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孽狼君别乱来 第297章 居然是龙凤胎

时间:2017-12-08作者:昼美

    ,!

    天亮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

    燕小锦昨晚睡得虽然比燕小瑟晚,而且还多了一个去燕寒墨书房的室外活动,不过,他还是先于燕小瑟先醒过来的。

    一骨碌坐起来,这不是他平常睡觉的卧室。

    所以,看着有些不习惯,伸手一推身旁的燕小瑟,“起床了起床了,再起晚了小心娘亲打你的小屁股。”

    燕小瑟一个翻身,没听见般的避开燕小锦的手,继续呼呼大睡。

    她有起床气。

    每天早上起床都要阮烟罗亲自抱起来,要抱好一会才肯醒呢。

    燕小锦无语了,“燕小瑟,这不是在家里,娘亲不在呢,没有人会抱你起来的,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我走了。”

    可燕小瑟根本不理他,继续睡。

    眼看着燕小瑟还不起床,燕小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小手直接就拎起了燕小瑟的小耳朵,“起床起床啦,再不起太阳晒屁屁了。”

    燕小瑟皱着小眉头去推燕小锦的手,“你好吵。”

    燕小锦正在思考着要怎么叫醒燕小瑟,房间的门突然间开了一条缝隙,随即进来了一只狗,不对,是狼,是挠挠。

    他立刻兴奋了,跳到地上就抱起了挠挠,有些沉,他也不嫌沉的就到了床边,拿起挠挠的一个爪子落在了燕小瑟的小脸上,“燕小瑟,你再不起来,狼来吃你了,他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狼爪子的皮毛就蹭在燕小瑟的脸上,毛绒绒的,再加上燕小瑟故意加粗的低沉的声音,燕小瑟吓的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然后,当对上挠挠时,一张小脸花容失色了,“拿开,燕小锦,快把它拿开,不要让狼

    碰我,它会吃了我的。”

    那绿幽幽的眼睛,真的与狗不一样,燕小瑟信了。

    门外,一抹颀长的身影在这一刻已经不知道轻颤了多少次了。

    燕小锦一句句的‘燕小瑟’,燕小瑟一开口就吼出来的‘燕小锦’。

    锦瑟。

    燕锦,燕瑟,这是他曾经为自己的孩儿起的名字。

    听到燕小锦和燕小瑟,这一刻,燕寒墨一个大男人眼睛不由得就有些潮润了。

    不得不说,这两个孩子的警惕性还是相当高的。

    在他面前,一律是小彩小亮的称呼,俗气的不能再俗气了。

    可当两个小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大名就暴露了出来,幸亏是他站在窗外听着,否则,绝对错过这个确认孩子身份的机会了。

    一定是他的孩子。

    “王……”

    “嘘……”二子来了,才开口叫了他一声,他便急忙阻止了二子,绝对不能让房间里的两个小家伙知道他此时就在外面。

    他燕寒墨居然轮落到要用偷听的才能听到自己孩子的名字。

    二子懵,眼看着燕寒墨往外面走去,他也急忙跟了出来,到了院子外,“爷,婆子已经来了。”

    “带去书房外候着,一会我带小彩和小亮用早膳的时候,让她好好认认这两个孩子是四岁还是五岁。”

    “好的。”二子应了,就去领人去书房里了。

    要提前过去,这也是燕寒墨的意思。

    两个孩子太聪明,晓是他燕寒墨都差点被他们骗了,真的认为他们是五岁了呢,要不是刚刚在窗子底下听到了燕小锦和燕小瑟这两个名字,他都不知道这两孩子居然搪塞了他。

    而且搪塞的时候那小表情自然的再也不能自然了。

    阮烟罗,她真能耐呀,连这些也都教了,倘若没有火眼金睛,绝对被骗了。

    客房里,燕小瑟被挠挠给吓得躲到了床角里,“燕小锦,你快把它抱出去,不然,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那你快点起床,不然,我还让挠挠挠你。”

    “挠挠?它的名字?”眼看着燕小锦抱着挠挠到了门前,燕小瑟这才穿起了衣服,开始起床了,不过,她这会子最有兴趣的是燕小锦怀里那头狼的名字,好好玩。

    “对呀,王爷叫它挠挠。”

    “真的是狼吗?”

    “你要是不信,我把它放你被窝里,黑黑的你看它的眼睛你就信了,是绿的,跟娘亲教我们的一模一样。”

    “不要,我才不要跟它在我的被窝里,你说是那就是喽。”燕小瑟一想到那是头狼,还是有点害怕。

    不过,再害怕她也不会大哭大叫的,娘亲说了,哪怕是蓄生也要尊重它,不然,就会袭击自己的。

    有燕小锦在她才不怕呢。

    燕小锦会保护她的。

    虽然燕小锦有时候挺凶的,不过她真的被欺负的时候,燕小锦一定会帮她。

    换好了衣服,洗漱好了,燕小瑟第一次在没有阮烟罗的情况下洗了小脸洗了小手,然后也穿戴完毕了。

    但是现在,她遇到了一个麻烦,还是一个大麻烦。

    “燕小锦,我不会梳头发,我们怎么出去?”

    燕小锦先皱了一下小眉头,他只会梳男孩子这样简单的,至于女孩子的发型,他实在是不会,“燕小瑟,你等着,我去叫那个许倾城,让她来帮你梳。”

    “好的,快点哟,我饿了,我要用早膳,要吃好多好多点心还有包子。”

    “馋猫。”燕小锦冲着燕小瑟做了一个鬼脸,就开门往外面走去,正好遇到刚回来的燕寒墨,“叔叔,你怎么来了?城姨呢?我要找她。”

    “什么事?”

    “小彩不会梳头发,我也不会。”可是不能披头散发的出来见人吧,娘亲说了,那样子在自己的家里可以,在别人家可不行的,不庄重。“我来。”燕寒墨自从听到燕小锦和燕小瑟这两个名字后,心跳就一直在不规则的狂跳着,此时再看燕小锦的一张小脸,昨天初初见到的时候,就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此时更觉得这孩子就是自己的了

    。

    特别的象他,很象,而燕小瑟跟他只有五分象,另外的五分象阮烟罗吧。

    儿子象他,女儿象阮烟罗。

    这一刻,他就是认定了这一对宝贝是他的孩子了。

    从没有想到阮烟罗那一胎居然是龙凤胎。“好吧,不过叔叔你真的会给我妹妹梳头发吗?”燕小锦有些不相信,一个男人,还是一个王爷,养尊处优的,一定不会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