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孽狼君别乱来 第702章 这个误会可就深了

时间:2018-07-08作者:昼美

    ,精彩小说免费!

    燕勋微微皱眉,“丫头,朕只答应满一个月了许行。”

    微冷的声音,明显的不耐烦。

    燕勋这是没打算把生了病的小锦和小瑟还给她。

    阮烟罗更是拧眉,如果燕勋不是皇上,她直接就用抢回的了。

    可偏偏燕勋就是当今的皇上,让她哪怕是有力气也使不出来,更不敢当着燕勋的面使出来。

    她的倾妆,燕勋并不知道,甚至也不知道已经交到燕寒儒手中的兴盛行从前也是属于她的。

    只一个风水宝鉴行而已。

    她还是低调些吧,说什么也不能让燕勋知道倾妆是她的。

    否则,才开起来的倾妆很有可能就被燕勋给打压下去了。

    她是墨王妃,墨王爷的王妃手里有一个几乎开遍全燕国的连锁客栈,只要传出去,燕勋一定会有危机感。

    可她开倾妆,只是纯粹的想要做一些事情而已。

    而不是想要拿倾妆收集来的情报帮衬着燕寒墨争储。

    她知道燕寒墨没有这个心思,她便也没有。

    不过是想要过过安稳的日子罢了。

    可,她越想要安稳的日子,越得不到这么简单的渴求。

    燕寒墨中毒了,两个小东西也得了水痘。

    “皇上,烟罗放不下小锦和小瑟,还忘皇上能体谅一下一个身为娘亲的人的心。”阮烟罗继续劝,还是想要带走燕小锦和燕小瑟。

    “黄贵人,你不能进去,不能……”门外,突然间传来曹连英的声音,这是在劝着黄贵人不要进去呢。“难道不是曹公公派了人宣我过来畅春园的?还有,曹公公一定是得到了皇上的旨意才命人去宣我过来的,我这人都到了,凭什么让我等在外面呢?”黄贵人想到许雪婉答应她的,很快就要给她升位份,一

    边的得意洋洋。

    “这……这个……”曹连英结巴了,看着敞开的门,黄贵人这些话只怕里面的燕勋和阮烟罗全都听见了。

    看来黄贵人是不知道燕勋宣她来的原因了。

    燕小锦和燕小瑟水痘的事情,燕勋已经查到了。

    是燕策做的。

    后直宣黄贵人来,不过是要教训她教坏了燕策罢了。

    可黄贵人此时还以为是燕勋想要宠爱她才让她来的呢。

    这个误会可就深了。

    只怕黄贵人冲进去,燕勋绝对不会给她好脸色了。

    要不是想到黄贵人私下里给他塞了不少的好处,曹连英是一点也不想提醒黄贵人的。可现在提醒了没用了,黄贵人不得不管他的用力将半敞着的门全都彻底的推开了,“皇上,您宣臣妾来是有什么要事吩咐吗?”一定是要给她升位份的事情,黄贵人问着的时候,脸上全都是春情,一脸的期

    待与兴奋。

    生下燕策这样久了,她早就升了。

    果然儿子不是白生的,一出生就帮她达成了心愿。

    不过倒是没想到许雪婉还真是说话算话,燕小锦和燕小瑟才一生病,许雪婉就为她做到了承诺,挺快的。

    燕勋冷冷的扫向一脸春色的黄贵人,精致的妆容是在告诉他,她是精心打扮了才过来的。

    可只要一想到燕小锦和燕小瑟两张小脸上透明的水泡,燕勋的脸色更沉了,“跪下。”

    燕勋这一声,中气十足,带着王者自带的那种威严,哪怕是阮烟罗此时都不由得紧张起来。

    不过黄贵人一点也不没怕,反倒是微微一笑,然后很乐意般的就跪了下去,“臣妾谢皇上隆恩。”

    阮烟罗的唇角抽搐了,黄贵人这是在期待被罚跪?

    要是真期待罚跪,那岂不是成了傻子了?

    燕勋也是微微一愣,不过随即道:“朕可以不追究策儿,但是,策儿以后再不能留在你这样的娘亲身边了,从今天开始,就把策儿交给德妃带着吧,你就给朕闭门思过一个月。”

    燕勋底气十足的说完,黄贵人不可置信的抬头看他,“皇上,你……你在说什么?臣妾听不懂?”为什么不是宣告她新的位份呢?为什么是这些乱七八糟的莫名其妙的话语呢?

    黄贵人此时已经彻底的傻了。

    这与她预期的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不可能的。

    许雪婉明明答应过她的。

    否则,她也不会让燕策去做的。

    儿子这么争气,不可能留下把柄的。

    “朕说了,以后策儿交给德妃,至于你,就禁足一个月,你出去吧。”

    “皇上,臣妾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对臣妾禁足?还有,策儿好端端,当初臣妾生下策儿的时候,皇上就答应让臣妾自己带着了,皇上金口玉言,不能反悔呀。”

    黄贵人已经彻底的慌了,被禁足事小,早晚有一天她还会想办法迷惑到燕勋的。

    但是把自己亲生的儿子交给德妃去带,黄贵人一吓到这个,就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她受不了这一条消息。

    怎么此时发生的所有,与她预先以为的完全不一样呢。

    燕勋听到这里,已经气得胡子都要跳起来了,起身移步到黄敏的身前,一抬脚就蹦了下去,“黄敏,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来质问朕,你是不是想要进去冷宫?”

    说到底,燕勋还是个护短的人。

    就象是燕寒竹,哪怕做错了事,哪怕他想要换太子了,但是也一样的护短,护着燕寒竹。

    此时对黄敏黄贵人,也是一样。

    毕竟是自己宠爱过的女人,所以哪怕她犯了错,但只要错不致死,他就没想要深究下去。

    黄贵人身子颤了又颤,此时才彻底的反应过来,燕勋刚刚与她所说的每一句都不是在开玩笑。

    燕勋是真的要禁她的足,也要夺走她养育自己儿子的权力。

    看来,许雪婉根本没有帮她达成所愿。

    想到即将要失去儿子,还有禁足,黄贵人如梦初醒,她是信错了不该信的人,以前许皇后就不想升她的位份,之前,不过是诳她罢了。

    可怜她还傻傻的让燕策全都照着许皇后的要求去做了。此时清醒过来,她转头看阮烟罗,一脸的歉意,“墨王妃,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做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