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孽狼君别乱来 第728章 除了疼还是疼

时间:2018-07-08作者:昼美

    ,!

    在男人的认知里,女人来葵水从来都是不吉利的。

    但是燕寒墨丝毫不以为意。

    很快的,燕寒墨便检视好了,“阿罗,真的流血了,爷带你去看莫湛。”许慎中已经没了,此刻的燕寒墨一点也不犹豫的直接决定带阮烟罗去看莫湛。

    他说完,伸手就要抱起阮烟罗。

    “别。”阮烟罗一推燕寒墨的手臂,“别动我。”

    “不行,要看郎中。”燕寒墨直接否决,还是要抱起阮烟罗。

    “真的不要,燕寒墨,我好象是小产的征兆,越动越会加速小产的。”阮烟罗急急的阻止燕寒墨,否则,这男人秒秒钟就能把她抱起来。

    “小……小产?”燕寒墨愣了一下,随即疑惑的问到。

    “好象是。”阮烟罗越说越小声,而且直接垂下了眼睑。

    她也不确定,只是猜测而已。

    “我轻轻抱你,无妨。”可燕寒墨又怎么可能就把她丢在这里呢,他还是要带阮烟罗去看莫湛。

    这孩子应该是不能留,因为,他最近中了毒,中毒的他不适合怀孩子。

    可不管留还是不留,此刻都不能就这样的放任阮烟罗流血而不处理,那是要人命的事情呢。

    “不要,我想……”阮烟罗说到这里,也想到了最近燕寒墨中毒的事情,似乎好象,她腹中的胎儿就算是此刻保住了,也不见得生下来的就是健康的。

    倘若真的生下一个不健康的,那还不如不生。

    她可不想自己的孩子一辈子都生活在痛苦中。

    阮烟罗矛盾了。

    不知道要不要生了。

    “阿罗,不管生与不生,都由莫湛来决定,我带你去,我保证会很轻很轻的。”燕寒墨轻声哄着阮烟罗,就要带她去看莫湛,那么孩子的留与不留,也就有了决定。

    “可我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怀上了,说不定是葵水呢。”阮烟罗也不确定呢,就担心真的是葵水,那来个葵水也去找莫湛诊病,那多丢脸。

    来葵水可是女人每个月时例行必来的,真的没什么的。

    “不管是什么,都要看医生。”燕寒墨说完,便强行的抱起了阮烟罗,然后飞也似的往山里飞奔而去。

    他的动作看起来凶猛,可是抱起她飞走的力道却是平稳的。

    阮烟罗稳稳的在他的怀里,眨眼间就进了山间。等到真正的进入了大山里,阮烟罗才知道这座山有多大,茂密的丛林间,根本没有什么路,她正怀疑燕寒墨这样冲进山里能不能找到莫湛的时候,就在前行中,被人拦了下来,“七王爷,请留步,我家师傅

    今天不见客。”

    听到对方叫出自己的身份,燕寒墨停住了脚步,耐着性子沉声道:“内子可能是小产了,还请通报一下莫郎中看看能不能挽留住内子腹中的胎儿。”

    他这一句说完,拦住他的人便道:“那请随我来。”

    于是,弯弯曲曲的根本算不上是真正的道路的小路上,燕寒墨抱着阮烟罗很快就穿过了一片丛林。

    也不知道那领路的人手指点了什么,很快眼前就是豁然开朗了。

    “若竹,什么事?”林中的一个小木屋里,传来了莫湛的声音。

    “师傅,七王爷果然来找你了,七王妃小产了。”

    “这么快?”莫湛应了一声,随即就闪出了小木屋,直接的飞向了阮烟罗。

    不等燕寒墨将阮烟罗放下,莫湛已经搭上了阮烟罗的手腕,只是随意的摸了两下,便道:“这孩子不能留,既然有流产的征兆了,那就流了吧。”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燕寒墨的眼圈已经红了,虽然早就猜到会有这个可能,可此刻经由这人亲口说出来的时候,他的心也还是一样的疼。

    “这孩子不能留,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这句话。”莫湛又重复了一遍,一付阮烟罗的孩子一定要做掉的样子。

    燕寒墨叹息了一声,他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了,却还是想要抱一线希望,希望可以保注子。

    闭了闭眼,“现在我们要怎么做?”

    “我开两付药,你拿去熬了给王妃喝下,一定会减水的她的痛苦的。”莫湛边拿过笔刷刷刷的写过,同时一边说过。

    “好。”燕寒墨点头,此时除了听莫湛的,他已经没有其它的办法了。

    他完全不懂医。

    行军打架中所有与病情有关的,全都交给了军医,他从来不参与也没有去了解过。

    所以此时,就趁着这样的绝佳的机会,与老人家学一学生存之道,这就是他此刻的目的。

    莫湛开了药方递给自己身边的小童,“拿去煎了,煎好了送给七王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许郎中没了的缘故,燕寒墨居然就特别的相信莫湛。

    不过他也没有其它人可以信任了。

    其它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医治阮烟罗呢。

    “好。”燕寒墨拿过药方,就准备去拿药煎药了,不想,身后的莫湛又叫住了她,“如果吃了药确定小产了,注意不要着凉不要受伤,否则,只怕以后她身体里的病就再也没有机会治好了。”

    月子里的病就要月子里医治,不然没用的。

    “去吧。”燕寒墨只好抱着阮烟罗转身,又往停靠马车的地方而去。

    看来,他这第三个孩子是想留也留不住了。

    与他,与阮烟罗,也算是没有缘份了。

    没有的让人心疼。

    才一个小肉芽,就要被强行的剥离母体,不许她生产了。

    这一路,燕寒墨都是狂奔而行的。

    好在,他不管飞行的怎么快,都没有颠簸到阮烟罗。

    重新又回到了山间的马车前,燕寒墨这才放下了阮烟罗,去熬药了。

    天色已经大亮,阮烟罗虚弱的靠在草地上,身下一直都疼,疼得她根本没办法动一下。

    就只能如雕像般的靠着,等着燕寒墨熬好了药扶着她服下。

    疼。

    除了疼还是疼。阮烟罗只能就那么靠着等着燕寒墨,眸光里的男人熬药的表情特别的专注,也特别的认真,想到贵为王爷的燕寒墨亲自给她熬药,阮烟罗的心也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