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六十五章 峭壁石洞

时间:2017-11-17作者:小圆源

    挑选武学后,楚天沿原路出阁,走出门口时,木牌上烟钥匙变回禁字,不及反应,滴滴声剧烈响了起来。

    为首护卫接过烟白卷轴和凭证木牌,拿木牌在卷轴上一擦,其上字样变淡消失,警报顿止。而后,凭证牌失效被回收。

    很明显,若是拿不出对应的凭证,警报不消停,将会被护卫们当场拿下审讯。这种设置能保障阁里物件安全,基本不存在被窃取的可能性。

    这位护卫在众人中极有威望,脸色沧桑,气息强横,修为达到蕴气境后期。查收无误后,他没有第一时间交还卷轴,抬眼盯着楚天,目光中充满遗憾。

    显然,他非常清楚修炼阴阳印的危险性。犹豫片刻,依旧将卷轴还给楚天,却好心提醒道:“想必你看过铭牌,可还是要说一句,欲修炼此功,需慎之又慎,尤其是最后一重,万不可勉强,否则会遗憾终生。”

    “这家伙真没见识。”老狐狸忍不住插话,语含不屑,显然对此嗤之以鼻。

    没理会这家伙,楚天诚信道谢。人家又不知他血脉特殊,纯粹是好心提醒,他是打心底的承情。

    随即,换领元老卡后,他不等别人出来,独自先行离去,步履又快又急,对修炼这门武学,早已迫不及待了。

    眼见楚天远去,旁边的高瘦护卫忍不住道:“苍首领,此功危险,为何不阻拦?”

    闻言苍首领微微一顿,慢悠悠解释道:“此人年纪轻轻,已取得族比优胜,这类天才,又岂是你我所能揣测。如擅自干预,长老怪罪下来,谁也担待不起。”

    高瘦护卫不以为然,可上司措辞锐利,不敢直撄其锋,只得就此作罢。

    口头虽如此说,苍首领心里同样不看好此举。此功放顶层这么久,从未听闻有谁能修炼出门道。实际上,曾有几位族长亲自修炼,均未成全功,何况这位看上去不过十三四的少年。

    “希望他能成功吧,不然,这门武学,当真要埋没了。”苍首领虚望少年去处,目光幽幽意味深长。

    ……

    阴阳印非同小可,据楚天预料,修炼此功会造成很大动静,若在家里进行,弄得七零八乱不合适,不如外出另寻别处。

    先前在雪松林历练时,他曾和楚楚一道攀爬峭壁采药,其上有个偏僻石洞,深处甚是宽敞,此地无人干扰,倒是绝佳的修行地点。

    离开家族步入林中,展开身法赶路,约莫半个小时,楚天来到峭壁前,石壁光滑如镜,无凸凹处借力,一般人到此,只得望壁兴叹。

    望着陡峭石壁,他从容戒中取出攀援工具链爪。上一次正是依靠此物,方能攀上此壁,采取珍稀草药。如徒手攀援,虽然修为不弱,也要冒极大风险。

    楚天目光一凝,元力包裹链爪,右手奋力一挥,链爪呼啸抓去,平滑岩壁顿现五个爪洞,手拉铁链往上一窜,便爬上数米,旋即左手将铁钉刺入岩面,稳住身体后,右手得空拔出链爪,朝上面甩去破壁借力。

    如此双手交替、循环往复,链爪和铁钉齐动,状如猿猴爬树,不时窜跃上移,很快登上山顶。

    吹拂山风稍事休息,楚天抖擞精神,沿路走往石洞。路边上次采过的草药,得空又生新苗,却没有再行采集。这些药苗尚未成熟,若是贸然采集,损害草药根基,那就暴殄天物了。

    一般来说,采药时应只拿需要的部分,尽量保留根茎,用作特殊用途的例外。若非性情自私,正常人都会遵守这个不成文的公德。

    弯弯曲曲前行近百步,穿过数片枯黄草后,楚天到达石洞之前。山洞偏避至极,若非专门寻找,谁也想不到,在如镜峭壁之上,竟有这么个洞府。

    洞口数丛灌木散布,也有大小不一的岩石,除了几只鸟雀鸣叫着飞翔,并无其他物种存在。

    还未入洞,就能感受到其中的幽深和凉意,楚天深吸口气,迈步往里走去。初始洞壁逼仄,仅容一人通过,而后渐宽渐暗,只能凭着感觉行走。精神力蔓延开,探知此地确无危险,因而并不取出照亮物件。

    走到尽头处,眼前几不可视物。楚天摸出数枚明珠,洞中阴暗均被蒙蒙光线驱散。

    映入眼帘的,是一处宽敞石室。此地不知是人工开凿,还是自然形成,不过前次曾探查过,尽是一处荒洞,并非武道前辈传承之地。洞里石块甚多,此外别无他物。

    楚天搬动十数块大石,将入口堵得严严实实,只留下空气流通的缝隙,如此以来万无一失,绝无物种干涉修炼了。

    其中大的重逾百斤,换作普通人,哪怕是低段武者都束手无措。可他抱在怀里,如同平民挪移木箱,轻松自如毫不费力,全部搬完额头仅有微汗。武道修炼的好处,在此可见一斑。

    轻呼一口气,楚天拍掉手上灰尘,找到一块平滑方岩盘腿而坐。微微合拢双目,按照引起诀吐纳数次,体内元力运转几圈,身体状况调整到最佳。

    须臾,他缓缓睁眼,套着容戒的手指微震间,一本烟白相间的卷轴出现,正是在家族功法阁中,经慎重考虑选定的危险武学阴阳印。

    探出双手抓住卷轴,楚天小心以元力催动,初始没有反应。沉住气加大力度,不一会儿,卷轴上的白色缓缓波动,宛如湖面被投入石子,一圈圈荡漾开来,将注视者心神拉入其中。

    ……

    这是一方虚无空间。上不连天下不接地,偌大的区域范围,唯有一道壮硕身影凭空盘坐。

    此人是位身着练功服的短发中年,面目模糊瞧不清样貌,气息隐晦料不定年岁。似是察觉到探视,他望向这边微微一笑。

    一股凉气直冲脑门,楚天体表汗毛根根倒竖,正欲将心神退出卷轴时,对方却不做多余举动,缓缓吐出口浊气,气息似有千斤重,吐毕整个人焕然一新,仿佛脱胎换骨一般。

    知晓应是示范,他打消退出的念头,细心观看领悟。随着对方貌似简单的举动,其体内浊气尽被逼到丹田,而后汇聚起来,一次性喷出,酣畅淋漓痛快非常。

    短发中年闭目沉息,体内元力循着种奇妙轨迹,在经脉中有序运转起来。起初转速甚是缓慢,瞧得明白清楚,不过路线相当繁复,没能尽数记下。

    而后到达某一个点,猛地飙升转速,状如风车旋转,气息陡然沸腾。旋即,浑身元力注入双臂,手臂忽的壮大,被纯白光芒包裹,看上去充满爆发力,此乃此功第一重阳刚劲。

    “这阳刚劲威力如何,若能现场展示下,那就更好了。”

    楚天刚想到此处,中年身上练功服荡出波纹,短发一阵乱舞,宛如海风侵袭,其面孔开始模糊,身影逐渐消失,接着,整个空间扭曲起来,场面似要再起衍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