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六十九章 切磋

时间:2017-11-19作者:小圆源

    不待楚天开口,楚雨在旁劝阻道:“已经修炼许久,还下着雪,要不歇息几天,改日再战?”

    闻言楚楚小嘴一撇,作势欲哭。她的泪花,向来是其父的天生克星。

    见情况不妙,楚雨忙改口道:“爹爹错了,要比就比,想怎么比,就怎么比,这样总行了吧。”

    对此楚天暗暗鄙视,这态度转变的太快了,连过度都不需要,令人难以接受。

    双手挂住楚雨脖子,楚楚破涕为笑:“我就知道,爹爹人最好啦。”

    楚雨哭笑不得,这丫头惯得狠了,委实拿她没辙。

    三人腾开空地,楚天和楚楚各据一侧,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楚雨面色肃然居中站立,俨然一副裁判模样。

    没办法,女儿的要求,就算再无理也得照做。纵然身为资深炼药师,现今也只得改行做裁判了。

    “比试开始。”楚雨袍袖挥舞,宣布这场切磋的开始。

    话音刚落下,楚楚催动体内元力,一双纤手辉光迅速凝聚。显然她态度非常认真,并没有照顾楚天手下留情。

    楚天心中一凛,以敏锐的感知,他自是发现,此招的威力,比族比时强大许多,叫人轻忽不得。忙凝神运转元力,浑身气息陡然提升,咯吱声连续响起。

    此乃骨骼爆响。他修为渐深,只差一步就能突破练体七段,略一使劲体内骨骼就会作声,宣示着躯体的强大。旋即,双腿微曲重心下沉,双臂似送还紧,摆出旋风掌的起手势。

    楚楚纤足轻点,脚下雪层被震散,露出石板地面。倩影模糊间,身形飘到楚天面前,玉手璀璨如星,携着呼啸劲风拍向肩膀。璀璨光华映衬皎洁白雪,刺得楚天眼花缭乱,只得暂时眯眼。

    辉落掌于下雪天使用,就有这般奇效,不知道是碰巧撞上,还是有意为之。

    既然视线不清,楚天也不勉强,额头肌肉张开,现出血妖瞳来。偌大一个庭院,尽皆笼罩在感知中。隐藏在光芒下的攻击,无所遁形一览无余。

    脚步微旋肩膀一甩,恰好避开此招。反手运掌还击,起掌轻盈自然,落下时陡变沉重。看似简单,实则用上轻风和巨风双重感悟。

    此招来势极为迅疾,楚楚速度虽快,却也趋避不及。倒不慌乱,竖起左掌拦下,两人手掌相交。

    由于怕伤到对方,楚天只用八成力道。不想被全盘接下,还有余力袭来,虎口微微发麻。除此之外,一掌拍去,就有种轰在铁板上的感觉。面对的似非娇俏少女,而是皮糙肉厚的蛮兽。

    身负血瞳灵狐血脉,楚天体质特殊。虽说这一族擅长精神力,可身为顶尖妖族,肉体当远非人类能比。但是,眼下这次碰撞不占便宜,甚至由于留手略处下风。

    口头没说什么,楚天心中大吃一惊。楚楚的身体,可强的不正常啊。这位小姐姐,从小生活在一起,再熟识不过了。难道是先天生就,亦或血脉变异?

    占得便宜,楚楚嫣然一笑,双掌辉光再起,毫不留情拍来,似存了一举拿下对手的念头。

    见状楚天脸色一肃,虽然切磋之人是小姐姐,但失败的滋味,他并不想尝受。忙提运灵能,在肤下凝结光斑,游动不止伺机辅助战斗。银斑灵能凝聚右手,抬起右掌卷起劲风,与对方站在一起。

    霎时间,庭院地面震颤,空中雪花狂舞,到处充满着掌风元力,切磋战况愈演愈烈。后来,连见多识广的楚雨,都是目眩神驰,暗暗点头称奇。

    要知道,眼前比斗之人,并非苦修数十年的武者,而是初入武道的雏儿。其年纪仅有十三四,竟做到这种程度。别说裂岩城,就算放在百灵郡都颇为难得了。

    楚雨思虑间,场内又起变化。两道模糊身影跳若弹丸,在院中不住游走、越走越快,再一次狠狠撞在一起,受冲击波影响,分出一白一红两种颜色来。

    蹬蹬声中,白影连退数步,后背撞在树干上,老树剧烈震动,松针泼翠落下。萧萧碧雨散处,楚天身着白衣,手扶凸凹不平的树皮,脸上见汗弯腰喘气。

    红光当空闪过,倩影倒飞十数米,落下时玉足点在造型奇特的假山上。山体顿时裂出道道缝隙,虽然没有崩陷粉碎,可终究不能再用了。

    见此情形,楚雨面部抽搐,露出肉疼表情。此山相当名贵,由他耗费巨资从远方购得。加上不菲的运费,事后抱怨商家烟心许久,现在到好,叫这疯丫头一脚踩报废了。

    若换作别人做出这等行为,不管是何等背景。要先严惩,再令其加倍赔偿。若碰到心情不好之时,还得将之暴打一顿,一出心头恶气。但偏偏是自家宝贝,任他再愤怒再不爽,也不敢冲女儿发火的。

    “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现在摊上这么个女儿。”

    想到悲伤处,楚雨无语问天泪流满面。

    剧烈战斗之后,楚楚形容狼狈,蹙起黛眉细细喘息,香汗淋漓,使红衣紧贴娇躯,勾勒出玲珑曲线。

    抬手拭去汗水,楚楚开口提醒道:“天弟小心,要出绝招了。”

    刚说完,浑身元力一股劲注入右手,掌声辉光渐凝、元力膨胀,演化成璀璨月轮。

    楚天闻言曲指成拳,体内元力汹涌注入,手臂肌肉紧绷,蓄势内封力量。

    两人齐声呼喝,两门绝学携带劲风,猛然撞在一起。月轮陡亮破碎,化作漫天光雨。楚天右臂微抖,三重须臾劲叠浪轰出,与光雨碰撞一处,啵啵响声不绝于耳。

    冲击波蔓延开朗,化作气浪吹斜雪花,地面石板崩裂开来。楚天和楚楚均受不住力,被退后十余米,一阵摇晃后,终究止不住身子,扑腾坐在雪地上,臀部被雪水弄湿。

    互指对方,两人哈哈大笑,均笑别人狼狈。尤其是楚天,竟穿过敞开的大门,直飞到庭院外面,栽在雪里引人围观,楚楚笑得花枝乱颤。

    “此次友谊切磋,结果为平手言和。”趁此机会,楚雨急忙开口,一脸严肃义正言辞。总算抽空给拦下来了,不然,自家院子非被整个拆掉不可。言谈间偷瞟女儿几眼,生怕被拒绝了。

    “要是丫头执意比下去,该怎么办呢?”

    楚雨暗暗叫苦,一为顾虑院中物什,二为担心其女受伤。

    让他欣慰的是,旁边之人帮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