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孽狼君别乱来 第809章 欲加之罪

时间:2018-08-12作者:昼美

    阮烟罗想也不想,闭上眼睛,一掌拍向那马的脑袋。

    “嘭”的一声闷响,马车骤然间向前歪倒而去,眼看着马车砸向自己,阮烟罗急忙侧身,可哪怕她再快,还是因为连续的动作而缓下了身形。

    马车重重的撞在了身上。

    她身子一颤,巨痛袭上身上,却是强忍着抬头看过去。

    自己马车另一匹马的马头堪堪停在许皇后的马车尾部,只差一点点,就撞上了。

    而她才一掌毙命的马,此时已经倒了地上,血浆溅了自己一头一脸一身。

    看着那马,阮烟罗颓然的跌坐到了地上。

    杀了一千多的燕君非的手下,她心没疼。

    那是那些人活该,就是那些人逼死了燕寒墨。

    可这匹马,它何错之有,它虽然没有人的娇贵,但是,它好歹也是一条生命。

    就这样的被有心之人利用了它,差一点的害了它的主子。

    是的,让它狂奔向皇后的马车之人,想要的,不过是害她而已。

    而她,却不得已的一掌杀了这匹马。

    闭上眼睛,阮烟罗只觉得悲哀。

    为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而悲哀。

    为什么不能明着做呢?

    可当这想疑惑的时候,她瞬间又苦笑了,要是明着做,早就被她发现了。

    “烟姐姐,你没事吧?”明茴芸早就吓傻了,此时才反应过来,急忙的跳下马车飞奔到她的身边,就要拉她起来。

    阮烟罗缓缓抬头,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回你的车上呆着,这里不关你的事情。”

    “烟姐姐……”或者是从来也没有遇到这样骇人的事情,姑娘很担心她。

    阮烟罗就着她的手站了起来。

    回头,扫过马车刚刚疾行而奔的路上,大约七八米的长度,真的不长。

    是的,每一辆马车间的间距也就是七八米左右,一匹马要是惊了,要撞上去,七八米于马的速度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眨眼间就到的事情。

    现代的飞人,一百米可以跑进十秒以内。

    那七八米配上受惊的四条腿的马,那就是眨眼的功夫。

    “九妹妹,怎么回事?”后面的马车中,阮烟雪第一个冲过来,担心的问到。

    一付,她真的很关心很担心的样子。

    前面的马车上,许雪婉的马车也停了,象是才发现似的道:“怎么回事?”

    两个人,问过来倒是神一致了。

    “我马车上的马受惊了,皇后娘娘,是有人做了手脚。”阮烟罗根本不理会阮烟雪,她要先发制人。

    趁着这乱,就揪出那个人来。

    她要为燕寒墨的马报仇。

    好端端的一匹汗血宝马,就这样的丢了性命。不是她觉得人命如草芥的去杀燕君非的人,不是她觉得马比人的命还珍贵,而是,在她的认知里,不管是人是蓄生,认为对的就不该杀,认为错的,就该杀,绝对不能含

    糊。

    在这个世上,你要是没有原则,那就只能任人宰割。

    许雪婉脸色一沉,冲着身边的太监道:“查查是怎么回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我的马被人做了手脚,就在这段路上。”阮烟罗回手一指才看过的路,虽然暂时还看不出有什么,可是她相信燕寒墨的这匹马,虽然是汗血宝马,

    但绝对不会突然间惊就惊的。

    “呃,这不可能吧,皇后娘娘的马车才行驶过去,皇后娘娘的马都没有问题,怎么你的马车到了这里就有问题了呢?”有嫔妃提出了质疑。

    阮烟罗也是深以为然,这个嫔妃的,她也想过。

    但是,她更相信自己的马。

    燕寒墨的马都是通人性的,怎么可能害她这个主子呢。

    不可能。

    她就是没道理的相信自己的马。

    至于什么原因,早晚会查出来的。

    这一刻,不管怎么回事,她都不能输了阵仗,否则,这些人还是会倒打一耙。

    “我的马没问题,是有人要陷害我。”阮烟罗扫过周遭围拢过来的人,犀利视线一个一个的看过,不错过任何一个人。

    害她的人,就在这些人当中。

    而她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阮烟雪。

    不过,阮烟罗这个时候要害她也有点不长脑子吧,万一不成功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是影响她嫁给燕寒竹了。

    所以,她又觉得不应该是阮烟雪。

    一时间,阮烟罗也有点乱了。

    这么多人在场,一时间也理不清了。

    “墨王妃这话就有意思了,刚刚那一撞要是马跑得再快点,只怕皇后娘娘现在想要安生的站在这里,已经不可能了。”一个嫔妃酸里酸气的到。“我已经打死了我的马,这就足以明一切,倘若我要是想要发生点什么,我直接就让事情发生,又何必自己打死自己的马呢?”阮烟罗就知道,这些跟着许皇后的人,自

    然都是站在许皇后那一边的,全都死盯着她,就想在她的身上抓把柄。

    就想替许皇后除掉她。

    可她偏就不如她们的意。

    她的生命力旺盛着呢。

    她要守住燕寒墨的一切,在他手上没丢的,在她的手上更不能丢了。

    “谁知道墨王妃这是玩的哪一出戏呢,不定是又想撞到皇后娘娘的马车,又不想惹出大祸来,我看就是想要吓唬吓唬皇后娘娘。”

    阮烟罗就冷笑了,“你当死了一匹汗血宝马是在玩过家家吗?”吓唬皇后娘娘,当她是幼稚园朋友吗,这么可笑的理由都出来了。

    果然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见她嘲笑自己,那嫔妃恼了,仗着自己是燕勋宠过的皇妃,顿时道:“我看你是以为你的马已经撞到了皇后娘娘的马车,然后见好就收的想拉住你的马,没想到错手一不留

    神的杀了你的马。”

    阮烟罗这会子是终于见识到了那种能把白的成黑的,黑的成白的人了。

    这也需要一定的勇气,毕竟是胡八道。

    倘若是她,胡八道的时候绝对没象这嫔妃这样不止是颐指气使,还相当的有底气。

    真不知道是谁给这嫔妃的底气。她可是半分也学不来。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