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都市最强战医 第2920章 哪个圣人

时间:2018-09-01作者:人生几渡

    什么?

    闻言汝嫣愣然原地,刑战邢柔也瞪大了眼睛,甚至彤蕊都有些无语,林枫这怎么看都好像是在趁机要挟啊。

    而汝嫣在听到南宫松伟的惨叫声后什么都不管了:“可以,只要你能救少爷,我什么都答应你。”

    说着还果断的立下了血誓,表明只要林枫救下南宫松伟,那么从今往后她就是林枫的奴仆和侍女,遵从他所有的指令,不管对错。

    这个誓言可以说有一点卑微,一切都没有为自己考虑,完全都是为了可以让南宫松伟活下去。

    林枫有些心疼汝嫣,也有些无奈:“他完全不尊重你,甚至把你当成了可以随时舍弃的棋子,你为什么还要付出那么大来救他,甚至不管自己多么的卑微?”

    立下血誓的汝嫣凄然一笑:“我的母亲是南宫门的一个普通侍女,有一次意外怀孕生下了我就死去了。所以从我出生那一刻开始就没有地位,被当成了最卑贱的侍女去培养。可是少爷那个时候却是可怜我,把我留在了他身边,一直都维护我还让我修炼,不然的话我早就死了。”

    林枫叹息一声接过话去:“可惜长大之后,渐渐懂事以后,彻底清楚你的身世意味着什么,他就嫌弃你,开始厌恶你了。”

    闻言汝嫣一怔:“你怎么知道?”

    这个是林枫窥探汝嫣记忆时候得知的,不过这些他自然不会说:“通过他现在对你的态度,结合你的身世,我猜的。”

    汝嫣不疑有他:“那公子你能救少爷吗?他快不行了!”

    扭动下脖子林枫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向彤蕊:“你觉得呢?”

    彤蕊蹲下把汝嫣拉了起来,淡淡的回道:“如果救一个恶人,可以让一个善良天真的人得到解脱,那么就是值得的。”

    显然面对汝嫣这样的女子,彤蕊的心也软了。

    林枫温润一笑道:“好,那我就救下他,不过我只是保证他活着,不保证他过后不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旁边邢柔红唇微张,就如研究某种高尚乐器:“你真的行?”

    “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啊!”

    林枫玩味的回道一句缓缓朝前走去,站在了那个深渊的边缘,看着对面轻轻的抬起了右手,顷刻间一道道的流光从他的掌心闪烁而出,在冰麒麟的周围环绕,最后直接就束缚了冰麒麟的行动,把它禁锢。

    南宫松伟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拖着朝这边而来落在了地上。

    一直在背后盯着的邢柔,刑战都瞪大了眼睛,哪怕知道林枫不弱的汝嫣都美眸瞪得溜圆,难以接受眼前的画面。

    那可是上古神兽冰麒麟,和龙族一战都不乏多让甚至更胜一筹的存在,怎么可能被这样简单的禁锢,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的啊?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切,还忘记了出声,完全沉寂在了震撼之中。他们眼中的没有能力,需要靠女人保护的小白脸,怎么会如此强大的啊?

    被救过来的南宫松伟也撑着疼痛出声:“你怎么可能那么强?”

    他无法接受,哪怕林枫救了他!

    林枫没有回应,看着对面被束缚的冰麒麟说道:“放过这个人吧,他拿走的冰莲我也要了,怎么样?”

    冰麒麟挣扎着根本无法挣脱,最后满是不甘的隔空跪下:“谨遵圣主之命!”

    圣主?

    慢慢反应过来的邢柔下意识问道:“神兽,你叫他圣主,为什么?”

    已经没有束缚的冰麒麟悬空站起回道:“圣人,在我们上古兽族的眼中,那就是圣主。”丢下这句话就转身回去了那个地方,还用一口气息再次凝聚了一块闪烁柔光的冰石封锁了入口。而它留下的话,却使在场每个人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圣主,是上古兽族对圣人的尊称,那么眼前之人是圣人?

    一个个的眼睛都落在了林枫的身上,南宫松伟更是无法接受了:“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这一切肯定都是幻觉。”

    他不愿意承认看不起的林枫是圣人,但刑战几人却是不那么认为。

    在相互对视一眼后,邢柔弱弱的开口:“小白脸、、、不对,小帅哥,你真的是圣人?哪一个圣人啊?”

    “没错的话,他是战神林枫!”恢复一些的汝嫣接过话去:“因为大陆之上这样态势的圣人只有林枫和唐洛,唐洛传言个性张扬喜好美女,所以不可能是唐洛,眼前的就只能是有着战神之称的林枫,星空圣朝如今的王,大陆第一强者!”

