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第44章 效忠

时间:2017-11-29作者:水道不孤

    “这么说,你当真能救我!”维克兰特一脸惊喜。

    不过这句话显然不是基普林想听的,他的眼神越发冰冷。

    “。。。呃。。这个。。这个还是我来说吧。”维特鲁威插口道。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这一身蜥蜴皮甲和军用弓弩都是从死掉的基普林身上扒拉下来的。”维特鲁威老实交代。

    这话让基普林面色愕然,她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露出这么大个破绽,脱口而出:“那。。那你为什么不揭穿我?”

    “揭穿?为什么要揭穿?哥傻啊,您老那一剑,活人化铁屑啊,哥。。呃。。小弟敢吗?”维特鲁威连声解释,浑然未见基普林的后脑勺已经渗出了细密冷汗。

    还好,还好舅父大人传奇期的实力,出手不凡,震慑了眼前这些宵小之辈,否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想通此节,基普林不再犹豫,伸手入怀拿出一瓶银白色的药剂,抛给维克兰特。

    维克兰特毫不犹豫,仰头饮下,眼中炽烈的红光被迅速压下,双眼重新恢复清明,但是眼底深处却仍然还留有一丝淡淡的红线。

    基普林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很好,看来寒冰药剂的效果不差,但只是暂时压下你身中的狂乱诅咒,这种诅咒必须要巫师才能解,寒冰药剂足以让你支持到今夜,你可以用你刚刚的隐身术继续躲藏,到了晚上自然会有人来接你。”

    维克兰特点点头。

    维特鲁威却是插口说道:“这个。。我哥的隐身术是很厉害的,您老晚上派的人万一找不到。”

    普林特轻蔑一笑,便从怀中掏出一枚烟色胸针扔给维克兰特,并说道:“拿着这枚胸针,不管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们都能找到。”

    维特鲁威双眼眯成一条缝,这枚胸针,好像有点眼熟啊。

    这不就是博尔丁胸前别着的那枚胸针吗?

    哎呀,咱们熟人吶。

    哥跟你们阴影之手的关系可铁了,可惜啊,大水蛇死后哥的阴影徽记也掉了,不然现在就带上。咱们好好拉拉关系啊。

    普林特又看向了维特鲁威,微笑道:“至于你,发效忠誓言吧。”

    毫不犹豫,维特鲁威当即跪地发誓:“我自愿听命于。。。”

    说道此处,维特鲁威一脸茫然地看向普林特。

    普林特喉结涌动,发出了一个清丽的女性声音:“我叫科斯林。”

    维特鲁威下巴掉地:这。。这竟然是女扮男装,这女人要长得多粗豪才能扮成这样。

    不过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

    维特鲁威继续发誓:“我自愿听命于科斯林小姐,履行一个仆人的义务,坚决遵从科斯林小姐的命令,坚决保守科斯林小姐的秘密,只对科斯林小姐忠诚,随时准备为科斯林小姐献出生命,永不背叛。”

    科斯林小姐微笑点头,赞赏道:“这誓词说得很好,你的忠诚让我感动。”

    。。。。。。

    区域边缘处又是一阵雾气翻滚。

    维特鲁威提盾上前,挡在科斯林小姐面前,尽显忠仆本色。

    一名盾卫战士探头探脑地从雾气中走了出来,见到两名同僚明显一喜。

    毫无戒备地走上前来。

    维特鲁威心说:兄弟你运气好,刚刚像你这样的,哥已经杀了两个了。。。

    片刻后又有一名新的士兵出现,居然也是牧首近卫军团的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农场一方的游荡者都渐渐陷入疯狂状态,疯狂的狂战士也许是很厉害,但是疯狂的游荡者下场就很悲惨了。

    牧首近卫军团的士兵连续不断地出现,游荡者一个都没有出现。

    两个时辰后。

    士兵汇聚得越来越多,众人所处的空间也在不断地扩张,再这样下去,这个巫术迷锁迟早会失效。

    此时汇聚到一起的盾卫战士有14人,如果将维特鲁威也算做盾卫战士,那么就有15人,弓弩射手有20人。

    浓雾再次翻滚,众人齐齐看去。

    来人一身土黄色皮甲,身背长弓,不是哈米尔教官又是谁。

    哈米尔教官也是一愣,见到军团大部分士兵都安然无恙,他也很是欣慰。

    接着浓雾再次翻滚。

    这一定是克鲁斯教官。

    众士兵已经排好队准备列队欢迎。

    届时齐喊:“教官好!”

    但是却走出了一名烟甲剑士。。。

    那名烟甲剑士一下见到这么多敌人也是明显一愣。

    近卫军团的士兵们也是不敢置信。

    “克鲁斯教官,我要为你报仇啊!”维特鲁威一声大喊,提起瓦钢塔盾,率先冲了上去。

    烟甲剑士明显是合脉期的实力,提起长剑一个猛击,轻松无比地就把维特鲁威打翻在地。

    但是紧接着,一蓬箭雨落下。

    烟甲剑士直接被射成了刺猬。

    毙命。

    克鲁斯教官居然死在了对方一名烟甲剑士手中,这简直是本次战斗最大的损失啊。

    近卫军团的士兵们个个义愤填膺。

    唯有哈米尔教官面色凝重。

    因为此时此刻,最关键的战斗还没有决出胜负。

    那是超凡职业者与超凡职业者之间的战斗。

    那是英雄与英雄之间的战斗。

    这些家伙,难道就以为胜利在望了吗?

    哈米尔教官只说了一句,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克鲁斯教官已经不幸阵亡,如果一会烟兹尔将军战败,你们当中谁去抗对方那个超凡职业者?”

    包括维特鲁威在内的15名盾卫战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都沉默不语。

    别看他们装备精良但都还只是觉醒期职业者,如果让他们去抗超凡期职业者,那都是被秒的结局。

    如果没有人上去抗,难道就这样全军溃散吗?

    。。。。。。

    “既然大家都是在超凡职业者面前一刀一个放翻的货,那还抗什么抗?一会真要是对方的英雄获胜,咱们上去一人一刀,谁被砍了谁倒霉。”维特鲁威大声说道。

    “不错,他只剩下一个人。”

    “英雄就了不起吗。”

    。。。。。

    哈米尔教官一举手,众士兵立刻禁声。

    “烟兹尔将军没有那么容易战败,他是从大沼泽战场下来的超凡战士,带领着团队进行过无数场战斗。”

    此时,浓雾突然翻滚。

    最后胜利的英雄即将出现。

    团队中的职业者不约而同看向脚下的巨熊之力光环。

    巨熊之力光环的加持。。竟然突然消失了。

    所有人都惊骇地看向浓雾翻滚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