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诸天万古一青莲 第51章 思过崖上已三月

时间:2022-05-14作者:绯墨画笔

    唐煜这些时日,挑灯夜战,书写了上百封信笺。

    都是些什么?

    华山剑宗唐杀星未死,闯上华山再度挑起剑气分争。

    华山掌门岳不群外有奇遇,获得一门名唤九阴真经的绝世武学。

    华山剑派大弟子令狐冲叛逃剑宗,逃入江湖。

    华山……

    等等等等。

    说白了,便是些他捏造的假情报,但也不是假情报,而是扭曲夸张的事实。

    比如唐杀星未死,挑起剑气分争,实际上是华山定下剑气两分,何时练剑,何时练气的章程罢了。

    再比如岳不群有九阴真经的奇遇,实际上是唐煜传授的易筋锻骨章。

    亦或者唐不黯与岳不群面和心不和,实际上是一次两人在授徒理念上产生分歧,吹胡子瞪眼拍桌子罢了。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唐煜不指望蒙骗那些人多久,只要这一批人才成长起来,便足够了。

    毕竟,他回归华山,闹出这么一番大改革出来,对于五岳剑派其余四岳,亦或者少林武当、日月魔教,那都不是个好事情。

    他们绝不会想要一个能分一杯羹的华山剑派。

    没落的华山,才是好华山。

    至于这些卧底会不会听话?

    呵呵。

    唐煜的折磨人手段可不是盖的,到底是做过皇帝的人,那时封建习气不曾退去,大内王宫里,各类折磨手段,那可谓是拈之即来。

    而且,里面有不少的小手段颇有奥妙,诸如纯阴伤宫、冰火二重之类的,很是有情趣。

    嗯,唐煜不是个好人,啥花样都算是玩过了。

    劳德诺就已经是被他治得服服帖帖,现在简直就是个狗腿子模样,已经把左冷禅抛之脑后,全无此人了快。

    不过也没错,等利用价值榨取干净,连太阳都不会再看一眼的死在此处。

    记得与否,有何意义呢?

    “岳师兄,令狐冲的天赋已经挖掘出来了。”

    走出这个地下暗室,唐煜抖了抖袍子,仰头望月:“明日我便去思过崖,整合武功,梳理一个属于我的理路出来。”

    “思过崖?”岳不群不解。

    “不错。”唐煜点头,“那地方素净,空旷,正合我心意,修炼也无人打扰。”

    “那好。”

    思过崖上,寸草不生,纯纯石头地,寂静无人,虽是历代惩戒弟子之用,但作为一个用来打熬心性,磨炼内功的地方,那是极好的,不易沾染红尘欲念,心境平稳。

    岳不群对于唐煜的厚望甚高。

    当今华山,一流的高手好出,但绝顶人物无有一个。

    唯一有些希望的,便是自己这位师弟了。

    虽然一宗一派之兴衰,不应寄托于一人之上,但若是有个绝顶高手在,万般事其实都好说。

    一人为谋,一人为武。

    这等搭配,才是一个门派长盛不衰的人员模式。

    毕竟一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天下天才又极少有,能有一二,便可谓是中兴祖师的位置,大多还是分割权职。

    管事的不一定要最能打,但一个门派绝对需要一个能打的。

    次日一早,唐煜带上长剑,穿着白袍,与众人道别过后便去了玉女峰思过崖。

    这倒不是不指导令狐冲了。

    自第三日起,每日令狐冲天方明,便要施展轻功,提纵身形,向思过崖而来,过一条铁索,与唐煜于绝壁斗剑。

    稍有差错,便是坠落无底深涧的威胁。

    生与死之间,最是能熬炼人的技艺,令狐冲的剑法到底有多少增长,那不好说。

    只是这轻功提纵,辗转腾挪的能耐是大大增强,先是手臂粗,后世大拇指粗的铁索,那都是健步如飞,跨越百丈。

    ……

    “今日便到这吧。”

    唐煜一剑停留在令狐冲的喉头,淡然一笑。

    “是,师叔。”

    此时此刻,令狐冲单脚于崖边,一脚悬空,半个身位已经在外,但却四平八稳,全无要摔落的意思。

    二人收剑归鞘。

    令狐冲脚尖发力,便跨越几丈,再度踏足结实的地面。

    他擦擦额头的汗,心有余悸:“虽然已经有三月的功夫,但没一回练剑,都是心惊胆战啊!”

    他再洒脱,死亡面前也洒脱不起来。

    自打师叔上山,他是事事顺利,剑术进步惊人,更是从这位长辈口中得了不少的“妙招”,哄得小师妹娇笑连连。

    可谓是武功、爱情双丰收。

    前几日,师父已经有过这般意思,要将小师妹许配给他了。

    如此美满生活,那更是舍不得死了。

    “这叫盗天机。”

    唐煜呵呵一笑,人已立在悬崖边上,仅仅十个脚趾触及峭壁,剑招如舞。

    若非还有那脚趾触地,便是说他悬空剑舞,那都是有人信。

    “生死一瞬,那一点灵光便是天机。”

    “只要死不了,便往死里练,这意思差不多,盗取生死灵机,说白了,便是对于死亡一瞬的领悟。”

    “领悟死亡,对剑术的提升极高。”

    你是师叔,华山当今剑术第一人,你有理。

    虽然说了这么多,但并不影响令狐冲理解不了,他只觉得这忒吓人了些。

    “算了。”唐煜摇摇头,“你剑术练到这个地步,火候也算足道了。”

    “岳师兄为你准备的哪门内功?”

    令狐冲道:“是易筋锻骨章。”

    “易筋锻骨章啊……”

    的确是合令狐冲性子的内功。

    这易筋锻骨章是九阴上卷的一篇,既讲打坐的静功,也讲行走坐卧的动功。

    令狐冲这人,喜动不喜静,其余的都不很合性子,只有混元功与这门易筋锻骨章。

    但混元功乃是合着混元掌,内外齐修的动功,着重掌上功夫,与他这剑客还是不合,最后遍只有一门合适了。

    唐煜想了想,道:“这门内功有几个小点,我给你讲解一番,省的走歪路……”

    讲解一番过后,令狐冲心有所得,下山去了,只留下唐煜一人。

    他看着远方旭日,逐渐高升,日光洒满大地,两眼微觑,过了半个时辰,才折返进思过崖的山洞当中。

    走至尽头,是另一个偏小的山洞。

    而这山洞之中,有十具不同姿态的尸体,好几十把兵刃,墙壁上有人以极高功力刻画下了诸多武功套路,以及破解之法。

    “三个月,总算是把这些都摸索了一边。”

    唐煜一笑:“倒是费了点心思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