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孽狼君别乱来 第866章 还是为夫的厉害

时间:2018-09-07作者:昼美

    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阮烟罗的耳中,只剩下了这一句魔音。

    “阿罗,又调皮了是不是?”

    那轻慢的带着宠溺的语调,是她所熟悉的声音。

    却也是她许久都不曾听到过的声音。

    上一次,还是在悬崖边上,他一句句的说完了那些,随即,拽着燕君非跳下了悬崖。

    他那时说过的每一个字,她最近都在刻意的努力的想要忘记。

    以至于,此时甚至一下子不记得那时他说了什么。

    只知道他说了。

    阮烟罗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不可能的,这一定是在做梦。

    燕寒墨消失了。

    燕寒墨不见了。

    这是谁在恶作剧的模拟着燕寒墨的声音,就想她高兴吧。

    “二哥,是不是你?”她轻声问,耳朵里还是身后这人的那一句‘阿罗,又调皮了是不是?’

    她没有调皮,她是在认认真真的为几十万大军做点实事。

    既然有人在惦记着墨家军的粮草,在惦记着要劫走她,她就送给那人一点‘惊喜’。

    礼尚往来吗。

    “阿罗,我不是你二哥,我是你夫君。”

    轻轻的声音,就在耳边。

    一点点的润染了阮烟罗的世界,只剩下了这声音。

    夫君。

    夫君。

    阮烟罗徐徐转首,远处近处的火把的光亮,将男人的俊颜一点不差的送入了她的眸中。

    纤指轻抬,落在了眼前这近在咫尺的男人的脸上。

    如刀削般的容颜一如从前,没有任何的变化,完全是她记忆里的模样,那般的俊逸非凡。

    每一次这样贴近了看,都会让她下意识的耳热心跳,“阿墨,真的是你吗?”

    阮烟罗说完,就咬了咬唇。

    再咬了咬唇。

    疼。

    是真的会疼。

    她这真的不是在作梦吗?

    正要再咬第三次的时候,燕寒墨骨节分明的指就点在了她的唇上,“不许咬。”

    霸道的语气,一如从前。

    她这样咬下去,他心疼。

    “阿罗,你不是在做梦,我是阿墨,我回来了。”指腹摩梭着她柔软的唇瓣,一下下,卷起了层层的滚烫,就那般的烫热了阮烟罗的身体,微微轻颤。

    有人刺杀了过来。

    燕寒墨一只手依然紧搂着阮烟罗,另一只手则是轻轻一挥,就打掉了那刺杀过来的长刀。

    这一刀,显然是招呼他的。

    这些人,并不想伤到阮烟罗。

    但是一想到这些人的目的,燕寒墨下手就重了。

    他这一出手,阮烟罗终于清醒了过来。

    迅速的扫描了一眼周遭。

    这才发现,燕寒墨这突然间的出现,差点坏了她的大事。

    也才发现,自己的马匹已经移动了位置。

    “阿墨,往左,快,再往左一点,然后停下,快停下。”燕寒墨来了,她就懒了。

    什么也不想管了。

    就由着他来保护她好了。

    “好。”燕寒墨虽然不知阮烟罗为什么这么做,不过他还是听了她的话,提直了马的缰绳,果然是往左了一点点,正好回到了他这前跃到阮烟罗马背上的那个位置。

    马稳稳的停下,被燕寒墨稳稳的拉住,再不动分毫。

    阮烟罗一抬手,再用力的放下,做了一个‘切’的动作。

    这一切,不过是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远处的红袖也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这边的情况。

    她早就傻掉了。

    她觉得自己看花了眼。

    她居然就看到了王爷。

    是不是假王爷?

    就是原本在军中顶替王爷的那个人呢?

    红袖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是真的晕了。

    因为,她随后又觉得应该不是那个人。

    只为,刚刚这飞身跃到阮烟罗马背上的男人的轻功实在是太漂亮了。

    就象是一只翱翔的雄鹰,轻而易举的就越过众人,而落到了阮烟罗的马背上。

    那姿势,又帅又好看,用阮烟罗有时候的口头禅来形容,那就是美炸了。

    红袖正怀疑那马背上多出的男人,到底是真的燕寒墨,还是假的顶替的燕寒墨的时候,突然间,眼前的形势一下子发生了变化。

    就在阮烟罗的手落下后,只觉得眼前那些敌人一下子人仰马翻的往哪里下坠而去。

    眨眼间,视野里只剩下几个零星的敌人了。

    其它的,应该是全都连人带马的掉进了一个坑里面。

    是的,真的是一个大坑。

    一个,围绕着阮烟罗突然间深陷出现的大坑。

    除了大坑正中央的阮烟罗和燕寒墨所在的那丁点的空间,其它的地方全都深陷了下去。

    而此时,落入耳中的是一声声的人的惨叫和马的嘶声,那些掉进去的人,一定是很惨很惨,所以才会叫得那么难听那么的让人就感觉到了一个惨字。

    红袖还没有从那些惨叫声中回过神来,四周突然间就出现了自家这边的兵士,统一的着装,为首的人不是阮予清又是谁。

    “杀无赦。”阮予清一举手中长枪,那些没有掉进坑里的零星的敌人,很快就成了阮予清所带之人的靶子,不过是片刻间,就全都被挑杀了。

    只留了一两个活口带走。

    刚刚的属于阮烟罗的危机,就这样只用了两三分钟的时间,就平息了。

    红袖还懵懵的呢。

    阮烟罗眼看着形势一片大好,都是按照自己之前编写的剧本走向走了,不由得笑开,“阿墨,我厉害吧?”

    燕寒墨宠溺的一捏她的小鼻尖,“厉害,阿罗从来都是最厉害的,当然,除了一点以外。”

    “除了哪点?”阮烟罗转头,瞪着燕寒墨,他这也太煞风景了吧,就不会多夸夸她吗。

    多夸夸她他能少块肉吗?

    看燕寒墨现在的样子和精神状态,精神着呢,一点也不象是之前中毒的样子。

    看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奇遇,解了身体里的毒。

    她就知道他不会死的。

    燕寒墨,他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除了在床上,还是为夫的厉害。”燕寒墨小小声的,在她耳边低语着。

    阮烟罗的脸‘刷’的红透了。

    那个啥,那个她真的比不上他。

    每次下来,她都瘫软的如水般的一动都动不了,而他呢,就负责抱着她去洗温泉,再把她擦干净放到床上。“怎么,难道你不服气?”燕寒墨低低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