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诸天万古一青莲 第52章 剑宗前人风清扬

时间:2022-05-14作者:绯墨画笔

    这便是令狐冲撞破的那个思过崖的秘洞。

    十位魔教长老被困死其中,墙壁之上刻画了五岳剑派诸多剑招,不乏已经失传的招法,更是一一刻下了解招。

    对于唐煜来讲,这便是一处宝地。

    其中剑招繁多,可谓现今五岳剑法的根本,五岳剑招不出此处樊笼。

    至于那其中的破招之法……

    仅仅是墙壁上的破招之法没什么大的意义。

    这些破招之法,有以斧为兵,有以棍为兵,有以刀为兵……共有十样日月魔教爱用的奇门兵器,施展招法,破了五岳剑法。

    而且,是一招一式破的。

    一人若施展有凤来仪,那人便可施展一式破招,甚至是把前者直接斩了。

    可问题来了,这些招能连成一片吗?

    破单招不叫破。

    当年古墓派祖师林朝英破全真剑法,创出招招克制的玉女剑法,将全真教压在下面。

    全真祖师王重阳见了,心里大震,且是不服,也是琢磨其中招法,欲要创出一套破玉女剑法的剑法来。

    可为何留下的是九阴残篇?

    单招好破,可一套招法有数招乃至数十招,每一招都有后手,肆意衔接,精妙无比。

    要是跟这十位魔教长老一般,只是为破一招一式,那他也成。

    只是没法与林朝英那般,创出一套剑法来。

    那有什么意义?

    遇到真正的好手,顶多是前三十招难以招架,待适应了招法之后,便能轻松胜之。

    亦或者是一身浑厚内力,自发护体,三十招也过不得手。

    对于唐煜来讲,这有什么意义?

    所以,这三个月来,他先是学净了墙壁上的五岳剑法,将五岳剑法中的精髓尽数吸收,只是泰山的岱宗如何剑术忒魔魅,根本不是见过一两次便能铭记在心的,所以没有真髓。

    可这招倒是有破招之法,谓之以血蒙眼。

    全因岱宗如何需心算万物,需五感齐备,从而了解种种,才能囊括一切变量。

    这以血蒙眼后,笑傲江湖的世界又没有什么神念扫视,便是后期的令狐冲都险些因在暗室内目难识物而死,何况泰山弟子。

    算不出来,这手剑术便没了威力。

    对于唐煜来讲,他那手无名剑术若要被人破,这以血蒙眼的方式必然要占据破招之法一席之地。

    而在学完五岳剑法之后,唐煜才是涉及破招之法,摄取其中的破法巧思,收拢一起,删减动作,糅合冲突。

    化万般兵刃技击之法,为一剑道之法。

    他是要效仿古墓林朝英,创出一套破五岳剑法来,日后闯荡江湖便更为无往不利了。

    到了今日,这剑法才算是草创成功。

    “过些时日,便叫岳师兄来吧。”

    唐煜手抚墙壁,摸索着其上的剑招刻画。

    对华山讲,这也是一笔重要的财富,其余四岳的剑法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他华山的剑法传承补全了。

    补全传承,对于一个曾经辉煌过的门派来讲,算是执念,更是一份继承。

    “岳不群那小子倒是有福气,有你这么个表弟在。”

    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唐煜扭头一看,只见一个面如金纸的老者站在洞口,看着他,表情有些复杂。

    “见过风师叔。”

    唐煜抱拳弯腰,行礼道。

    他是华山剑派的不字辈,风清扬乃是清字辈,比他高上一辈,而且还都是剑宗一脉,这师叔叫的不冤枉。

    只不过……

    “你还认我这个师叔?”

    风清扬摇头苦笑:“我以为剑宗的后辈,都以为我是个临阵走脱的叛徒呢!”

    当年剑气分争极为残酷,气宗用计调虎离山,将风清扬骗去江南成婚,然后剑宗彻底落败了。

    有些杀红了眼,不想认输的剑宗弟子,那是怨天怨地怨别人,连风清扬这位剑宗顶梁柱都恨上了。

    虽不至于跟唐煜这般,被剑宗捅个八剑,但也没落个好。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

    唐煜摆摆手:“剑气分争本就是个错误,小子当年被刺八剑,已经看透彻了。”

    “看透彻?”

    风清扬斜他一眼:“你若真看透了,还回来作甚?”

    唐煜面色一正,道:“看透的是纷争,如今我回来,是为了不叫华山沦为谁都能踩一脚的货色,为岳师兄回来的。”

    “呵呵。”风清扬一笑,“到底是有气,当年你一口一个岳哥,叫的是亲切,现在满口岳师兄,血脉的情分还能剩多少?”

    “我血只要未彻底冷透,便要发挥余热。”

    唐煜看向半山腰处,淡然一笑:“那日,岳师兄去西岳庙求我,便是掌门之位都能许下。我不知他是真心,还是假意,为了哄骗我说的瞎话。”

    “但,他只要开了这个口,有过这心思,便足够了。”

    “做事但求无悔于心,我觉得我不后悔。”

    场面话?

    谁不会说啊!

    唐煜怎么说也是当过皇帝的人,长篇大论,歌功颂德没少干。

    当年能叫人建大船,只为了探索一个当时只是口头的美洲大地,都可是废了他不少口舌,硬生生把众臣子说的痛苦流泪,直言皇帝太对了。

    然后在唐煜架脖子上的剑下,老老实实掏腰包,建大船。

    风清扬这人,或许已经心灰意冷了,但华山到底是他曾经所在的门派,承载了不少回忆,哪有那么容易舍弃的?

    当然,那还是要看人。

    若是岳不群在这,就是说破了大天,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更不会出来。

    你一坑我的气宗之人跟我说为了华山出山?

    你多大脸啊!

    但唐煜可以,因为他是剑宗之人。

    而且,他是个被剑气两宗同时攻杀过的人物,更是个剑道天才。

    “你的剑法很不错。”

    风清扬走上前去,脚一勾,便将一口先辈遗留在此的华山长剑拿在手中,剑指唐煜。

    “你我过两招。”

    唐煜将西岳神剑取出,点点头:“还请风师叔高抬贵手,莫叫我输得太惨。”

    话音方落,剑招便出。

    一出手便是华山剑法,将华山的奇、险二字贯彻的淋漓尽致,深得其中韵味,乃大家手法。

    风清扬见了,哈哈一笑,也是以华山剑法对之。

    一时间,剑鸣不断,响彻思过崖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