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诸天万古一青莲 第69章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时间:2022-05-24作者:绯墨画笔

    衡山之时,唐煜提着剑上门与天门道人商议事情,基本是他讲,对方听。

    最后两人是和颜悦色,天门道人把自家失传的剑法迎回来了,唐煜也是得了个结果,那便是五岳谁主谁次的结果。

    恒山派简单,吃斋念佛那是极好的,江湖厮杀什么太红尘气,不适合这些女尼。

    岳不群三寸不烂之舌,接连十三封书信,阐明利害,未来种种,附有失传剑谱,也是解决了。

    至于衡山派,其中有一脉的人跟嵩山沆瀣一气,只好寻莫大先生。

    于闹市试剑,衡山五神剑施展,剑败莫大先生。他人又不是个权利熏心的,只想守好自己这一亩三分地,自然也是应了。

    毕竟,唐煜与岳不群不是要并派,而是要定主次。

    现如今,自然是要上嵩山,把五岳剑派的最后一家给解决了。

    左冷禅若是识时务,还算罢了。

    若不识时务?

    呵呵!

    两位嵩山弟子大惊,长剑出鞘,斜斜指着唐煜,颤声道:“你、你真要做魔道之事?”

    “魔道?”

    唐煜一笑:“这嵩山,难不成就还是正道不成?”

    当啷!

    长剑出鞘,光寒满堂。

    ……

    “报!”

    嵩山大堂,左冷禅面色肃穆,急声道:“说。”

    从山下而来的嵩山弟子语气惊惧:“那、那杀星,已经把山脚的匪林十八豪雄杀个干净,径直向山上来了!”

    匪林十八豪雄,是绿林匪类里的十八个好手,若是合力对敌,便是岳不群夫妇也要饮恨。

    “他用了几剑?”

    嵩山弟子道:“一、一剑!”

    左冷禅声调一高:“一剑?”

    “是的!就是一剑。”这嵩山弟子老老实实说道,“那杀星一剑十八化,刹那间有十八道剑光闪过,分别出十八式招法,将豪雄尽数斩于剑下。”

    “一招,就是一剑。”

    一剑十八化……

    左冷禅右手握紧座下扶手,硬木雕琢的座椅在他的掌力之下深深凹陷。

    这等剑法境界,乃快剑之道,他也只在一人身上见过,那人现在已经是江湖第一人了。

    现在竟然又出来一个?还就在华山派?

    劳德诺啊劳德诺,你误我啊!

    在他这思索之时,剩下的十位太保,有七位齐聚大堂,看着左冷禅,大喝道。

    “掌门师兄,咱们跟他拼了!”

    “好汉也怕群狼,双拳难敌四手,那十八豪雄强则强已,但到底不如我等,你我兄弟几人合力施展剑阵,定能将杀星斩了。”

    左冷禅默然不语,思索这么个可能,突然想到:“捞七、老九、老十二呢?”

    “这……”

    众太保目目相对,发现剩余的三位太保迟迟未到,头脑发闷。

    这是发生了什么?

    “报!”

    有断臂弟子浑身浴血,挣扎着进了大堂,大喝道:“七师叔、九师叔、十二师叔在铁梁峡上,被杀星三掌拍落山涧,尸骨无存啊!”

    死了?

    死了!

    咔嚓一声,手下扶手被抓碎,左冷禅站起身来,爆喝:“这厮,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啊!”

    一路上山,一路杀伐,真当他嵩山是任人宰割的屠宰场不成?

    他嵩山剑派,励精图治这些年,收拢江湖匪类,左道邪派,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家底,今日全给嚯嚯了!

    什么白头仙翁、秃鹫,什么青海一枭,尽数被斩了。

    连嫡系子弟,十三太保,如今都被斩了六位,削弱的厉害。

    “掌门师兄,出手吧。”六太保汤英鄂劝道。

    “是啊,出手吧。”有急性子的太保急声道,“再不出手,还有个什么嵩山派?”

    “就剩个空壳子了!”

    左冷禅也知情况禁忌,重重一点头,道:“那好,诸位,随我……”

    “我来了。”

    一声长啸,打断了左冷禅说话。

    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声响,剑器落地之声不绝于耳,响成一片,如龙吟震天。

    一道白色的影子在外围结成剑阵的嵩山弟子中穿行,一连上百名弟子,手中长剑被击落,打成两截,虎口渗血不止。

    那影子最后入了大堂,站在众人三丈开外,站定身子,神剑归鞘。

    不是别人,正是唐煜。

    他掸了掸肩头不存在的尘土,轻笑道:“左冷禅,你这嵩山可是有些蜿蜒,叫我一顿好走。”

    “对了,这三人你认识吧。”

    他手一甩,原来他一只手一直提着三个人头,用头发编在一起,如同提篮子一般。

    这三个人头落地,一双虎眸丝丝盯着众人,目中犹有愤怒未曾退去,须发皆张,鲜血淋漓,一如生前一般。

    “你!”

    左冷禅三尸神暴跳,大怒,手掌一拍,将座下重椅拍个稀巴烂,却难以泄出心中怒火。

    七位太保更是愤怒,瞪大眼睛,口中辱骂不绝于耳。

    为何?

    那三个人头,正是断臂弟子方才传讯所说的,那被打落山涧的三位太保!

    “你那小辈眼力还是差了些。”唐煜微笑着,“我其实是出了六招,三掌杀人,三抓摘人头。”

    “招法还是不太纯熟,这脖颈骨茬忒碎,见谅。”

    羞辱!

    这是绝对的羞辱!

    将杀死的敌人带到同门面前,如同扔猪头一般扔在地上,任凭脸上的鲜血沾满灰尘,不把死人当人看。

    “唐不黯,你到底要做些什么?”

    左冷禅近乎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语气森寒,恨不得生啖其肉。

    “做些什么。”唐煜手抚剑柄,“说来复杂,却也简单。”

    “左冷禅,五岳并派,你就不要再想了,不可能的,但这么放下野望也就不是你了。”

    “所以我来了。”

    “今日,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对外,我这叫试剑嵩山,印证武学之道,根基深浅。”

    “实际上,我一人战你等嵩山全体,不服的,尽数斩了,留下服气的,那便可以了,你一个死人的想法,自然影响不了以后的嵩山。”

    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左冷禅听明白了,这人就是要自己死!

    只要自己,还有嵩山十三太保尽数死光了,他才算是完成了目的,五岳剑派至少一百年再无并派的可能。

    因为有一个不愿并派,打服江湖的狠人在上面压着。

    想并派,先打败他。

    如此……

    “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