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七十章 雷兄

时间:2017-11-19作者:小圆源

    楚天也不想与之较真,闻言忙借坡下驴:“姐姐,你进步好大,现在我用尽全力,也奈何你不得了。”

    灵动眸子盯着楚天,似要看到灵魂深处,楚楚小嘴一扁,唇边绽出若有若无的笑意:“不会吧。我可是听说,族比决赛时,你曾使出一门爪功,连楚毅哥都十分忌惮,今日怎么不见用出?”

    “额。”楚天无言以对,头皮发麻,额前汗水滴滴滚落。

    “还有人说你精通精神力,都达到御物的地步了,决赛就是靠这个翻盘的,为啥不拿出来?”楚楚嗔怒道。

    楚天脸上汗珠更密集了。心中暗想,以他的精神水平,只能催动针类物品。决赛谋划已久,趁着拼掌之际,用出来侥幸获胜。可现在漫说没有针,就算有,楚楚心存提防,很难起到效果。

    松针倒是在树上长着,要多少有多少,可是太软无法用。传闻中有高手摘花取叶,伤人于无形,楚天艳羡已久。可现在若想照样做出,那简直是做梦。

    因此,御物听起来高大上,但使用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现阶段,精神力于楚天,只能起辅助战斗之效,外加领悟武学时,会比常人更顺利些。要想凭此越阶战斗、扭转乾坤,只能说想的太多了。

    御物一道,唯有达到高深境界,拔山举岳,再不济也得催动刀剑,才能对战局起到明显作用,在此之前,不过是五感明锐些罢了。

    虽然,精神修行在常人眼中无比神秘,若论前期,却不如修炼元力来的直接。元力的每一分提升,都影响实际战斗力。

    不过,楚楚从未接触该方面知识,难免疑心对方藏私。实际上,楚天留手并非在精神方面,而是未使出新修的阳刚劲,若被楚楚知道,其佯怒或许会弄假成真。

    她一句句数落下去,楚天脸色尴尬,对此楚雨更显紧张,再打下去,毁坏的不只假山了,这片区域连地皮都要被掀起来。

    让两人松口气的是,一番吐槽之后,楚楚心中不满,似已宣泄完毕。琼鼻轻哼一声,便放楚天离开,并没有多作纠缠。

    ……

    这只是漫长修炼中的一个小插曲,其二是半决赛的对手,楚雷时常找上门来,与之切磋较量。

    刚开始,楚天面色严肃、谨慎相待。毕竟,此人曾惨败给他,连腿都被打断了,本人虽非有意,却料不定对方气量狭隘、寻机暗算报复。

    未免多生枝节,他一上手就拿出全力。练体五段时,尚能击败此人。现在修为是无限接近七段,手下又没留情,结果可想而知,楚雷理所当然被虐了。

    本以为事情已了,刚消停没几天,此人又寻上门,要求梅开二度、再次切磋。对有挨打倾向的,楚天向来助人为乐,满足了对方心愿。

    三日转瞬又过,是夜星光璀璨,楚天刚从石洞归来,轻轻步入院中,却见楚雷在门口巴巴等着,狭长眸子微闪,露出不服输的锋芒。

    这下楚天恍然大悟,感情这位并非寻仇,而是一位战斗狂人啊。圣武大陆人才辈出,奇人异士层出不穷,通俗点说,就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其中,战斗狂人可谓独树一帜。

    对普通武者来说,修为提升是第一要务。而战斗狂人最大的爱好,就是通过战斗磨砺技巧。在他们看来,享受战斗快感,才是人生真谛。

    换作正常人,输掉几次明白差距后,当会适可而止。可战斗狂人反其道而行之。一般来说,这类人是最烦的存在,虽说切磋有益于提升经验,但被人三天两头找上门就不那么美妙了。

    若天天陪人战斗,修为猴年马月才能升上去?不管胜负如何,普通武者都不想碰上战斗狂人。

    猜出是战斗狂人,楚天不愁反喜,若非强行压抑,恐怕要仰天狂笑,这可是送上门的实验材料啊。战斗狂人应用的好,也能发挥出独特作用。

    战斗开始,他没有像之前一样倾尽全力,开启血妖瞳,催动阳刚劲试招。

    过了数十合后,楚天暴喝出声,微微膨胀的手臂,携白芒带劲风砸向对方。楚雷不愿躲避,气力灌注腿部,雷光缭绕间,两者狠狠相撞。

    咔嚓声中,楚雷腿部折断。此功若由短发人用出,群狼披靡不在话下。楚天修为不济,达不到如此程度,但击败同辈,还是做得到的。

    望着断了腿的楚雷,楚天面色歉然,为了完善自家武学,竟让雷兄这么惨,惭愧啊惭愧。

    一番思索之后,楚天伸手将其扶起,支在肩膀上送到急救处。经过一位族姐巧手包扎,伤势已无大碍。这姑娘笑吟吟望着他们。

    在她看来,两位族弟年纪虽轻,却知道互敬互爱、彼此相助,委实情深意重、感人至深哪。

    往回走时已是深夜,路过院中光秃秃梧桐之时,楚天心中暗想,这位朋友该泄气了吧。真希望别自暴自弃,不然,这武学可怎么完善呢。

    受到修为限制,阳刚劲的修炼,本已遇到瓶颈。但与之几番切磋后,觉得劲力凝练少许。他恍然大悟,武学想要进步,还得与活人,尤其是雷兄这等高手切磋,才会有效果。总和石块、树干纠缠,纵练上十年,也不会有大收获。

    惊喜之余,楚天心中忐忑。都是拜此人所赐,才有几步的。若不来了,该如何是好?

    无愧于战斗狂人称号,不数日,楚雷又来了,断掉右腿完好如初,全面做好了受虐的准备。

    楚天兴奋地浑身颤抖,见状也不多言,手臂上白光凝练,往前一步迈出,掌影在空中卷起气浪,向已摆开架势的对手狠狠拍去。

    这段时日里,那位心灵手巧的温柔族姐,重复看到两人互相搀扶着,一次次接受包扎服务。她的表情,由赞赏变得愕然,后来,竟像是白日见鬼一般。

    此事实属正常。任谁看到,不到一月时间,同一人腿部骨折近十次,都会如出一辙反应的。

    直到有一天,楚雷不再登门求虐。楚天苦苦等待,终不见人来,心中落寞难耐,问东问西各方大厅,查清雷兄居所后,主动上门拜访。请侍女通传后,立在门前等待。不久,此女返回告知,雷少爷出门历练去了。

    “真不巧。”

    楚天摇摇头,心怀遗憾回家。

    此时,楚雷连滚带爬,从后墙翻越而出,落下时右腿一软,仿佛要断掉一般。唯有这根历经凄惨的腿部,才会有如此逼真的错觉。

    是夜无星无月,一道身影翻过院墙,离开楚家往外走,几个闪烁消失在烟暗中,身法干脆利落。猎豹般野性的体型,使雷兄在逃跑之际,都显得帅气而飘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