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孽狼君别乱来 第380章 信不信由你

时间:2018-01-21作者:昼美

    “儿臣接旨。”这是燕寒墨早就料到的,既然躲不过,也只能接受这次出征,这一刻,他还在想着要怎么安排两个小东西,燕小锦和燕小瑟不知道要交给谁来照顾了?

    还有阮烟罗现在被关押了起来,那个小女人现在是不管易容成什么样子,他都能一眼认出她来。

    就是因为他能认出来,他常常都觉得胆战心惊,就怕也被别人认出来,可直到目前为止,除了她上一次入宫时撞上的阮烟雪,还没有其它人认出来她。

    至于燕君离认出来的事,他现在还不知道。

    “墨儿,你手上已经有十万大军了,朕再拨给你十万大军,可以了吗?”

    “谢父皇,够了。”

    “哈哈,还是我大燕国的墨王爷最气派,朕只给你二十万大军你都不嫌少,你可知道楚国的边疆驻扎了多少军队?”

    “知道,五十万。”燕寒墨微微颔首,这些天边关的公文他每天都有批阅,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

    “二十万对五十万,你有把握?”

    “有。”

    “行,朕明天早朝再选一个监军助你押运粮草,墨儿可有中意的?”燕勋一张脸上全都是慈和温暖的笑意,一副慈父的样子。

    燕寒墨微微一笑,“全凭父皇做主。”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燕勋这一问不过是走走过场罢了。

    倘若他真的自己选了一个监军随军出征,只怕他和这个监军都会为成燕勋的眼中钉肉中刺。

    燕勋要派的监军绝对是他自己信任的,目的就一个,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也拿捏着他的粮草命脉,倘若没有粮草,他什么也不是。

    “好,明天墨儿也来早朝,到时候,朕亲自选一个,满朝的文武大臣,怎么也会找到一个适合的。”

    “谢父皇。”

    “对了,你要出征了,这几天抽个时间去看看你母妃吧,她前几天身子骨不好,朕还以为……”燕勋说到这里微微有些动容。

    “母妃怎么了?”燕寒墨面色紧张的看向燕勋,虽然阮烟罗早就告诉了他他母妃的情况,但此时此刻绝对不能让燕勋看出来他早就知道了。

    “现在没什么了,她这两天的气色还不错。”

    “不如就明天吧。”燕寒墨试探着问了一下,其实他更想此刻就去看望母妃,可,燕勋绝对不会答应的。

    每次见母妃都是在这畅春园,燕勋现在还没把母妃接过来,是不会让他见的。

    “可以,明天下了早朝,你就过来看望你母妃,然后,就是整肃军队,准备出征吧。”

    “是,儿臣遵旨。”燕寒墨想起阮烟罗答应的要他帮衬着带燕小瑟和燕小锦见母妃,这接下来阮烟罗被关了不说,就算不被关,她也要离京了,等她回来,他也离京了,到时就算是他想帮她,也帮不了了。

    “景儿,朕派你去修寝陵,现在修的如何了?”

    “刚正想向父皇禀报呢,后来太子皇兄来了就打断了,寝陵已经修的十之八久了,但是现在遇到了麻烦。”燕寒景微微皱眉的说到。

    “什么麻烦?”燕勋一怔,修寝陵修到十之八九就预示着快要修好了,到了这个时候说遇到麻烦,难不成要前功尽弃不成?

    “摆放棺椁的位置突然间渗水,只怕……”

    “渗水?”水主财,但是百年了的人要的只是安祥,谁想要泡在水里呢,这是大忌,“谁看的风水?”

    “是父皇亲自指派的。”燕寒景小心翼翼的道。

    “我想起来了,那还是十年前呢,那个老头子说的头头是道,没想到居然修到这个份上漏水了,这可如何是好?”

    燕寒墨头皮一麻,倘若这个时候燕勋想到了阮烟罗,那上哪里找阮烟罗呢?

    阮烟罗已经被燕勋给送进大牢里了。

    他这会子是既想燕勋知道洪一山就是云烟,又不能让燕勋知道洪一山就是云烟,真麻烦。“父皇,儿臣听说这两三年父皇遇到了一个极厉害的风水师,不如请他再去看看,在建造好的没有渗水的地方再重新选一块安放棺椁的位置,而且还不能坏了整个寝陵的风水,不然,又要重新再建了。”建

    一个寝陵说起来简单,但是真建的话,几年是少,多的要十几年呢。

    那样盛大的工程,从开工到结束,都不能出任何差错。

    否则,不知道会浪费多少的财力物力。燕勋沉吟了一下,道:“看来也只好再请风水宝鉴行的那个云烟去看看了,幸好你回来的及时,否则,他后天就要起程离京了,朕宣旨将他叫入宫中吧,去江南寻人的事就暂缓一下,随你去看风水后再让他

    去江南。”

    “行,儿臣就拜会一下这个云老先生。”

    燕寒墨眉头微拧,燕勋现在宣旨绝对找不到人了。

    他今天必须要想办法把阮烟罗弄出来。

    “父皇,儿臣军务在身,先行告退。”

    燕勋挥了挥手,燕寒墨便离开了。

    他走得急,恨不得立刻回府,然后再想办法把阮烟罗弄出来。

    “嘭”的一声闷响,被柱子遮住视线,一步迈出去的时候,正好撞上了一个人。

    燕君离。

    燕君离一袭布衣。

    这是燕寒墨第一次在宫里见到燕君离。

    如果不是五年前知道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许皇后当时是生了三胞胎,而不是只有燕寒儒一个皇子。

    “七哥,你等一下。”燕君离身形微侧,两个人立码分开了。

    “什么事?”燕寒墨冷冷看着燕君离,哪怕燕君离曾经救过阮烟罗,可他每次看见燕君离都觉得这个老十九的身上从上到下都透着一抹说不出来的味道。

    不容小觑。

    “阿罗进了天牢。”燕君离低低说了一句。

    燕寒墨只觉得头轰的一下,原来不止是他知道,燕君离也从来都知道阮烟罗的下落。

    怪不得燕君离会不管不顾的大白天的来面见燕勋,原来是为了阮烟罗。

    “你在诳我?”燕寒墨冷冷一笑,就当不知道,万一燕君离只是在试探他呢?

    一切都是未知的。“信不信由你。”燕君离说着,便越过燕寒墨直接进了御书房。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