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剑著史诗 第42章 兄弟相见

时间:2017-11-27作者:水道不孤

    此时的维特鲁威连盾牌都没有,他还不知道对手的匕首上已经淬了毒药。

    他单人独剑,凌然不惧。

    面对直扑而来,近在咫尺的游荡者。

    维特鲁威阴测测一笑。

    插在沙土里的瓦钢长剑挑起一大坨沙土,以10点的力量发动。

    嘭!

    游荡者闪之不及,被沙土散弹正面轰击。

    趁游荡者立足未稳,维特鲁威提剑横斩。

    若是让这家伙缓过气来,绕到自己的攻击盲区,玩起敏捷压制来,本战士岂有命在?

    长剑逼来,游荡者慌忙后退。

    刷刷刷,维特鲁威,连斩三剑,而游荡者,一步慢,步步慢,最后一剑,顺劈斩。

    剑尖之上,带出一蓬血线。

    游荡者仰翻在地。

    维特鲁威双手持剑,一剑插下,将这名游荡者直接插死在地上。

    游荡者,鲜血汩汩而出。

    诡异的是,鲜血流不出半尺就会被土壤所吸收,非但如此,这名游荡者的血肉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

    转瞬间,便化成了一蓬枯骨。

    维特鲁威眯起双眼一脸沉思。

    。。。。。。

    维克兰特面前的是一名全身银光闪闪的瓦钢盾卫战士。

    维克兰特的眼睛有些猩红,他心中弥漫出炽烈的战意但是对抗盾卫战士的经验告诉他。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冲动,他尽全力压下了自己的狂乱战意。

    维克兰特仅仅只有8点敏捷,不过这也足以对眼前这名强大的盾卫战士,进行敏捷压制了只要他不犯错误用带毒的匕首插入敌人盔甲的缝隙,胜利就是属于他的。

    游走,佯攻,维克兰特尽情挥洒。

    。。。。。。

    烟兹尔将军行走在迷雾之中,不急不缓,信步前行。

    一发火红的箭矢破开迷雾,向他射来。

    烟兹尔将军膀子一甩,一身裘皮之外,不知怎么就出现一面大型盾牌。

    箭矢轰击盾牌,产生巨大的爆炸火花。

    爆炸的巨响声,箭矢划破空气的尖啸声,并发交响。

    箭矢太快射中之后,方才传出刺耳尖啸。

    火花散去。

    一面雕刻着巨熊咆哮的大型盾牌,毫无伤痕。

    烟兹尔将军巨大的体型提着这面大型盾牌就如同普通战士提着一面小型盾牌。

    烟兹尔将军冷眼看去。

    迷雾尽头,一名烟衣弓箭手拦着了他的面前。

    他脚下踩着淡银色的光环。

    。。。。。。

    巫术迷锁的迷雾之中。

    站立着一个烟衣瘦削的人影,他面部永远笼罩在烟暗之中,此人正是影武者。

    他微眯双眼,似乎在静静等待一个人。

    少顷。

    他转过身来直视空气中一个清晰可见的人影虚像。

    来人正是处于隐身状态的安杰洛。

    影武者拔出随身双刀。

    淡淡说道:“我为你准备了真实之眼,隐身是没有用的,来战吧。”

    随即二人交锋到了一起。

    。。。。。

    哈米尔教官在迷雾当中遇到了一名双刀盗贼,陷入苦战。

    克鲁斯教官也遇到了一名烟甲剑士,两名战士正在互砍英勇打击。

    。。。。。。

    一对一的战斗在巫术迷锁内四处展开,正是因为这样一对一的决斗方式才让游荡者们有了可趁之机。

    如果没有这道巫术迷锁,一只由超凡弓箭手带领的一帮游荡者组成的散兵游勇根本不可能与超凡战士带队的配置合理的军团相抗衡。

    只怕早就被杀得人仰马翻了。

    好在牧首近卫军团的士兵们,单体素质也非常之高,他们都拥有单挑同阶游荡者的能力。

    。。。。。。

    弓弩射手基普林,行走在迷锁之内。

    雾气中埋伏的游荡者突然杀出。

    两人已是尽在直尺。

    此时用弓弩射击已是根本来不及。

    游荡者狞笑着就要割破基普林的喉咙。

    岂料基普林也拔出匕首,以比游荡者更快的速度,一刀割喉。

    这名游荡者,倒地气绝身亡。

    同样他的鲜血迅速融入脚下的土地,一身血肉仿佛被脚下的土地所吮吸。

    基普林双眼一缩,喃喃自语:“这是邪恶的献祭灵气。”

    这是在用他们双方死者的血肉献祭,召唤强大的异界生物,并且刚刚那个游荡者也很不对劲,在战斗中缺乏游荡者应有的绝对冷静,仿佛像一名狂战士。

    这会是一处陷阱吗?

    。。。。。。

    维特鲁威在轻松斩杀一人之后,继续前行,当他穿过一层迷雾,便看见了地上倒着一具尸体,尸体只剩白骨,但却穿着一身瓦钢套装,瓦钢塔盾散落在一边,瓦钢长剑斜插在地上。

    见这里没有人,维特鲁威大喜过望,他直接冲去将瓦钢塔盾提在手上,在巨熊力量光环的加持下,维特鲁威刚刚好有了十点的力量,刚刚好可以使用瓦钢塔盾。

    正当维特鲁威提起瓦钢塔盾兴奋不已,却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发声:“维特鲁威?”

    维特鲁威转头看去,却见阴影处浮现出一个人。正是马库斯·维克兰特,此时此刻他的双眼微微有些发红。

    只听维克兰特苦笑一声:“果然是你,我憨直的弟弟,没想到,在死前还能见你一面。”

    维特鲁威却是一撇嘴:“老哥,瞧你这说的什么话?这一战,如果我这边打赢了,你装死,我掩护你;如果你们那边打赢了,我装死,你掩护我。。嘿嘿。。他们两边都死绝了,咱两都不会死,你说是不是?”

    维克兰特下巴掉地。。。。呃。。。老弟你还是这么憨直可爱。

    维克兰特只得再次苦笑一声:“我掌握了一种类被动型法术技能,阴影躲藏,只要隐蔽在阴影之中就能保持完全隐身状态,隐身效果极好,这不比装死好多了。”

    维特鲁威更是不解,只能问道:“那你还说这种丧气话?”

    “因为我没有办法克制自己的战斗欲望。”

    “我应该是中了一种巫术,即便是我隐身,即便是我装死,我都会跳出来战斗,直到战死。”

    “你们那边要杀我,我们这边也要我死,你说在这处小小的战场之上,两边都要我死,我还能活吗?”

    维克兰特眯着猩红的双眼对维特鲁威一一分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