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孽狼君别乱来 第587章 特别的佩服

时间:2018-04-22作者:昼美

    ,精彩小说免费!

    半个时辰很快就到了。

    阮烟罗瞄了一眼桌子上还等她批复的资料,“了可,这些我就不看了,就按照你写的那样去处理吧。”

    之前看过的,差不多全都写了同意二字。

    最多再多加上一点自己的可有可无的提议。

    此时的阮烟罗就觉得自己根本不必要活得那么累,既然了可处理的很好,那就按照他处理的去办就是了。

    她又何必再挨累的自己再看一遍呢。

    那根本是浪费时间。

    有这个时候,还不如拍个黄瓜贴在脸上做个美容呢。

    她的时候可是宝贵着呢。

    “这……这不好吧。”了可摇头,对于风水宝鉴行和兴盛行,虽然很多事情阮烟罗都是交给他亲自去处理的,但对大事还从来没有放手过。“有什么不好的,以前我没交给你,是觉得你还不够沉稳,还需要历练历练,但是我今天看了你整理的这些资料,我觉得你做的已经很完美了,以后,有你在,我就能轻松些了,我就可以多抽些时间陪小锦

    和小瑟了。”这五年,她怀着孩子们的时间不算,其余的时间里,她真的没有怎么陪过孩子们呢。

    初初建立的风水宝鉴行和兴盛行,那些日子她几乎所有的大事小情全都要亲力亲为。

    否则,这两大行绝对走不到今天。

    好在,经历的越多,了解的人越多,她现在已经在开始渐渐的放手了。

    她现在要坐的就是总控大局就好了。

    其它的,都交给手下的人去处理。

    这样,她才能抽出更多的时间去做新的事情。

    追求是无止境的。

    她以后还要再开两个行。

    是的,是除风水宝鉴行和兴盛行以后的行当。

    虽然以前没有做过,不过她就觉得只要资金充足了,就可以下手去搏一下了。

    反正,手里的银子学会利滚利,钱生钱就好了。

    经历了这几年,她学得差不多了。

    嗯,要新开的第一个行就是银行。

    她说要开银行的时候,没一个人同意的,都说没听说过什么叫银行。

    阮烟罗就笑了,一句跟‘钱庄’一样的行当,众人就再也没有异议了。

    开钱庄那就是把钱口袋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只要做法得当,拿着存进来的银子去银子生银子,那将来可是不得了,她早晚要比燕寒墨还更富贵的。

    这个开银行的事情,最初她会亲历亲为的,至于其它的两大行,就先交给了可打理。

    总是觉得身边能堪大任的人不够用,洛雪宁就算一个吧。

    不过,前提是她得先把洛雪宁从大牢里换出来。

    快了,等兴盛行的事情筹备妥当了,就办。

    等洛雪宁出来了,她就可以松口气了。

    了可还是迟疑了一下,“我……我觉得我还可以再历练历练个几年。”

    “你休想,你这是要累死姑奶奶我吗?我要去弄银行了,那个才是我的主业,这些都归你了。”

    “不可,小姐,我可不会看风水。”让他处理事情可,让他去给客户看风水,他不懂呀。

    他虽然跟着阮烟罗学了,可现在只懂个皮毛。

    差多了。

    “没关系,不是还有其它人吗,咱们风水宝鉴行里好几个都会看风水的,交给他们就好了,你做你的差事,他们做他们的差事,嗯,分工明确,才好做事。”阮烟罗低低笑,人也站了起来。

    “小姐,你这是又要出去吗?”眼看着阮烟罗说着说着,就站起来一付要走了的样子,了可微微皱眉,这回来才半个时辰吧。

    没等气息沉淀就又要离开,这也太快了吧。

    “嗯,阮府那边我娘亲的墓地,你派人去堪察过了吗?”去阮府之前,她要提前知道那边的细节,这样真的过去了,才不至于什么也不懂,那根本拿不住阮家的人。

    真的好久没有回去了。

    五年了,她是时候回去阮府看一看了。

    “堪察过了,从昨天小姐回到京城,从二少爷拦住小姐开始,就派人去查了。”

    “你倒是挺速度的,说吧,那边什么情况?”阮烟罗笑,就知道有了可在,她很省心,果然是如此。

    “应该是人为的。”了可想了想,还是据实说了。

    阮烟罗脸上的笑容一僵,“你说的是真的?”虽然早就猜到娘亲的墓地出问题是人为的,可这一刻真的听到的时候,心还是一抖。

    这是有多坏的心呢,已经故去的人了,还要算计着吗?

    都说死者入土为安,这都去了那么多年了,这去搞破坏的人也太缺德了一些。

    倘若让她抓到是谁,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人的。

    破坏墓地,这事做的太损了。

    她不屑。

    “是。”了可低应,知道阮烟罗听了一定难受,可他只能说实话。

    不然,阮烟罗早早晚晚还是会知道的。

    “有没有查到是谁做的?”阮烟罗继续问,手指点在书桌上,原本是起来要离开的,这时候又坐回到了椅子上,既然要回去阮家,去之前,一定要把该问的该知道的都弄清楚。

    这样真的面对修景宜和阮正江的时候,她才不吃亏。

    他们专门派了二哥和阮予慕去接她回阮家,一定是事先就算计好的。

    她不能不防。

    这世上,她最要防的就是修景宜。

    娘亲的仇她还没报呢,所以,对修景宜就更要小心了。

    毕竟,小人的手段是最卑劣的,也是最让人不耻的。

    “是前天晚上做的,墓园那边人烟称少,我昨个就亲自去看过了,问了一些人,都说没注意。”阮烟罗了然的点了点头,“那人既然敢动我娘亲的墓,一定是早就算计好了的,说不定现场去了很多次了,你再派人去打听,就打听半年内经常去墓地的人,然后把问到的人统计好交给我,我想,那个人就

    在那些人当中吧。”

    了可听到这里,佩服的看着阮烟罗,每次阮烟罗出主意做决定的时候,他都是特别的佩服,这说的有道理呀。而且是让他连反驳的话语都找不出来的有道理,他是怎么也想不到阮烟罗这一层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