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军嫂奋斗史 第六百六十三章 孤寂

时间:2018-07-21作者:苏四公子

    ,精彩小说免费!

    “算了,先把人找到再说吧,”庄见明疲惫地挥了挥手,“找到她之后告诉我,我想和她谈一谈,时间不早了,你们都回去吧。”

    他们从庄见明家告辞出来,庄南生的脸上还犹有不忿,这些年来他在宋晓悦身上吃了太多亏,对她可以说是深恶痛绝,没想到她犯了那么大的错,庄见明还想着把她接回来。

    “和她谈一谈?有什么可谈的!”庄南生回头,望了一眼庄见明书房的灯光,不满地冷哼一声。

    他待庄见明一向孝顺,哪怕过去宋晓悦在老爷子面前栽赃陷害他,他也都默默忍了,但是现在却忍不了,庄家现在正面临着危险,要是再把宋晓悦那个搅家精接回来,就等着看庄家倾覆吧。

    “爷爷是个很重情义的人,有的时候很容易被感情左右,太过感情用事了。”刘好好低叹一声,这是庄见明的优点,也是他的弱点。

    庄见明的能力远远胜过雷明凡,但是论绝情果断,却逊色太多了,打死雷明凡也想不到,庄见明会在这个时候还想着回头和宋晓悦在一块儿,就连刘好好都没怎么见过像庄见明这样优柔寡断的人呢。

    “无论如何,绝不能让宋晓悦回来。”庄南生坚定地说。

    “爸,我们可以这么想,但不能再爷爷面前表现出来,”庄立军沉稳地说,“我们越表现得不待见宋晓悦,爷爷就越怜惜她,所以我们还是顺水推舟,不要在这件事上和爷爷争执了。”

    “可是你爷爷说要和宋晓悦谈一谈,万一他们谈拢了怎么办?”

    “那就不要给他们这个机会,这几年爷爷已经忘记了宋晓悦惹的事,自然也就原谅了她,只要顺着雷家的意思,把事情闹大,让宋晓悦站在爷爷的对立面,让爷爷永远也无法原谅她。”庄立军冷静地说。

    他的话里带了一丝冷冽,庄南生对他刮目相看,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刘好好在一块儿待久了,原本正直的庄立军也懂得耍心眼儿了。

    “到我家里去说。”庄南生话刚出口,就瞥见刘好好微微隆起的小腹,“立军,你先送好好回去。”

    “我……”刘好好正待反对,庄南生却打断了她。

    “如果是平时也就算了,你现在怀着孩子,经不起劳累,不要熬夜,现在立军回来了,有什么事就交给他,你尽管安心养胎,千万别被家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影响了。”庄南生不无愧疚地说,家里这堆破事连累刘好好大半夜地跟着他们操心奔波。

    庄立军点点头,强势地揽着刘好好的肩膀往家里走,“有我在,你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乖乖回去睡觉,你有什么想知道的,明天早晨起来之后,我都告诉你。”

    话说到这个份上,刘好好也没法再坚持什么了,她并不是不相信庄立军的能力,而是不喜欢那种被蒙在鼓里和事情超出自己预料的感觉,既然庄立军愿意把他们商量的结果都告诉她,她也没有必要继续坚持,毕竟熬夜对孕妇来说真的不好。

    庄南生坐在书房里,捧着保温杯望着墙上的时钟,指针已经指向了三点半,家里静悄悄的,除了他以外,全家人都在熟睡。

    在这种氛围之下,他无端地生出一股孤寂的感觉来,过去庄见明工作到深夜的时候,总有宋晓悦陪在身边嘘寒问暖,现在庄立军和刘好好也是形影不离,而他从来就是一个人,就算回到家的时候再疲惫,也喝不到一杯热茶,更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他和苏素云早就分房睡了,今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苏素云也恍若未觉,也许她是听到动静了,只不过她已经习惯对自己漠不关心了,连来探问一句都懒。

    他轻轻吐了口气,都这么多年了,早就该习惯了。

    “爸爸,”庄立军将一杯热茶送到他的面前,将他从沉思中惊醒。

    “把好好送回去了?”庄南生干咳两声,回过神来。

    “嗯。”

    “你结婚之后,倒也学会关心人了。”庄南生看着面前的热茶,欣慰地笑了笑,“这还是我第一次喝到你给我沏的茶,毕竟是要做爸爸的人了,长大了,也成熟了。”

    庄立军和庄南生都不是话多的人,平时的交流都是有事说事,庄立军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这样大发感慨,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连声表扬他,知道他是因为刚才庄见明的态度而有所触动,心里也有些发酸。

    其实全家最苦的就是庄南生了,他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的疼爱,就算刘老爷子费心尽力地把他带大,但毕竟不是生父,给不了他情感上的慰藉。

    长大后好不容易来到了庄见明的身边,却和他的感情生疏了,再加上继母宋晓悦成天从中挑拨,庄南生要付出比别人多百倍的努力,才能让庄见明看重他。

    但是庄见明看重他,就如看重一个得意的手下,而不是站在父亲的角度去关爱他。

    后来又糊里糊涂娶了和他合不来的苏素云,婚姻生活就在相敬如冰的冷战和暴跳如雷的争吵中度过,因为他常年不着家的原因,他和几个子女的关系也十分冷淡,可以说在这个家里他没有得到过一丝温暖。

    父母之爱,夫妻之情,儿女之思,他全都没有得到过。

    看着双鬓已经染上白霜的父亲,庄立军心中恻然。

    “爸爸,过去是我不懂事。”他低声道,刘好好说的对,他对这个家付出的感情太少了。

    “不,你很好。”庄南生摆摆手,以他的性格能够用这短短的几个字肯定庄立军,已经很难得了,因为他对这个儿子的确很满意,除了当兵之前的那段日子实在有些犯浑,到了部队之后他优异的表现很给他挣脸,至于庄立军对他情感上的关心,他之前甚至没有奢望过,因为这样不被人关爱的冷清日子他已经习惯了。

    很多时候,他会把自己痛苦的家庭生活归咎于继母的存在,如果不是宋晓悦,如果他的生母还在,至少他能得到全心全意的父爱母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