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诸天万古一青莲 第57章 唐杀星回来了

时间:2022-05-14作者:绯墨画笔

    虽然田伯光快刀法凛厉,不过在令狐冲这里,其实算不得什么。

    两人你来我往,十五个回合之后,令狐冲便适应了快刀的节奏,虽不至于将破绽尽数窥探出来,但已经能够施以反击。

    田伯光额头流汗,人已经站立起来,配合绝妙的步法,施展如同泼雨的刀光。

    刀光如泼雨,连成一片,如同凭空多出数十口单刀,横空而来,便是个铁人也要斩碎。

    令狐冲屏气凝神,但却比田伯光轻松多了。

    他凝神,是对于剑招的专注,一手华山剑法炉火纯青,已经近乎化境,如同本能。

    剑招施展,下意识般的衔接,一招一式,都是天马行空的招法,绝非死板固定的套路,却偏偏适合此时。

    他的剑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将刀挡下。

    只听见叮叮当当,刀剑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好似最为动听悦耳的乐章,又像是铁匠铺里的打铁之音。

    咔嚓!

    一声脆响。

    经历过数次硬碰硬的接刃,令狐冲手中的剑,田伯光手中的刀,都难以承载震颤共鸣的力道,从中间断裂开来,半截剑身、刀身,掉落在地。

    “浪子剑,我收回我之前的话。”

    田伯光气喘吁吁:“你的功夫不错,只是经验忒少了些。”

    说话间,人已后撤,将一张方桌翻起飞来,上面都是汤汤水水,尽数泼洒过来,连同桌面。

    而他本人,则是抓着仪琳小师妹,便要跳出窗子离去。

    他轻功高绝,若真叫他跳将下去,怕是没人能轻松追上。

    “田伯光,休走!”

    正在照看泰山剑派青年的那人长辈一声大喝,看见此事,不得不管,抬剑便刺,厚重的泰山剑法杀气腾腾,显然是动了杀心。

    “你个泰山老家伙,你功夫可比浪子剑差远了。”

    田伯光冷哼一声,脚下不停,但是手里半截单刀,不影响他施展刀法,将剑招破解,一一隔开。

    他人已到外界半空,即将落在对面顶瓦上时,唐煜动了。

    他这一动,拖拽道道残影,仿若数十个自己化作一条长龙在这二楼之中,站在窗台之上。

    右手一拽,左手持剑一刺。

    拽的是谁?

    是田伯光抓拿走的仪琳小师妹。

    刺的是谁?

    半空之中的万里独行田伯光。

    “你……”

    田伯光惊骇,半截单刀横起,便要抵挡,却发觉那一刺后手重重,手腕被刺中,一麻,便松了手,单刀掉落,再无挡人之物。

    接着,心脏便被洞穿了。

    一代淫贼,不知坏了多少好儿女的婚姻,不知多少女子的名声被此人所害。

    今日,死在了衡山城,回雁楼前。

    “多、多谢。”

    仪琳小师妹被唐煜拉扯回来,没随着那具尸体掉落在地。

    她在二楼,整理好自己的僧袍,看着唐煜,小脸一红,嚅嚅道:“我会跟菩萨为你祈福的。你是个好人。”

    还真是天真纯洁的小尼姑。

    唐煜笑了笑,一脸正气的模样:“邪门魔道,正道人士人人得而诛之,实乃我分内之事。”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田伯光的身份是个淫贼,叫唐煜恶心乃至于厌恶。

    他也睡过不少女人,但绝非强人所难,乃至于毁人贞洁,都是给了名分的。

    “见过这位同道,在下泰山剑派天松道人。”

    那泰山剑派的中年持剑抱拳:“不愧是华山高足,实力果然高强,实乃正道之福。”

    “原来是天松道人啊。”

    唐煜怀念一笑:“不知天门道人可好?”

    天门道人,便是现在的泰山剑派掌门,是个嫉恶如仇的真君子,比原本的岳不群都要纯粹,是真的没想过什么邪道之事。

    “掌门师兄尚好。”

    天松道人一脸奇道:“阁下可是与师兄认识?”

    “认识。”

    唐煜笑笑,有些叫人不寒而栗:“还真就算是认识。”

    居然是师兄的朋友?

    天松道人是知道自己师兄性子的,他那样的人,很少有朋友,而且还不叫他知道的。

    这位华山的同道,究竟是何来头?

    “不多说了。”

    唐煜看着与小二见面,正狂饮女儿红的令狐冲,道:“我等先去把田伯光的尸体收拾起来,去刘府再说。”

    “这人应当是恒山的尼姑,别叫师太等久了。”

    天松道人点点头:“这倒是。”

    既然决定了,唐煜也就不管令狐冲如何,拉着便出了回雁楼,向刘府而去。

    此时,天下细雨,众人在街边买了几把油纸伞。

    过四条长街,只见左首一座大宅,门口点着四盏大灯笼,十余人手执火把,有的张着雨伞,正忙着迎客,有好多宾客从长街两头过来。

    这大厅内,人数众多,恒山群尼围坐在左侧一桌,华山群弟子围坐在其旁另一桌,岳掌门在那。

    “师兄。”

    唐煜喊了一句,过去贴耳一番,接着众人在他带领下走向内室,穿过一条长廊,来到一座花厅之中。

    只见上首五张太师椅并列,四张倒是空的,只有靠东一张上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红脸道人,这五张椅子是为五岳剑派掌门人设的,嵩山、恒山、衡山四剑派掌门人都没到,那红脸道人是泰山派的掌门天门道人。

    两旁坐者十九位武林前辈,恒山派定逸师太,青城派余沧海,浙南雁荡山何三七都在其内。

    下首主位坐着个身穿酱色茧绸袍子、矮矮胖胖、犹如财主模样的中年人,正是主人刘正风。

    “师父,我回来啦!”定逸脸色斗变,喝道:“是仪琳?”

    众人目光一齐望向门口,门帘掀处,众人眼睛陡然一亮,一个小尼姑悄步走进花厅,但见她清秀绝俗,容色照人,实是一个绝丽的美人。她还只十六七岁年纪,身形婀娜,虽裹在一袭宽大缁衣之中,仍掩不住窈窕娉婷之态。

    唐煜在后,岳不群再其后,令狐冲执弟子位。

    天松道人扛着那泰山青年,便进了来,道:“师兄,我过来了,你且看看我这弟子如何救?”

    泰山天门道人听罢,连忙过去把脉,虽然看上去像是要没气的模样,但脉象平稳,倒不是什么大事。

    “刘兄,我这位师侄,多打扰了。”

    这时,仪琳小师妹已经将事情讲了一遍,虽然没原著那般精彩,但也有些险恶。

    刘正风道:“不打扰,说到底是在我这地界出事的,我该尽尽地主之谊。”

    说罢,他抬起眼来,看向唐煜:“这位便是斩了田伯光的华山高足吧。”

    “看来是不认识我了?”

    唐煜呵呵一笑,长剑一振:“在下,华山剑派,唐不黯。”

    唐不黯?

    唐杀星!

    这人真还活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