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六十八章 苦修

时间:2017-11-17作者:小圆源

    接下来的日子里,楚天沉浸在武学修炼中,每天早起晨练之后,急匆匆赶往雪松森林,直奔峭壁石洞修炼阳刚劲。

    拦路各类妖兽,皆被随手斩杀,倒惊得旁观的狩猎者、佣兵脸色一凝,忌惮之余无人滋事挑衅。

    随着修炼的深入,楚天对该武的掌控越发熟练,数日后已可用来实战了。却并不懈怠,对自我严苛眼球,不厌其烦一遍遍磨练技艺。直觉告诉他,此功依然有进步的空间。

    转眼来到石洞秘修的第八天,他照常深吸缓吐,喷出体内浊气,双眼微闭间,心神进入卷轴世界中。

    短发人沉息运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楚天总觉得,运转轨迹较先前似有不同。气息升腾后,元力分流注入双臂。接受潮水般的元力,手臂膨胀些许。见状心中一动,这总不是错觉了,这幅度小之前许多呢。

    注入元力的手臂,不如原先粗壮,却给人以精干之感。旋即,纯白光芒紧裹手臂,色泽更显深沉,仿佛一晃就能顺胳膊留下来。此次阳刚劲,竟是如斯恐怖。

    果不其然,战斗时间随之骤减,整整数百只饿狼,烧不完一株香就被全部解决,狼尸遍布大地,土壤染成猩红,望之则浑身颤抖。

    甚至凶威赫赫的头狼,都被三两下解决,坚韧躯体被红爆,倾盆血雨过后,血肉成泥落将下去,死无全尸面目全非。

    ……

    心神退出卷轴,楚天睁开眼睛,瞳孔里银光涌动,此处必有蹊跷。略调状态再度进入,仔细查找其中猫腻。

    数次后终于发现,启动武学时,元力运行更为简洁,差别并不大,破坏力却大幅提升,头狼的凄惨下场,就是摆在眼前的明证。虽说如此,记忆起来难度反倒递增。整整观看十数次,心中方有大致的概念。

    依照这种新的运转路线,楚天着手修炼改良版的阳刚劲。期间遇到种种难题,或是元力运转无节奏、循坏没法完成,或是气息沉不下去、飙不起来,或是肌肉控制不够、劲力不凝练。

    简而言之,就是要做到元力、气息及肌肉的高度统一。说来容易,但唯有修炼此功之人,方明白其中的变态。即便是楚天,也足足耗费整月时间才掌握。

    这一日,楚天伫立于洞口前,沉息凝神,缓缓吐气,体内元力按照简捷轨迹运转,气息升腾间,凝实白芒攀上肩膀。目中神色一厉,前踏数步一掌轰向不远处的山岩。

    “啪。”

    成人高的巨石应手而裂,避开乱飞碎石,楚天脸露兴奋、咧嘴微笑。初习阳刚劲之时,往同等坚石拍去,只能震出细缝,绝做不到眼下全碎的程度。这段时日的闭关苦修,终究没有白费。

    此招轰在岩石上,都有这般效果,若用来打人,那还了得。除却个别变态,人的脑袋,总不见得比岩石还硬吧。

    转身回到洞中,楚天继续钻研此功。一旦尝到甜头,自要乘胜追击扩大成果。可是,此后阳刚劲的进度,逐渐慢了下来,明明还有进步空间,却无法再行突破。

    实际上,问题主要出在修为方面,任悟性再高,六段修为是不够看的,起码不足以支撑此功继续提升。

    上苍公平。就算侥幸捡到绝世武学,若修为跟不上,也只能挂墙上参观,无法着手修行。这等武学需要的门槛,并非庸碌之辈所能企及。

    察觉到这点,楚天转移修炼重心,着眼提升修为。每天都会早早起来,趁清晨元气新鲜浓郁,抓紧时间打坐吐纳。看不见的元气,被引气诀牵引着,自口鼻进入体内,点滴壮大其中储备。

