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孽狼君别乱来 第792章 我还好

时间:2018-08-05作者:昼美

    ,精彩小说免费!

    “喂……”阮烟罗还是想要叫住老怪物,可惜,这老家伙一旦脱离了束缚,再想管住他,那是比登天都难了。

    只是眨眼的功夫,前面一个转弯,老怪物就消失不见了。

    燕寒墨冲着老怪物消失的方向摇了摇头,“阿罗,我们走我们的,不必与他同行。”

    “那我们怎么离开这墓葬?”阮烟罗饿了。

    此时真的饿了。

    原本带进来的干粮都在三个暗影的身上,水是在二子的身上,所以,现在她和燕寒墨手上没有水也没有干粮,再继续这样走下去,只有被饿死的份。

    但是暗影和二子在哪里,他们完全不知道。

    这样没有任何音讯的去找,就象是迷宫里转悠一样,只会越走越乱,没用的。

    燕寒墨若有所思了一下,“不如,我们慢慢返回?”

    这样,等与自己的人聚齐了,再出这墓葬也不是不可能。

    还有,虽然现在已经认定了莫湛进来这里的原因可能不止是为了什么所谓的医书,还有了那个分散在四个墓葬里的僰人一族的玉玺。

    但是,莫湛是答应了他们会救燕寒墨的命的,所以,他们现在还是应该去找莫湛才对。

    毕竟,燕寒墨的命有一半都是在莫湛的手上捏着呢。“也是可以,可是,我这会子突然间就很好奇了,这兄弟四个人的棺椁,我一点都没有查看过呢,倒是你那个兄弟对这里的棺椁特别的上心,我此刻就觉得,说不定里面除

    了有残缺的玉玺和医书,还能有其它的宝贝呢,阿墨,我们进去看看,如何?”

    来都来了,只要打开这最后一道关口,就进去了。

    这墓葬里到处都是金银财宝,可真到饿了的时候才知道,那玩意再值钱又如何,还不如来点吃的更实惠,那才是保命的。

    金银财宝根本不保命。

    燕寒墨点点头,“好。”

    原本离开了这个墓葬的时候,是没想过要再回来的。

    就算以后要开发这个墓葬,也是交给其它的人去打理的。

    但是没想到,冥冥之中,他们又重新回到了这里。

    这是老天爷非要他们再回来一次。

    既然回来了,那就把想看的地方再看一次,也算是不留遗憾了。

    阮烟罗就用开前面那一个墓葬的方式,果然又开了这一个墓葬。

    打开的那一瞬间,阮烟罗更笃定了自己的认知,四个墓葬的格局和每一个出入口,果然是完全一样的格局。

    而且,又是牵一处而动全身。

    设计的非常的精妙。

    之前就觉得这设计者是现代人,现在更加的这样认定了。

    只是这设计者设计这墓葬时距离现在已经一百多年了,凡人有几个象老怪物那样活那么久的。

    想必,已经离世很多年了吧。

    想到这个,阮烟罗叹息了,她想见到那个设计者,只怕绝对不可能了。

    因为饿而没有了力气,所以,阮烟罗慢慢的走着。

    身后,是燕寒墨全神贯注的护着阮烟罗的身影。

    哪怕他还是在毒发中,也依然要护着阮烟罗。

    不知道还能挺多久,可他相信命。

    如果老天爷让他活着,那么,不管怎么折腾,最终,他都会活下去的,然后与阮烟罗一起照顾小锦和小瑟,还有他们这最近才怀上的小东西。

    如果老天爷不让他继续活着了,那他怎么努力都没用的。

    凡事,就顺其自然就好了。

    几分钟后,棺椁出现了。

    这里的金银珠宝与他们之前见过的那一个差不多。

    就连棺椁都是一模一样的。

    不得不说,这四兄弟还是挺有意思的,生前做兄弟,死后亦做兄弟,墓葬的规格全都一样。

    没有什么嫡庶之分。

    又或者,这四兄弟的母亲根本就一个人呢。

    说不定,他们四个的父亲是一个只信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人呢。

    不过,这些也只是阮烟罗的猜测而已。

    几步就到了棺椁前,果然已经被找开过了。

    里面的尸骨还是栩栩如生,仿佛人还活着一样,只是安祥的睡着了。

    不得不说,古人的防腐的能力还是相当的强的。

    这墓主人的衣着与他们见到的另一个兄弟的衣着也是一模一样。

    “阿墨,我怎么就觉得他们四兄弟应该是同一天死的呢,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因为,四个墓里的东西,甚至上都是这个墓里有,另外一个也有。

    至于她没看到的两个,想必也是这个情况。

    金银财宝,早就见多不怪了,看到也没什么感觉,甚至于一点都不兴奋了。

    可是仔细看了棺椁内里,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已经被莫湛和燕君非拿走了,剩下的还是阮烟罗不感兴趣的金银财宝。

    兴趣缺缺,阮烟罗漫不经的伸手,就要去盖棺盖。

    就觉得死者为大吧,他们这样盗了人家的墓,拿了人家的东西,可是连尸首都不给盖好,也算是不尊重。

    “我来。”燕寒墨眼看着她要动手,自然是舍不得的,倾身上前,便拦住了阮烟罗。

    阮烟罗点头退后了一步,他是她的夫君,心疼她照顾她是应该的。可看着他泛着青色的面容,心还是疼了一疼,“阿墨,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刚刚怎么就没问问唐僧呢,虽然他说他不会治病,只是有中幻术的解药,可谁也保不

    齐,他就有医治燕寒墨的药呢。

    可这会子再想起去找老怪物,只怕比登天都难了,那老家伙腿长的很,溜的极快,转眼就没有踪影的感觉。

    “没有,我还好。”

    一句我还好,就是多少还有点不好的意思。

    他运功越来越吃力,也越来越费劲了。“都怪顾水凝,燕寒墨,你以后少给我惹桃花了,听到没有?”一想起燕寒墨身上的毒,阮烟罗就对顾水凝气不打一处来,一伸手,一拳打在了燕寒墨的胸口上,“啊”的一

    声惊叫,燕寒墨一个真趔趄便趴在了盖了一半的棺盖上……阮烟罗正要一拳追上去,眼角的余光一掠,就见棺盖半封住的棺椁里一片通亮,映着内里的棺木上是一个个的图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