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孽狼君别乱来 第442章 我不是瞎子。

时间:2018-02-12作者:昼美

    ,!

    “七哥……”燕君离下意识松开了阮烟罗,身形骤然一退。

    却,还是没有避得过燕寒墨那凌厉的掌风。

    “嘭”的一声巨响,燕君离身侧的桌子转眼就成了片片的碎屑。

    “阿墨……”阮烟罗也唬了一跳,没想到燕寒墨会突然间的出现。

    这一喊的电光火石间,已经反应过来这男人此时为什么这样大的火气了。

    不由得闭了闭眼,等待那漫天的木屑悄然落下。

    这个时候,她说什么他都不会信的。

    以前看过的电视剧里多得是这样的戏码。

    原来,燕寒墨也有没有理智的时候。

    原来,他也会吃醋。

    就看着他吃醋的恨不得杀了燕君离的样子,她居然一点也不心疼那张才被他一掌击碎了的桌子,桌子没了就没了吧,不过看燕寒墨吃醋可是千载难逢呢。

    她没劝,也没拉架,就是退后了一步,然后,任由燕寒墨一掌接一掌的挥向燕君离。

    燕君离连退了两步就再无退路了。

    身后,就是墙壁了,燕君离只能侧身避过,此时的他就如同是一个陀螺一样,不过,虽然一直被燕寒墨追打着有些狼狈,但是,燕寒墨连出了七八招都没有招呼到燕君离的身上。

    阮烟罗站在角落里观看着,不由得暗暗为燕君离点了个赞。

    要是换成她是燕君离,此刻早就着了燕寒墨的招了。

    太凌厉了。

    一招狠过一招,恨不得将燕君离杀了一样。

    “阿罗……”眼看着燕寒墨出招越来越快,燕君离求救的看了一眼阮烟罗,可阮烟罗还是不做任何的解释,燕君离这才急急的道:“七哥,她是舍不得孩子进宫,一时情绪激动,我和阿罗真没什么。”

    他就觉得他要是再不说点什么,一会要么是被燕寒墨给打的找不到北,要么就是他还手兄弟两个大打出手的把阮烟罗这的房子拆了。

    可这两条,他现在都不想要。

    “我不是瞎子。”燕寒墨厉声一吼,如同狮子吼一般,让阮烟罗捂住了耳朵,完了,燕寒墨这一吼,只怕不止是风水宝鉴行里的自己人听见了,就是外面的人也一定听见了。

    眼看着燕寒墨又一掌招呼过来了,这一招来得太快太猛,又快又猛的让燕君离真的避不到了,于是,条件反射的,他抬手就挡了上去,否则,这一招只怕就要打在他的脸上了。“嘭”,剧烈的一声闷响,燕君离随即就被那强强对决的力道打的快速后退了开去,直接就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上,此时再看燕寒墨,却只是退后了一步,便稳稳的停在了那里,冷冷的看着他,“燕君离,兄弟

    妻不可欺,你明知道我与阿罗拜过天地的,你……”

    说着,又一道掌风劈向了燕君离。

    还是极快的速度。

    快的,让阮烟罗皱起了眉头,才受了一掌的燕君离根本避不开了。

    她再不出手,只怕燕君离不出人命,也要弄个伤残了,“燕寒墨,你住手。”她身子迎前一拦,便硬生生的拦住了燕寒墨。

    于是,燕寒墨的手掌就在距离她胸口一指厚的地方骤然停下,“让开。”燕君离人在阮烟罗的身后,却是不怕死的突然间说道:“七哥,你虽然娶了阿罗,可是,你到现在也没有办法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让她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走在阳光下,七哥,既然你给不起她幸福,

    那么,谁能给她,谁就有拥有她的权力。”

    燕寒墨的眸色倏的深沉了起来,透过阮烟罗的肩膀看着燕君离,此时才有理智慢慢的回归。深吸了一口气,他微眯起了眸子,突然间那原本停在阮烟罗胸前的手一下子的就落到了她的腰侧,轻轻一带,便将阮烟罗的带到了怀里,然后挑衅的斜睨着燕君离,“燕君离,阿罗是我拜过堂的王妃,还是

    我儿子女儿的娘亲,倒是你与她之间,除了总是以你救过她的那点破事来让她对你心存感激,你与阿罗之前还有什么?”

    不能气。

    至少,不能被燕君离气到了。

    他早就知道燕君离喜欢阮烟罗,五年前就知道了。

    “还有,你躲在阿罗身后,你以为我就不能动你吗?在燕国,在皇宫里的燕家的子孙排位上,你连个名字都没有,不管有燕寒墨有没有资格拥有她,这大燕国,最没有资格拥有她的就是你。”

    说着,燕寒墨怀拥着阮烟罗,又一掌挥向燕君离,那一股掌风哪怕是在阮烟罗的身前,她也明显的感觉到了。

    这一掌,只要是落在燕君离的身上,只要他不躲,他真的会受伤的。

    可,燕君离在听到燕寒墨的话语之后,整个人都呆住了般的,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嘭”的一掌打在他的胸口上,血色顿时便沿着他的唇角流了出来。

    那鲜红的颜色是那样的刺眼,“君离,你没事吧?”阮烟罗伸手握住了燕寒墨的手腕,阻止他更进一步的攻击。

    他是疯了吗?

    她对燕君离只是当兄长般的趴在他的身上的,那一刻,只是太不放心燕小锦和燕小瑟罢了。

    而且,好象,还是她主动的趴在燕君离的肩膀上的。

    这在她出生的那个年代,真的没什么吧。

    不过是一种寻求安慰的方式罢了。

    可到了燕寒墨这里,就是大打出手了。

    阮烟罗关切的眼神,还有用力想要挣开的力度,让燕寒墨的眸色更深,搂着她腰的手不由得收紧再收紧,仿佛要将阮烟罗嵌入到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他也没想到燕君离居然没躲没避,倒是显得他咄咄逼人一般。

    “阿罗,我没事。”燕君离接收到阮烟罗关切的眼神,温柔的回应了一声。

    音量不高,可是在这个房间里,却就觉得格外的大声,而且绝对的刺耳。

    “燕寒墨,是我一时担心趴到君离的肩膀上的,我们那个时代这很……”这人打也打了,吼也吼了,阮烟罗再也不忍的吼向了燕寒墨。

    倏的,下一秒钟,阮烟罗的小嘴就被堵住了。她那个时代,燕寒墨不想被燕君离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