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诸天万古一青莲 第56章 万里独行田伯光

时间:2022-05-14作者:绯墨画笔

    “也是刘正风不检点。”

    唐煜一声哼:“为乐所狂?要我讲,就是个没脑子的憨货,丢衡山派的脸。”

    “那曲洋当年也是魔教的好手,打杀咱五岳不少俊才,其中不乏衡山之人,甚至还有他刘正风的好徒侄呢!”

    “如今说放下便放下,只是退隐山林?”

    “他若是真为衡山考虑,那与曲洋双双自裁,不比什么金盆洗手叫人佩服。”

    岳不群知道唐煜说的不错。

    魔教与正道的恩怨由来已久,便是最开始的仇怨或许好解开,但厮杀这么多年,我杀你,你杀我,都背着对方的命,已经化解不了了。

    什么?

    你叫我跟正道/魔教同归于好?

    那我师父、师叔、师祖、徒弟、师侄、亲朋九泉之下如何看我?

    我自己如何看我自己?

    好不了!

    现在你刘正风倦了也就倦了吧,居然还跟人魔教的长老人物琴瑟和鸣上了,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事是这么个事,左冷禅要拿此事做文章,按我的了解,定是要斩草除根,以示其威。”

    没黑化的岳不群的智商还是在线的。

    “衡山掌门莫大江湖传言跟刘正风不合,但实际上,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这件事若是办成,衡山那边就能拉来作同盟。”

    岳不群要做五岳盟主,叫华山剑派再次伟大起来,定然需要盟友。

    而衡山剑派,莫大先生江湖外号潇湘夜雨,一手衡山剑法极为高明,厉害非凡,在正道高手中隐隐能排进前十。

    将这样的一个高手拉进同盟,的确是好处多多。

    “很好。”

    唐煜一笑:“刘正风自己作死,给了咱们机会,那可就要把握住了,不能放弃。”

    虽然利用这件事有些不太道德。

    不过……

    他唐煜本就不是个好人呢!

    ……

    数日之后,衡山城内。

    华山一行风尘仆仆的到了此地,交了拜帖,便向城中走去。

    此时正值刘正风金盆洗手之时,这位衡山刘正风,可谓是仗义疏财,朋友满天下,都听了此事而来,更具人气。

    “你们便先各处看看吧。”

    岳不群对众弟子道:“我与你们师娘先去刘府,与诸位掌门一叙。”

    “至于师弟你……”

    “我陪师侄逛一逛。”唐煜一把拉过令狐冲,搭着肩,“这城中三教九流,鱼龙混杂,总有些贼人当道,是试试师侄这些时日修行成果的时候了。”

    “那好吧。”

    岳不群一叹,背地里却是乐开了花。

    如今,华山可谓是脱胎换骨的蜕变,一个个都有了极高的长进。

    是展现锋芒,而非积蓄的日子了,有些事,便不需要再隐藏,早在下山之后,那些卧底探子便都已魂归泰山。

    华山唐不黯,将再次响彻江湖!

    以杀星之名。

    众人走散,令狐冲嬉笑着脸,看向唐煜,道:“师叔,这衡山城可是有一宝,你要不要见识见识?”

    “什么宝?”

    “当然是上好陈酿的女儿红了!”

    令狐冲砸吧着嘴:“那回雁楼的女儿红,乃是经年的陈酿,有方子,别别处的女儿红多了两份滋味,回味无穷。”

    “来这衡山城,不去回雁楼喝一顿女儿红,那简直就是往外此地了。”

    回雁楼?

    唐煜心中一动,看了令狐冲眼,想着本来的剧情轨迹,呵呵一笑。

    “可。”

    话定了,令狐冲轻车熟路,带着唐煜便向酒楼而去,到了便是一声:“小二,两壶女儿红,四个菜,捡着时鲜做,送二楼来便可。”

    说完,便向二楼而去。

    唐煜紧随其后,一上二楼,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奇怪组合。

    一个秃头美艳小尼姑,一个吃酒喝肉的中年汉子,腰间一口单刀,正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挑逗那小尼姑。

    虽然没了令狐冲去搅局,但这二人,最后还是到了回雁楼来。

    恒山的仪琳小师妹,江湖赫赫有名的万里独行田伯光。

    “有趣。”

    唐煜目光扫视,道:“田伯光,你个好采花的浪荡贼子,今日竟然耐住了性子,调戏人小尼姑,实在是稀奇。”

    唰!

    长剑出鞘,另一桌的青年拔出剑来,看向田伯光。

    “你便是田伯光?”

    “怎样?”田伯光一脸不耐烦的,“你们泰山剑派的人耳朵都不好使不成?那人都叫破了我名姓,你还再问一遍。”

    “正当本大爷是你大爷,好心给你讲讲不成?”

    “杀了你这淫贼!武林中人人都要杀你而甘心,你却在这里大言不惭,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泰山剑派的青年一脸愤怒,长剑握在手中,便要施展精妙剑招,将田伯光枭首了。

    唐煜只是一看,便知是泰山剑法中的一式,基本功很扎实。

    可惜……

    叮!

    “嗯?”

    田伯光斜眼一挑,看向了唐煜这边:“我道是谁,原来是华山的浪子剑令狐冲啊!”

    “你这手暗器的手法不错。”

    只见墙壁之上,有一根筷子插着,看其轨迹,正是令狐冲飞去的。

    泰山剑派的少年倒在地上,胸口一条狰狞的刀痕,近乎见骨,气若游丝,但却因为方才令狐冲以筷隔开单刀,还保留了一条性命。

    “今日在这见着你,是你倒霉。”

    令狐冲表情凝重,抽出长剑。

    脚下一踏,他便冲了出去,华山剑法便施展开来。

    “哈哈哈。”田伯光大笑三声,“想不到华山派的浪子剑也就这点能耐。”

    他人坐椅上,不曾动过,刷刷刷便是三刀,快刀纵横,只见刀光而过,不见如何挥刀斩出,将令狐冲的剑招尽数格挡,甚至反手削了他肩膀处的衣角。

    “好快的刀法。”

    田伯光的刀法忒快,是快刀法。

    他这些年,能在江湖行走创出万里独行的名头,一是轻功高绝,近乎踏雪无痕,二是快刀骇人,纵有人能抵挡,也绝非江湖小虾米。

    便是宁中则,想要对付他的快刀,都要思索出一门宁氏一剑来。

    可见他的快刀有多厉害。

    反手削掉肩膀的衣角,田伯光依旧坐着,刀按在腿上,一脸肆意的笑容,看着令狐冲,甚至有闲心喝一口酒,吃一口肉。

    只要令狐冲出剑,刀光便起,挡下剑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