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诸天万古一青莲 第49章 劳德诺,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时间:2022-05-14作者:绯墨画笔

    唐煜剑光烁烁,演练一番,再度停下。

    “你这回可曾悟了?”

    令狐冲挠了挠脑袋,抽出长剑,道:“明白了点。”

    他舞起一套华山剑法,虽然不似唐煜那般什么兵击招法尽数融于剑法之中,但也已经有了几分逍遥意思,不再拘泥于套路之中。

    一招有凤来仪,接一招诗剑会友,再出苍松迎客,然后又变作有凤来仪。

    令狐冲的剑道天赋的确不是不错,这个月被唐煜日日比剑,是彻底的将岳不群的影子从他的身上剔除,开始绽放光芒。

    他的剑,没有了束缚。

    “好!”

    唐煜喝彩一声:“不错,不错,明日开始,我便将剑宗剑法尽数传授给你,与你喂招,若是一年之后还无法与我斗剑三百招,便滚回去重练。”

    “日后走江湖,也别说你是我师侄,剑术还是我教的。”

    令狐冲嬉笑道:“好的,师叔。”

    他平日本就没个正形,与岳不群那时时刻刻维系一个君子人设的古板人不同,与唐煜相处便松脱不少。

    “吃饭去吧。”

    唐煜背负长剑,扭身便向膳房而去。

    他与令狐冲斗剑一个上午,又是教又是演练的,自然费些时间了,已经到了吃晌饭的时候。

    练武之人,吃这方面要精细一些。

    寻常人家农忙前后才有的一顿晌饭,华山派那是天天都有,而且顿顿有肉,月月有药,好叫人根骨强健,练功不至于练亏空了。

    膳房并不算大,但安置三四十号人没问题,此时整个华山的人都在此。

    “师弟,这边。”

    岳不群坐在一条长桌旁,旁边是宁中则与岳灵珊,正在喊唐煜。

    唐煜冲着那边点点头,取些餐饭,便带着令狐冲过去了,与岳不群面对而坐,打开餐盒,开吃起来。

    “师兄有什么事要说?”

    他们几人都是爱在饭桌上谈事情的。

    岳不群道:“师弟,冲儿的剑法练得如何?”

    他对这点甚是关心。

    一来,令狐冲乃是他的大弟子,自小收养,可谓是半个儿了,若没产生原著中那么多的事情,还是很关心的。

    二来,现在的华山极需高手。

    有些事情,没高手他做不出来啊!

    “还好,把你那古板的影子洗干净了。”唐煜是半点都不客气,“岳师兄你毕竟是气宗出身,练剑还成,但这教人差点意思。”

    “一块璞玉被你包了十七八层的淤泥,晒干结成壳子,难开得紧。”

    这话就差明着说你老人家毁人不倦了。

    岳不群老脸一红,口中汤羹险些呛着嗓子,道:“咳咳,这些事情便不必再提了,我做事不如你。”

    服软。

    必须要服软。

    现在这个焕然一新的华山,一切都依托在他这位师弟身上,更是给华山添加了几门武功,梳理出了根基脉络。

    若非他明说不想坐这掌门大位,怕是都能被别人称之为中兴之祖了。

    “岳师兄,你的紫霞神功该好好练练了。”唐煜坏笑一声,“若是你再不好好练这掌教武功,怕是宁师姐都要超过你了。”

    他这话不是乱说的。

    古墓派的诸多武功,以及九阴残篇的武功他都给书写出来,列入华山武功殿堂之中。

    现如今的宁中则,修炼的便不是华山心法,而是古墓派的玉女功,更准确些,是玉女心经。

    根基改易,如今的宁中则遵“十二多、十二少”,虽不至于彻底的寡情淡义,但性子清冷了许多,不似以前那般像个火药桶,刚烈至极,一点就爆。

    而这内功修为,更是开始增长。

    岳不群这人古板得很,而且还没经历大难,思想没大的异化,他觉得自己作为华山掌门,就应当专心一门紫霞神功,就是九阴残篇的内修他都没练。

    可紫霞神功实在不善积蓄,善运用,岳不群的心性又与紫霞神功的理念不甚和合。

    导致他现在的内功修为与夫人宁中则,已经开始持平,再过些年月,怕是要被甩开了。

    “咳咳咳咳!”

    这回岳不群是真呛着了,咳嗽起来,老脸臊得很。

    “该练了,该练了。”岳不群笑笑,逼音成线道,“说起来唐师弟啊,那易筋锻骨章,可有什么禁忌不成?”

    嘿嘿。

    唐煜一笑,知道这位岳师兄是不打算坚持了,要修行九阴真经的内功为根基,以紫霞神功为运用。

    这样也好,紫霞神功也是一门不错的武功,而且重在运用,与九阴真经不算冲突。

    一顿饭吃了四分之一个时辰,聊了不少,大多是门派的未来发展方向,以及各个弟子的培养情况,要不要再进行一次调换。

    而在角落里,一对耳朵悄悄竖起,将这种种都听了进去。

    ……

    夜晚,万籁俱寂。

    华山之上一片安宁,所有的弟子都已经睡下了,便是岳不群夫妇都当如此。

    若说华山有啥好处,那住处当是一个。

    昔日华山可谓五岳第一,弟子众多,住房不知建了多少,现在那是都空了。

    没了昔日那庞大的弟子队伍,只是二十来人,一人一间都有富裕,是干什么、放什么都成,没人干扰。

    此时,一个人影从房中走出,奔向后山。

    他吹一声哨子,雪白的信鸽自天空落下,腿脚上绑着一个信筒。

    这人将早早准备好的情报塞入其中,封好盖子,便将信鸽放飞,要送去那应当送去的地方。

    嗖!

    破空声响。

    一道银光划过,华山打制的长剑飞过,将那飞鸽钉落在地,劈成两半,原本的信筒被鲜血浸染,看不真切其中的内容。

    “是谁?”

    那人影一惊,扭头看去,顿时满头冷汗如雨落下。

    岳不群在后,唐煜在前,从暗影之中走了出来,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劳德诺啊劳德诺,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唐煜走到那剑旁,抽了出来,剑柄处有一个名字,三个大字。正是“劳德诺”三字。

    这是华山二弟子劳德诺的剑!

    而那人,也正是劳德诺。

    劳德诺此次出来,不曾带剑,就是怕被人看到留下什么破绽,不成想却成了毫无还手之力的错误。

    唐煜提着剑,便是七星连点,以剑尖劲力贯穿穴道,硬生生把他钉在此处。

    而那锋锐的剑器劲力更是撕碎了衣衫,撕扯了穴道,近乎被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