    邢柔咕噜咽动下口水:“别开玩笑,我一直得罪的怎么可能是那个杀神啊?”

    早就猜测林枫不凡的汝嫣肯定说道:“就是他!因为不是他的话,你早就已经被他教训了。其次,如果他不是战神,我们恐怕在第二区域的时候就死了,何谈来到中心腹地,更是来到这里?因为战神,不缺乏一丝善良!”

    邢柔还是有点不能接受:“我还是不相信。”

    无奈妹妹这个还耍脾气的刑战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你真的是战神吗?”

    这个时候林枫也懒得再隐瞒,摸着自己的脸道:“那么帅,肯定是我啊。”

    “、、、”

    得到这样一个自恋的回答,但刑战他们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特别是邢柔,嘟囔着小嘴道:“没天理,你看起来还没有我大啊!怎么可能就是圣人的?”

    刑战激灵一下赶紧吼道:“柔儿,不要胡说。”随之对林枫道歉:“战神见谅,我妹妹年纪小还不懂事。”

    如果计较的话邢柔早就被教训了,怎么可能等到现在呢?

    所以林枫摇摇头表示没事,目光随之也落在了南宫松伟身上,他已经能撑着坐起来一点,但那神态还是不愿意接受他是圣人。

    不过他接受与否都不重要,林枫也不需要他的承认,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后手中出现了轩辕剑。

    还在感慨自己遇到林枫的汝嫣顿时慌神:“战神,你这是?”

    “我刚才就说过,我可以保证他不死,但不能保证他过后不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一听心思聪慧的汝嫣就明白了林枫的意思,咬着嘴唇问道:“那战神你是?”

    南宫松伟也抬起头来:“你要对我做什么?”

    林枫没有回答南宫松伟,而是问刑家兄妹:“他刚才几乎把你们兄妹害死,在他不能死的前提下,你们需要惩罚一下吗?”

    这也是林枫刚才说话的意思,那就是保证南宫松伟不死,但是不保证不为错误付出代价。

    刑战兄妹对视一眼,思虑一下后邢柔说道:“这个混蛋自私自利,为了自己什么人都可以舍弃和暗害,既然不能要他的命,那就让他断掉一只手吧,让他记得做一个好人。”

    “如你所愿!”

    闻言林枫淡淡一笑,手中的轩辕剑也迅速掠过,顿时南宫松伟就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一整只手臂离开了他的身体。

    汝嫣不忍的偏头到一边去,并没有上前。

    她已经对林枫立下了血誓,还做了那么多,也算是报恩了。而且经过今天,她已经对南宫松伟彻底死心,不想再说什么了。

    断掉南宫松伟一只手后林枫收起了轩辕剑,也收起了那枚空间器。

    结果刚收起来邢柔就弱弱的问道:“战神,能给我们一株冰莲吗?”

    林枫看去,邢柔又赶紧说道:“不给也没事,只要你不记恨我针对你就行了,不然战神你就没有气度,是一个小气的家伙。”

    看她那可爱的样子林枫厄尔一笑:“现在我们不是应该先想办法离开冰极吗?”

    不想邢柔嘟嘴道:“不想了,只要跟着战神你就一定能离开。”

    “、、、”那么实在的回答让林枫有些无语,但也没有辩解什么,强大的源力涌动而出直接轰在了一块冰壁之上,瞬息间就撕裂开了一条空间裂缝:“你们真是烦人啊,但谁叫我好心?带你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拉着了彤蕊的手,彤蕊拉着汝嫣的手,后面拉着邢柔,邢柔拉着刑战,而刑战把快晕过去的松伟提起来,大家跟着林枫踏入了空间裂缝。

    等都进去后,被林枫以源力撕开的空间裂缝完全消失。

    也就在它消失的瞬间长裙女子出现在了此处,看着那被冰石堵住的通道,扬手间直接轰碎那块冰石。

    刚回去的冰麒麟走了出来,见到长裙女子时竟然涌现一抹恐惧之色,整个身子匍匐在了地上:“源尊!”

    长裙女子颔首,眼眸含笑:“不亏是可以与天地长存的麒麟一族,竟然一眼就认出了我,想来就是源祖在此你也认识了。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帮我一个忙吧。”

    “源尊请说!”

    长裙女子颔首,面纱遮掩的脸上浮现玩味:“你为祭品让我打开古战场,省得我和林枫动手,崩灭了两界!”

    冰麒麟抬起头来,眼中满是震惊:“他是?”

    说出后赶紧又匍匐在地:“我明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