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军嫂奋斗史 第三百二十六章 药

时间:2018-02-26作者:苏四公子

    看着她的样子,唐明亮是又好笑又心疼,“行了行了,知道你对他们好,咱们得想个办法,总不能老这么扯着嗓子喊,你这副身体能撑得了多久?真要多讲几次,你今后就得哑了,还讲什么课?”

    刘好好也觉得挺郁闷的,现在的条件真的太差了,别说没有那种上课用的扩音器,连效果很差的喇叭都没有,讲课只能靠喊,几个小时喊下来这种感觉的确很难受。

    “要不用生产队的广播吧?”赵一德提了个很不靠谱的建议。

    “噗——”刘好好控制不住把嘴里的水全都喷了出来。

    “也亏你想得出来,上级给咱们生产队装广播喇叭是为了宣传上级精神,不是用来说这些的,你想让好好犯错误吗?”唐明亮一本正经地批评道。

    赵一德一脸不好意思,“我就是想帮忙。”

    “我知道我知道,”刘好好哑着嗓子点头,“谢谢你们,多亏了你们帮忙……”

    “快别说话了!你回去好好养养嗓子,下次该怎么办我们再想办法。”唐明亮受不了地说,刘好好的声音原来挺甜的,现在变得和公鸭一样粗嘎,让人听了就难受。

    刘好好不好意思端着茶杯回去了,她现在的嗓子的确烧得慌,唐明亮说得对,再这么上几节课,恐怕她真要成哑巴了。

    她含着已经冷掉的茶水,冰冷的水能让她的喉咙稍微好受一些。

    “老师,”刚走到家门口,她被一个细细的声音唤住了。

    她回过头有些意外地看到了瘦弱的陈俊华,他手里捧着几株新鲜的草药,见她看了过来,显得有些紧张慌乱,“这个给你,回去捣烂了冲水喝,对嗓子好。”

    他慌里慌张地把草药塞到她手里,小声而含糊地说完之后转身就跑。

    刘好好看到他这个样子,又好气又好笑,“陈俊华,你给我站住!”

    他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定在了原地,却依旧不敢转过头来直视她的眼睛。

    “做人做事都要坦坦荡荡,大大方方的,你这么鬼鬼祟祟的,像什么话?”刘好好走过去,轻敲了他头一记,知道他还在为上次骂他的事情而别扭。

    陈俊华抬起头,满脸通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刘好好以为他会为上回的事情道歉,没想到他竟一脸不忍地说,“老师,你现在的声音可真难听,还是别说话了。”

    “嘿!”刘好好被他的嫌弃给气到了,想要伸手掐他的脸,却被他一闪身给躲开了。

    “老师,我都上初中了。”他有些不情愿地嘟囔,虽然瘦小,可他已经是大孩子了,不想再被她当成小孩子看待。

    刘好好笑了,虽然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但那次被她骂完之后,他到底还是乖乖去读了初中,但是因为她长期在省城,每次回来都没有撞见他,说起来这还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和他说说话,不过可惜她嗓子坏了,有心多和他说两句,却实在是有心无力。

    “老师你快回去休息吧。”陈俊华现在有些怕她,趁着她说不了话,朝她挥了挥手就往外跑。

    “大姐,你这嗓子怎么办?”刘向上一脸担心地看着刘好好,“今后还能说出话来吗?”

    “别乌鸦嘴,养养就好了。”刘天天瞪了他一眼,“大姐,我看这个讲座就别办了,你总这么扯着嗓子喊可不行,那些人又不是我们学校的,凭什么给他们讲课啊?”

    “他们都和你们差不多大,大老远的过来听讲座,哪能不给他们讲。”刘好好没敢用真声说话,只能用气声含含糊糊地说。

    “你快别招大姐说话了,快让她多休息休息,把嗓子养好再说。”刘向上把草药弄好递给刘好好,“也不知道陈俊华给的草药有没有效果,如果有效的话,我也上山去挖。”

    “肯定有效的,他跟着夏医生学了不少东西,就连他阿嬷腿疼咳嗽,都是吃他自己采的药好的。”刘天天倒是很相信陈俊华。

    “哪有你说的那么神?我问过李老师了,陈俊华阿嬷那病是治不了的,那些草药最多是缓解缓解而已,夏医生都治不好的病,陈俊华几株草药就能治好了?”刘向上还是心存疑虑。

    刘好好一口气把药喝了进去,草药里有一大部分都是薄荷,冰冰凉凉的,让她的喉咙很舒服,她长长地舒了口气,“好多了。”

    “大姐,你还是别说话了,这声音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一身了。”刘天天抖了抖身体,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看来这草药是真不错,走吧,我们上山去采几株来。”刘向上高兴地说,幸好南省的冬天不算太冷,虽然草药生长得不如夏天茂盛,但还是有一些稀稀疏疏不甚精神的草药,只要用心找就一定能找到的。

    “我和你们一块儿去。”刘好好朝他们打着手势。

    “大姐,你还是在家里歇着吧。”他们自然是不答应。

    “我是嗓子疼,又不是腿脚残疾,歇什么?”刘好好不搭理他们,径自拎着镰刀出去了。

    “咱们几个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一块儿上山了。”刘天天突然有些感慨,“大姐总是忙,二姐也去了公社上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现在都快过年了,二姐还不回来。”

    “等开春了大姐就要去京城了,到时候一年到头就见不到大姐几次了。”刘向上情绪很低落,“真怀念过去和你们一块儿上山挖山货的日子。”

    “我怎么就比你们小这么多呢,我要是能和二姐一样大就好了,”刘天天捶胸顿足,“真想马上就离开家去公社上头念书,等过几年也考到京城去,就能一直和大姐在一起了。”

    刘向上更郁闷了,论起年龄,他才是最小的一个,他和刘好好相差了十几岁,要等他去京城起码得等十年后了,那时候恐怕刘好好都结婚生子了。

    刘好好觉得好笑,如果不是自己的嗓子坏了,还真想好好说说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