    引气吐纳之后,他会在院中修炼使惯得两门武学。不知不觉隆冬到来,门前梧桐脱光叶子,只余下光秃秃的树干,在视觉上少几分美感。

    这于修炼不相干,是小月旁观时的想法。每当楚天在家练功时,她都会捧脸坐在石阶上,眸子凝在主人身上。在修武方面,小月资质普通,无缘武道之路,只得将希望寄存别处。而楚天,就是很好的载体。

    下午,楚天会来到雪松林,进石洞中巩固阳刚劲。不为突破,武学应常练,一旦疏忽就会手生。对敌时,轻则输掉战斗,重则葬送性命。

    他得空会在族中四处转悠,途遇同辈练武、比试,偶尔驻足观看,无意于周遭仰慕的目光。某些时候,观看也是种修行,吸取别人优点,充实壮大自我。

    武道修行,需时刻保持谦虚心态。纵然其人修为弱于己,身上也总有可取之处。唯有敬畏所有人,方能在将来走得更远。

    一切安然,让他有些失落的是,这段时日楚楚来得少了,在这世间,除至亲之外,此女算是最为牵挂之人,不想有任何意外发生。

    这天闲下来,心念一动想到这位小姐姐,楚天心中惦念,不顾漫天飞雪,出门打伞向她家走去,一脚浅一脚深,在软白地面上弯曲印上一串印记,来到药堂阁楼中。

    见是他到来,当值人自不阻拦,由其穿过兑换门面,沿中间小道逶迤路过重重庭院,进入那座独院中,恰好碰到楚雨推门出来,大概听到来时跫音。见楚天到来,面带笑容召唤过来,两人檐下站定叙话。

    “好些时日不见,叔父安好,姐姐在家吗?”照例躬身行晚辈礼后,楚天开口询问。

    楚雨手指隔壁说:“在那儿修炼,不清楚何时出来。”

    说到这里,楚雨顿住摊开双手,朴实面孔露出无奈:“族比之后,丫头就这样了。天天在屋里闭门苦修,一旦进去,就不知道啥时候出来。”

    言毕,大有深意瞥楚天一眼:“天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原本最厌烦练功的,现在竟做到如此地步,还是我贪玩的女儿吗?”

    闻言楚天闻言红了脸,心中一动若有所思。楚楚这般变化,或许与族比间两人的约定有关系,但这种事总不便解释。

    过来得知情况,楚天遂放下心事。姐姐乐于修炼,的确是好事。唯有强横的实力,才是整个大陆的通用法则。

    呆愣站立片刻,楚天醒悟过来,不能再待了。楚雨叔可是大忙人,无故占用其宝贵时间,怎么想都不太好。

    一念至此,楚天拱了拱手,告辞转身离去。走前不舍看了眼隔壁房舍,楚楚就在彼处修炼。

    走到一半,忽觉地面微震,回首望去,波动源于小屋里面,一股强悍气息从中传出,房檐上积雪簌簌落下。

    气息逐渐沉凝,庭院恢复平静,雪花不绝飘落,很快,本有些光秃的房檐被新雪积满。

    屋里一阵动静,嘎吱一声房门打开,楚楚精神奕奕从中走出。美眸一瞥,便看到不远处的楚天,俏脸上露出惊喜,不顾形象撒脚跑来。

    细心感应下,楚天察觉楚楚修为精进,举手投足间刚柔并济,若他所料不错,应当达到筋骨大成的练体六段。

    走到面前,楚楚探出娇嫩玉手,亲昵一拳擂在楚天肩上,巧笑嫣然道:“终于赶上你了,这些日子,可把我累死了。”

    闻言楚天揉揉肩膀,回以单纯的傻笑。

    “现在修为相当,不如练上两手?”楚楚清脆声音响起,打破了庭院的寂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