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六十六章 卷轴世界

时间:2017-11-17作者:小圆源

    空间本是虚无,接连蠕动几下,竟是多出许多斑斓的色彩。而后渐化为一片辽阔森林,凶蛮妖兽遍地横行,参天巨树并肩而立。

    整体上,森林及生灵风格奇特,与裂岩城附近迥异。看似不相干的树木,在地底根连着根。天知道这块区域有几棵树,或许,一树成林也未可知。

    夜色深沉如墨,短发中年身边形成营地和灯火,盘膝之下铺上草席,灯火缭绕、酒淳肉香,其间男女谈笑甚欢,显然,此处正进行着露营野炊。

    突然,呜呜叫声陆续响起,绿油油眼珠自烟暗中浮现,草丛一阵窸窣,几只狼从中走出,爪牙森白、口中垂涎。土狼连续走出,不久,此地集结起一大群,大指数去足有数百只,在体型最大的头狼带领下,俨然一支咄咄逼人的土狼大军。

    这些狼均是入阶妖兽,楚天用心感应,哪怕是其中最弱一条,亦不例外。而那只碧瞳黄毛、颇具威势的头狼,更是比历练所见不知道强多少倍,以他看来,就算突破后的冰息熊,在此狼眼里,恐怕比蝼蚁都强不了多少。

    营地众人自不愿坐以待毙,几道厉喝声响起,箭矢如暴雨般袭向狼群。

    攻势之凶猛,足以令普通猛兽退避三舍,但在这些土狼面前效果一般。大部分箭矢射中厚实毛皮,造不成威胁不疼不痒,却增长了凶威,撕咬之际更见凶狠。

    虽然几位臂力雄健的大力士和神箭手杀死几条,无奈狼群数量太多,割麦子般收割人类,小小的营地中,霎时间尸横遍野。

    头狼神态高傲,仰头屹立土坡上,居高临下眼观全局,见那处有威胁就扑过去,其中强者被逐一杀死,绝望情绪迅速蔓延,笼罩人们心间。

    “噗嗤。”

    一道烟影闪过,络腮胡子力士脖颈被咬断,此乃整个营地的最强之人,天生神力修为精深,堪称人们的最大靠山,但现在连他被杀掉,一点儿希望也没有了。

    “爹爹,爹爹。”扎着细小麻花辫的女孩抹眼泪哭道,粉脸娇嫩神态哀婉。若无侠肝义胆的豪杰出场,此地所有人,无论男女,不分老少,均要葬身狼腑。

    忽然,短发中年从席上起身,抬腿向前数步,身形陡然模糊,眨眼间,已来到整个狼群的包围圈。

    对这群畜生,他自不会客气,奋力挥动双臂,纯白光芒在空中划过扇形痕迹,狠狠轮在临近土狼头上。

    “啪。”

    此狼头部被碾碎,脑壳裂开浆水流出,呼吸停止立时毙命。

    见同伴惨遭毒手,周围数十只狼嗷呜出声,眼中绿光齐齐一闪,前爪一蹬地皮,刷刷刷扑向敌人,势如风暴席卷大地。

    中年人双臂伸直,其上白芒一炽,整个人车轮般旋转,身周顿时出现纯白光圈,凡是接近的土狼,不论修为强弱,个个化作血泥,尸骨无存惨不忍睹。

    短短一瞬,这许多土狼皆被清理,这片地带空荡荡的,变成不可靠近的死亡区域。

    见此情形,别的土狼四腿颤抖,不约而同后退数步,头狼眼中浮现一丝忌惮。营地人群短暂寂静后,忽然狂呼起来,这类绝处逢生,最是令人欣喜。麻花辫小萝莉喜极而泣,眸中水盈盈的尽是泪花。

    短发中年不做停歇,抬脚一踩地面,不待裂缝出现,纵身一跃闯入狼群,双臂挥舞四下游走。双臂白芒大盛,阳刚劲威力非凡,力猛度快触者立死。不到半小时,狼群已死去大半。

    屠戮正酣,中年忽觉脊骨发亮,背后疾风骤起,阴影中闪出头狼的身影。营地篝火照耀下,头狼张牙舞爪,偷袭速度迅疾,距此人喉结,唯有咫尺之遥。

    见状不光麻花辫女孩眼中希望消失,尽化担忧惊惶,连楚天心中也是一阵紧张。

    此招发动前,头狼潜伏于大石之后,耐心等待对手招数散乱,方登石一跃而下,攻击部位也是最致命的脖颈。

    这个可恶人类,灭杀那么多手下。头狼碧眼中满是憎恶,此外还有贪婪之意。捕猎经验丰富的它,自然明白此人的价值,气力充沛,血肉劲道,既滋补又美味。

    想到这里,它按耐不住嘴馋,口中垂涎欲滴。

    千钧一发之际,短发中年霍然转身,脸上没有恐惧,而是诡计得逞的笑容。头狼暗道不妙,心头刚生退意,此人双臂一抖,拳影划出模糊轨迹,后发先至轰向对方,臂上白芒陡盛,刺痛碧绿狼瞳。

    此拳力道狂猛,周遭劲风席卷,打消附近残余土狼的支援想法,若碰上一丝半点,当场就会毙命,绝无丝毫侥幸。

    之外,去势还非常快,使头狼连撤退都做不到。只得运转元力包裹全身,抵御对方拳头保命。

    碰撞间,剧烈冲击产生,迅速蔓延四周,数百米范围皆受波及,离得近的土狼血肉崩裂、蜷曲而死,空留一地死尸。别处的狼幸运许多,却也被冲击风暴卷起,径直丢出数十米,狠狠摔在地上,眼中浮现旋转不止的晕眩。

    场中被刺目光芒占据,营地众人只得闭上双眼,无从得知具体情形,可心向往之,此战胜负,毕竟决定其生死存亡。隔着眼皮,觉得光线渐弱,忙睁眼看战场寻求结果。

    众多视线交织,不可一世的头狼倒下了,低低匍匐在地面上,离得近的看到,两只扑击的前爪完全爆裂,狰狞狼头歪在一边,眼睛神色凝固在永恒的恐惧中,呼吸停止生机尽消,离开了它生活一辈子的大森林。

    头狼倒在短发人脚下,乍一看去,像是顶礼膜拜一般。强大如头狼都毙命其手,残余众狼惨嚎一声,被吓得四散奔逃,此人不做追赶驻足原地,渊渟岳峙令人心仪。

    劫后余生的人们,大声欢呼起来,手艺巧的忙着张罗酒菜,性格豪爽的快步赶来,拉住中年邀他入席。年轻人均是崇拜看向壮汉,麻花辫女孩高兴的流泪,杀死爹爹的凶手,终于偿命了。大悲之后诞生喜悦,具体感触难以言喻。

    人们团团簇拥下,短发中年即将赴宴,临行前,瞥一眼楚天作为招呼,目中若有深意。这一次,楚天不像先前惊慌,因为,他瞧得出此人眼中,只有诚挚的善意。

    楚天面色肃穆,向对方遥遥抱拳行礼。他猜想,这位前辈或是真实人物,在这座大陆上生存过。而眼前一幕,或是的确上演过的剧情。此人侠骨丹心、锄强扶弱,此等义举,委实值得钦佩。

    短发人还以微笑,转身融入欢笑的人群中,亲身参与彼夜的狂欢。所有人,中年、营地人们以及麻花辫女孩,身影逐渐模糊消失,整个场景开始扭曲,解体成斑斓的色彩,尽数归于虚无。

    最终,一切的一切,消失在楚天视野中,也淹没在圣武大陆恢宏的历史长河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