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孽狼君别乱来 第689章 余生,总会等到的

时间:2018-06-13作者:昼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亮的时候,阮烟罗就进宫了。

    果然,她到畅春园的时候,燕小锦和燕小瑟已经起床了,只是还没梳洗而已。

    燕勋去上早朝了,两个小东西一看到她,就飞扑过来,一人一个的抱住了她的腿,“娘亲,你怎么来得这么晚?”

    阮烟罗哭笑不得,她出发墨王府的时候天还未亮呢。

    怪只怪皇宫距离墨王府的距离太长,怪只怪皇宫太大,从宫门到畅春园全都需要时间,而且还是不短的时间。

    “小锦去洗脸,自己穿衣服。”

    “好咧。”燕小锦是小男子汉,阮烟罗这一吩咐,他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觉得自己太粘人了,阮烟罗从小就要求他,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娘亲,你给我洗脸好不好?我还没睡醒呢,都是小锦不好,是她把我吵醒的。”燕小瑟微眯着眼睛,一付她还没睡醒的小模样,看起来萌萌的,可爱的不要不要的。这样的燕小瑟,每次都让阮烟罗招架不住,轻轻抱起她就到了脸盆前,宫女已经备好了温水,掬一捧水为小东西净了小脸,再抹上香香,这才把她放在梳妆台前,松散开一头的长发,燕小瑟虽然只有四岁

    ,可是一头黑长黑亮黑亮的,而且已经及腰了。

    这个时代的女子从出生开始就不剪头了,留得越长越好,说是头发长了才有福气。

    所以,她也只好为燕小瑟留了长发。

    有些日子没有给燕小瑟梳头发了,阮烟罗的动作自然是慢了点,不过梳好了打眼一看,还是很漂亮的,“行吗?”

    “凑合吧,娘亲,袖姨和李奶奶梳的都比你好呢,你怎么就不进步呢?”小姑娘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头发,小嘴微嘟的说到,这明显是嫌弃阮烟罗了。

    “要不,咱现在就解开,娘亲找个超级会梳头的宫女给你梳?”阮烟罗笑着说到。

    “不要,我才不要呢,娘亲就算梳的不好看,也好看。”

    呃,这不好看也好看,怎么听着怎么矛盾,可是从燕小瑟的小嘴里说出来,倒觉得不矛盾了,反而是很正常。

    这小东西的思维就是这样。

    这是与她亲近呢。

    哪怕她做的不好,可是在小东西的眼里,永远都是最想要的。

    想要的,比最好的,更值得她去珍惜。

    “来,穿衣服。”阮烟罗选了一套漂亮的骑马装。

    燕小瑟伸出了小胳膊,乖乖的穿着,一会的功夫,一个漂亮的小公主就有了。

    那边,早就穿戴整齐,不需要任何人帮忙的燕小锦嫌弃的道:“燕小瑟,你真娇气,穿个衣服也要娘亲帮你,你都四岁了,你长大了,以后要自己照顾自己,不许麻烦娘亲。”

    “燕小锦,你管不着我,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又不是男人,我就要娘亲给我穿,哼哼哼。”燕小瑟说着,还冲着燕小锦扮起了鬼脸。

    阮烟罗不劝燕小锦,也不劝燕小瑟,她就喜欢看两个小东西打嘴仗,好玩呢。

    每次看到燕小锦和燕小瑟打嘴仗,那种家的感觉才更浓些。

    “你真没用。”

    “你才没用呢,我又不是不会穿,我是跟娘亲亲近,谁象你,天天一付高冷范儿,娘亲会不喜欢你的。”燕小瑟不甘示弱,把从阮烟罗那里学来的现代的词语毫不客气的就用了出来。

    “娘亲喜欢我,比喜欢你还更多些。”

    两个孩子越吵越兴奋的样了,连珠炮的说了一大堆。

    阮烟罗正想着该劝劝了,不然这是要打上一天的节奏了,可她还没开口,就听门外的太监道:“皇二十三子燕策到。”

    一听到燕策到了,阮烟罗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

    不喜欢这个燕策。

    这个节骨眼上,她正好要带燕小锦和燕小瑟骑马,燕策就出现了,这也太巧了吧。

    “燕策参见墨王妃。”燕策走了进来,恭敬的问候了阮烟罗,毕竟,燕策比燕寒墨小了许多,于民间的称呼来说,阮烟罗就算是他的嫂子了。

    而燕小锦和燕小瑟则是比燕策小了一个辈份。

    算起来,燕勋真是花心,儿子都生儿育女了,而且都不小了,他还能时不时的宠幸一个新的嫔妃,然后再生出一个皇子和公主来。

    阮烟罗就觉得燕勋生的儿子都可以组织两个足球队了,太高产了。

    可燕勋是皇上,哪怕贵为皇后的许雪婉也不敢多说什么,她要是多说了,那是妒妇了,会被人耻笑的。

    所以,就算许雪婉有意见,也不敢明着里说,只悄悄的去打压那些嫔妃就好了。

    更何况,燕策的娘亲黄贵人还是许雪婉亲自送给燕勋的呢。

    说白了,就是拿黄贵人来笼络燕勋的心,让燕勋少分心出去一些。

    毕竟在这个时代,嫡庶有别,嫡生的儿子女儿比起庶出的儿子女儿身份地位都高出了许多。

    可是一个人出生的时候,他又怎么可能选择嫡庶呢。

    若是可以,谁都想是嫡出。

    但是可惜的是,这个时代的男人可以三房六妾,想娶多少个女人就娶多少个女人,算起来,嫡出的总是少于庶出的。

    燕寒墨就是庶出的。

    可是,当初的耶律齐婉并不是很想要嫁给燕勋的,是燕勋硬抢过来的。

    可是真的娶了,却不懂得珍惜,到底还是又宠幸了无数个的女人。

    倘若要她嫁给燕勋这样的男人,她是一天也不会继续这场婚姻的,哪怕是皇上,她也不忍。

    天下那么大,总可以找到一个爱自己的,再不济,一辈子一个人也不是不可以。

    倘若不是燕寒墨当初官道上的那一晚让她怀上了燕小锦和燕小瑟,她也不一定嫁给他的。

    不过是要给燕小锦燕小瑟一个正当当的身份罢了。

    却没有想到,她和燕寒墨居然走到了一起走到了今天。

    就算燕寒墨不在她身边,她也能感受到他对她的那种感情。

    那就是爱吧。

    燕寒墨从来没有对她说过‘我爱你’,可她感觉到了,这就足矣。

    燕寒儒说过爱她,可她听了没有任何的感觉。

    这三个字,倘若不是对的人说给自己,听起来就只有别扭。

    唯有那个对的人说给自己,才是最幸福的一刻。

    燕寒墨,他还欠了她一句‘我爱你’。余生,总会等到的,她相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