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孽狼君别乱来 第911章 爱是穿肠毒药

时间:2018-09-30作者:昼美

    第911章爱是穿肠毒药

    放下有多难。

    如今,终于体会到了。

    也知道了一个男人的软肋是什么。

    燕寒墨的软肋是阮烟罗。

    可他的软肋又何尝不是阮烟罗呢。

    原来爱,不在乎相识了多久相知了多久,只在乎动心的那一瞬间,从此,就再难抛舍。

    他仿佛听到了阮烟罗的呢喃。

    却全都是为了燕寒墨才出的呢喃。

    才松开的指重新攥紧。

    再一次的鲜血淋漓。

    “爷,不如我们……”眼看着他如此的折磨自己,老奴凑上来,小声的说到。

    既然主子放不下那个女人,那才不管她是什么人的王妃,只要自已主子喜欢就好,既然在自己的地盘上,为什么不出手呢?

    完颜简轻轻摆手,忽而,他身形一起,骤然的冲向黑暗中。

    眨眼间,两道身影就缠斗在了一起。

    那样的快,也那样的让人猝不及防。

    老奴才悚然一惊完颜简为什么不让他轻举妄动。

    他在这里站了许久,都没有察觉到不远处有人。

    果然,闻名天下的墨王爷绝对不是浪和虚名的。

    哪怕是只身到了他们的地盘,也是不惊不乱,恣意的潇洒。

    都说自家的主子深不可测,他突然间现燕寒墨更是深不可测。

    能让自家的言子都忌惮的人,那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好在,完颜简只是做给他看看,转眼间就与那暗影分了开来,轻轻一笑,“我并没有进去,告诉墨王爷,我不会放手。”

    这一句,就是在告诉燕寒墨的暗影,再跟他打下去也没用。

    他没进去,这暗影就没必要跟他纠缠。

    要真是纠缠下去,这里可是他的地盘。

    暗影冷冷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很显然的,从他出现,暗影就现了。

    一直没阻挠让他离开的原因,也就是因为他只是站在大门外,并没有走进去。

    所以,暗影自然不会出手。

    这也是燕寒墨的底线吧。

    他不能进入到这个院子里。

    哪怕里面有他深爱的女人,也不可以。

    只为,他深爱的女人嫁给了燕寒墨。

    而他,偏就是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也不能爱的女人。

    造孽呀。

    那种相思的折磨,才最是蚀骨蚀心,灼痛。

    暗影还是没有说话。

    完颜简微微一笑,这一打,身上的血流的更多了,脸色也更加的苍白了。

    他试过了这个暗影的武功,绝对与燕寒墨不相上下。

    如果他没受伤的情况下,还能与燕寒墨一较高下。

    但是多了燕寒墨身边这两个暗影,只怕还没打,他就输了。

    除非他下毒。

    可是那种下三滥的手段,他也只会对下三滥的人使用。

    否则,若是让阮烟罗知道了,他只怕从此没脸见她。

    他笑着转身,一步一步,越走越远,可是心,却越走越飘远了。

    重新回到了房间。

    太医来了。

    伤口全部重新包扎了一遍。

    “王爷,你这伤,再也不能再绷开了,否则…

    …”

    “血尽而亡是不是?”这一天里,这些个奴才说多了这一句,他早就听腻了。

    “王爷,您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呀。”老太医还是低声的劝着。

    “下去吧,我知道了。”完颜简挥挥手,老太医就退了出去。

    一时间,房间时只剩下了他和身边的老奴。

    “风叔,去把我写好的信派人交给父皇吧。”终于,完颜简开口了,烛光打在他的身上,也把他的影子倒映在地上窗上,四处都是。

    可影子再多,他也还是孤单的。

    都说孤单不成影。

    可他的影再多,也还是形单影只呀。

    说到底,只一个他。

    “主子,你真的要为了那个女人与你父皇决裂?”风叔不相信的抬头,就觉得完颜简疯了。

    为了阮烟罗那个女人疯了。

    倘若不是刚刚完颜简在他面前故意的试出了燕寒墨的暗影。

    他真想派了人去把那个女人杀了。

    哪怕他杀了那个女人而被完颜简责罚甚至于是处死,他也心甘情愿。

    他不要自己的主子心有所累,这样子,做什么都成了是为了那个女人,这样的完颜简又怎么能够成大事呢。

    完颜简低低一笑,“你不是总说我优柔寡断不肯下决心吗?如今,这样正好惹恼了父皇,也就开始摊牌了,到时候,你不要说怕说后悔就好。”

    风叔一下子跪地,“王爷这是决定了?”这一刻,他倒是有些感谢阮烟罗了。

    倘若不是阮烟罗,完颜简一直不想反。

    毕竟,那是他的父皇。

    但是现在为了阮烟罗想要拿到金国的权力,完颜简突然间的就决定反了。

    这样才对,也免得总是受太子爷的气。

    太子算什么东西,都不配给完颜简提鞋。

    根本就是个废物。

    仗着的不过是金王宠他的母妃罢了。

    完颜简依然看着眼前的烛火,火光悠然,宛若一场梦。

    那场梦让他总也不想放手。

    或者,他功成名就,她就会多看他一眼。

    “是。”这一声的决定,完颜简知道只要出了,就再也不会有回头的路了。

    是对是错,都要走下去。

    “那王爷什么时候回金国?”风叔又问,如果皇上真的废了太子,完颜简应该回金国的好,这样才能在乱中取得上位,及时的让金国的皇上封他为太子。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更何况这机会是完颜简自己争取到的,他明明知道有这个机会,那就更不应该放过。

    所以,完颜简必须要回金国。

    只是风叔也很清楚完颜简终于决定出手的原因,全都是因为阮烟罗。

    而他答应阮烟罗的出手,唯一的条件就是她留在这里小住些日子。

    她在的时候,他又如何肯走?

    风叔乱了。

    却也知道很难劝得了完颜简。

    “再说吧,先把信送了,我自有分寸。”

    “是。”风叔退后,“夜深了,爷歇息吧。”

    冷清清的床帐,完颜简站在那里,却哪里有什么睡意。

    脑子里全都是燕寒墨和阮烟罗在一起的影像,哪怕他没看见,也会不由自主的想象,然后疯狂的嫉妒。

    他完了。

    他比谁都会用毒使毒,却到此刻才现,有一种毒,叫做爱的穿肠毒药,哪怕知道毒会入骨髓,也会义无反顾的任由他侵入,再难剥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