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医萌妃:爷,求轻宠! 第859章 生辰上的意外(二)

时间:2018-03-13作者:半夏小酌

    一刹那,时间仿佛停顿了,萧离墨整个人已顿在那里。

    慢慢地,他眼底开始阴霾密布,冷厉冰寒。

    随之萧离墨又深呼吸了一口气,收紧了手指,细细再往信纸上看。

    其实信纸上只写着十一个字。

    “苏浅潼勾引晟王,明晨便走。”

    那十一个字,写得如此平庸简陋,却字字诛心,仿佛在萧离墨身上狠狠地刺了十一刀。

    事实,竟然是这样吗?

    苏浅潼要跟容晟渊走了?

    明晨就走?

    他才刚过生辰,她却要跟另外一个男人走了?!

    开始是惊愕,如今,萧离墨却开始感受到痛了。

    那种胸口蓦的锐痛,撕心裂肺的遭受背叛感,一下下袭来,冲击得萧离墨浑身都在发抖,逼得他不得不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企图让沉重的呼吸能带走他身上的阵阵痛意。

    “呵呵,事情竟然是这么吗?苏浅潼?!”

    忽然间,萧离墨开始在笑了。

    薄唇如削,那么诡异地勾着,他无声地笑着,笑得仿佛喘息不过来,仿佛被天大的笑话给呛住。

    “呵呵!原来,你真的跟容晟渊好上了。”

    “你们一早好上了,我却被蒙在鼓里。好笑!真好笑!”

    他一直在笑,可那声音却如此尖锐,比哭还要难听,甚至连眼眶都仿佛一瞬便红了起来……

    有多大的期待,就有多大的失望。

    虽然苏浅潼屡屡拒绝自己,但萧离墨本一直认为,只要有相处的时间,总有一天他能融化苏浅潼的心。

    可原来……

    原来,苏浅潼一早就想好要走了,还是跟着容晟渊走。

    原来,这些日子,容晟渊就住在自己府上,表面上好像与苏浅潼没有什么,私下却可能跟她暗度陈仓。

    想到这一点,萧离墨就感觉自己的心被人活生生地掏了出来,又似被鞭子不断抽中伤口,牵出支离破碎的痛。

    他视线已经有点模糊了,声音竟带着荒凉的疲惫,低沉沉地道,“苏浅潼,事情竟然是这样吗?你明晨就要跟着容晟渊走?真的是这样吗?”

    沉静了片刻。

    萧离墨心底锐痛一丝未减,可他情绪已仿佛平静了下来,苍白的俊脸如此平静,如寒潭死水,没有一丝的涟漪,更没有一丝的温度。

    “呵!你以为真的走得那么容易吗?”

    男子眼眸闪过浓烈的杀气和恨意,“于修,将那个小男娃叫进来。”

    马车外的于修显然还是对事情一知半解。

    他怯怯地将一个小男孩带了进来。

    “郡王爷,就是这个男孩把信件交给我的。”

    那小男孩大约只有四五岁,长得一脸呆萌,衣服朴素还打着补丁,手拿着一只冰糖葫芦在不断猛吃,显然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

    萧离墨心情本是糟透,可他还是勉强着自己露出一丝慈爱的笑意。

    “小娃,告诉我,谁给你这封信,要你截马车交给我的?”

    小男孩大眼萌萌,眨巴眨巴,舔了好几口冰糖葫芦才道,“不知道,我不认识那个姐姐。我只是想吃冰糖葫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