金杀了。

    伊登·艾金是什么人?

    那是大神殿牧首啊,位高权重,巫师大爷敢杀他,怎么能不灭口呢?

    自己是跑得最慢的,那肯定是第二个被杀对象啊。

    躲!

    哥必须要躲啊。

    哥要找个水潭,充分发挥自己两牺战士的优势,往水里一躲才能有一线生机啊。

    哥记得前面就有个水潭,水还不浅。

    哥的生机就在那里啊。

    哥来了啊。

    咕咚!

    维特鲁威一个纵身跳入水潭,被动型类法术技能水下呼吸开始生效,维特鲁威一路向水潭深处游去。

    ............

    硬吃一发冰锥术已经让伊登·艾金陷入重伤状态虽然在体力兴奋药剂的作用下,重伤状态并没有对伊登·艾金造成多么严重的影响,但是冰锥术始终是寒冰法术,只要侵入身体的寒冰之力没有清除,速度始终都会减慢。

    伊登·艾金虽然尽力奔跑但是他的速度无法达到最大。

    他冲出了大神殿寝宫的建筑群,来到一处风景极其秀美的花园,花园角落里还有一个小型的冥想室,这是伊登·艾金冥想之后,最爱散心之处,他每次都希望能够在这处花园再次邂逅那名自称为加兰妮的女孩儿。

    兼职了职业者的伊登·艾金,灵觉敏锐。

    他猛然转过头去。

    加持了迅捷之风的黑袍巫师已经追到了他的身后。

    牧首近卫军团已经全军溃散,纷纷逃出大神殿,受其影响,大神殿中的仆役,歌咏者也纷纷逃散,躲避。

    以自己的移动速度,根本比不过来人,自己如果还继续逃跑只会在背后吃他一记法术。

    伊登·艾金,正面面对急掠而来的黑袍巫师,此时他储能魔杖只能用来敲人,身上也没有法力护盾,根本就没有一战之力。

    当黑袍巫师接近到法术攻击范围内的一刹那。

    伊登·艾金伸手入怀,摸出神力晶石。

    朝着黑袍巫师身后的一处水潭,尽全力扔了过去。

    伊登·艾金是在赌。

    他赌黑袍巫师只是为了神力晶石而不是为了杀他。

    如今他扔出了令所有传奇期职业者疯狂的神力晶石,只要黑袍巫师转身去水潭里搜寻神力晶石,那么他就还有一线生机。

    当看到神力晶石的一刹那,哈洛斯心下狂喜,自己果然没有猜错,真神提尔如果出手打赏至少也是神力晶石。

    神力晶石飞向天空,哈洛斯的目光被神力晶石所吸引,他同时也估算出了神力晶石的落点在身后60丈开外的一处水潭,此时那处水潭周围空无一人。

    如果自己去水潭中搜寻神力晶石,伊登·艾金一定能够逃掉,若是只求宝物的普通传奇期巫师估计会放伊登·艾金一马,毕竟杀了一名大神殿牧首会惹出圣裁军的调查,极为不智。

    但是他哈洛斯是什么身份,主神殿第十三祭祀兼职神圣巡察使还会怕圣裁军的调查?

    只有他调查圣裁军的,没有圣裁军来调查他的。

    伊登·艾金扔出了神力晶石之后,没有丝毫犹豫转身继续奔逃,他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是死,是活,已经由不得他了,他除了跑再无他法。

    嗖!

    一发冰刃术,透胸而过,带出一抹艳红。

    这种简化的冰刃术连一环法术都算不上,伊登·艾金此时没有法力护盾,冰刃穿胸,没有任何阻碍,直接穿胸而过,带走了他最后一丝生机。

    哈洛斯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神力晶石,但是这一发冰刃却是准确无比,当看到神力晶石落入水潭,掀起一丝涟漪之后。

    哈洛斯这才转头看向伊登·艾金。

    伊登·艾金胸口嫣红,显然冰刃命中。

    哈洛斯转身而去,直奔向水潭。

    ........

    伊登·艾金奔出两步,已是双膝一软直接跪倒。

    弥留之际,他举目四望,他突然发现这处花园,好熟悉。好美!

    还有一个清丽的女孩儿,她淡蓝色的头发,头戴荆棘花冠,身着白色连衣裙。

    她明眸皓齿,阳光灿烂,恬淡清雅。

    他们在这里邂逅。

    她说她叫加兰妮。

    然后她离开了,就要消失在黑暗里,永远不会出现.......

    就在伊登·艾金怅然若失的一刹那,就在那女孩儿步入黑暗前的一瞬间,她转过头来,仿佛对他说了一句话。

    那话无声无息,根本听不见,但是从口型上可以看得出,那话是......

    伊登·艾金学着那女孩儿的口型,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说道:“请、记、住、我”

    伊登·艾金口中溢血,头颅低垂,双目涌泪,但是眼眶中的泪水涌不出面颊就会被冻成冰渣........

    请记住我,虽然再见必须说。

    请记住我,眼泪不要坠落。

    我虽然要离你远去,你住在我心底。

    在每个分离的夜里,为你唱一首歌.......直到我再次拥抱你。

    伊登·艾金一头栽倒在地。

    双手张开,仿佛在拥抱。

    花园的一角,渐渐浸出一抹嫣红。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