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六十四章 天才杀手

时间:2017-11-17作者:小圆源

    功法阁顶层并无书架,稀稀疏疏坐落着十数个石台,由灰色岩石垒成。石台周围蔓延着奇特的波动,台面上勾勒出繁复图案,这是种阵法。对放置其上的武学、凡兵起温养之效,物件损坏速度将大幅度削弱。

    而这些武学,受家族如此珍藏,显然远非一般武学可比。一念至此,镇定如楚天,眼瞳都泛起一丝亢奋来。

    若能修成其中任一门绝学,他的战斗力,又会显著提升。凡是对武道有帮助的东西,他都会给予重视,何况是这种不同凡俗的武学。

    挑选武学时间很充裕,足足一个时辰。楚天按下兴奋情绪,重重吐出几口气,稳定心神走向最近的石台。

    青元剑罡,四品剑法,练至大成,挥剑可发出锋锐青罡,势道凌厉非常,同阶罕有人敌。

    楚天缓缓摇头,他不擅用剑,这门武学不适合他。只是简单看下简介,略作了解后转向下一处石台。

    这座石台放置的,既非武学,又非凡兵,而是一个做工精致的锦盒,隔着盒子,隐闻到一股异香若有若无,他抬眼去看铭牌上的小字。

    逆天丹,无论资质如何,一旦服下此药,直接晋入蕴气境。功效相当神奇,楚天却将此药排斥在外。只因服用逆天丹后,潜力被挖干,终生再难进步。

    当然,对一般人,或是卡在练体境的人来说,此物无疑于灵丹妙药,但他心怀壮志,自然敬而远之。

    避毒蛇般绕开放置逆天丹的石台,楚天疾步走向下一座,仿佛多待上片刻,粘上一丝此处的空气,就会降低潜力似的。

    ……

    周旋于石台之间,有的看一眼就扬长而去,有些则是凝神静思良久,方缓缓踱开。虽说期间有中意武学,鉴于仅能选一门,楚天决定先了解所有武学,掌控情报全面考虑,再谨慎抉择。

    人全神贯注时,时间就会过得很快。他也没刻意滞留,走一处看一处,不觉时间如何流逝,然而当离开一座放置宝甲石台的时候,却已过去大半个时辰了。

    见时间不多,楚天加快查阅速度,不一会儿,只剩最后一座石台了。

    此时,他心中已有计议。经过反复比较,他最中意的武学就是鎏金战体。在族比决赛时,楚毅祭出这门武学,可费了好大功夫,加之临时突破,方侥幸取胜。

    即便如此,并非此功不强,而是楚天身上秘密太多,血瞳灵狐族的传承,远非常人可以想象。

    待收回念头,最后的石台已出现在面前。

    这座石台上落满了灰,显然长期无人清理,堆垒的石块无比陈旧,看上去充满岁月的痕迹。石面中央的卷轴烟白交织,造型奇特、卖相不凡,封面上有些许灰尘沾染。

    此地可是禁层,所有物件均珍稀无比,无一不经细心打理。为何从事保养之人这等粗心,让传承武学的卷宗都脏兮兮的。

    楚天好奇地铭牌,看毕,眼中难掩惊讶。

    阴阳印,四品顶级武学,共分三重。

    第一重阳刚劲,将元力转换成刚猛劲道轰出,破坏惊人,同阶难挡。

    第二重阴柔劲,元力可变为柔劲,专擅协力借力,练到极致,在高级武者手下,也可支撑数合不伤。

    第三重阴阳印,一手刚劲,一手阴劲,催动手势,凝聚成印。此印练成,破坏力堪比部分五品武学。

    若只看这些,此功可谓诱人,尤其是媲美五品的描述,此地没有能相较者。可是,下面叙说的两次惨案,则让楚天目光凛然,暗暗惊醒起来。

    族中曾有两位天才,修炼此功均出了问题。练习第一重时,倒是没有意外,仗着威力强横的阳刚劲,他们战胜许多敌人,对其效果非常满意。

    但是,到后面问题就来了。其中一人苦修第二重数年,丁点儿进展也无,被迫放弃此功,还算幸运。

    另一人天赋卓绝,从小顺风顺水,不听长老忠告,自信选择阴阳印。接连练成前两重,但在最终施展印法时,阴阳二力混乱,剧烈冲突爆炸。

    此人被当场重伤,修行根基大损,终生碌碌无为,不复先前风光。

    在某种程度上,这阴阳印称得上天才杀手,族人谈之色变。连续两次前车之鉴,无人再敢做那吃螃蟹的勇士,斗胆问津此功。

    期间,有位长老提出建议,言说销毁这害人武学,免得继续荼毒小辈,却没有得到许可。这门武学乃是族中一位老前辈带回,出于对其的敬仰,这一提议不了了之。

    因此,此功在功法阁中顽强存留下来,安静躺在偏僻角落里,渡过了悠久年华。

    另外,凝聚出阴阳印,需要充沛元力支撑,非蕴气境以上不可为。而楚天仅有练体六段,据此还有相当差距,起码短时间内做不到。媲美五品听上去美好,若做不到,就只是句空话。

    何况,他区区黄脉资质,与两位天才可谓云泥之别,可就连他们,都无一例外的失败。平庸如他,何来自信冒此奇险,若有意外岂不自断前途。

    武道之路要勇猛精进,可这不代表无脑鲁莽,行动时仍要有所权衡。明知道不能成功,还硬要尝试,那就并非勇敢,而是纯粹的傻了。

    思来想去,终是陷入犹豫。此功威力让人沉醉,但两位天才的惨案,又不能轻易忽视。

    传承卷轴安稳躺在僻陋石台上,看似乖巧可怜任君采撷。可楚天不敢异动,因为他深知,这外表无害的书册,堪比妖艳害人的罂粟,只要往前一步,藤蔓就会化作恶蟒,择人欲噬吞他入肚,深埋宿愿和梦想。

    “怎么办?”

    死盯着卷轴,楚天脸上阴晴不定,过了良久,方无奈叹口气。武学再动人,也要有命享用。他要强大起来,救出娘亲全家团聚,屹立武道巅峰,俯瞰这座大陆的迷人景色,不愿因之断送自我。

    他把眼从卷轴移开,狠心不看缓缓离去。脚步重逾千斤、慢如蜗牛,仿佛征人远离娇妻,无奈而苍凉。

    突然,一道苍老声音打断了脚步。“小子,放着这武学不选,去选平庸货色,你是傻了吗?”

    老狐狸语带不屑,径直传入耳中,外人不可闻,本人心理明白。

    “额,您看,此功如此危险,还是不学好些。”

    楚天闻言转身回走,手指铭牌字样,让对方看惨案详情。

    前番私进玉佩空间,被老狐狸怒骂狂驱。他不再泛类似错误,好言好语奉承老家伙。反倒在修炼精神力时,多得其开口指点,言语不多却直入本质,委实受益匪浅。

    因此,心中虽不以为然,还是耐心给老人解释,不想又换来一顿痛骂。

    “你是猪吗?怎么说都有灵狐族的血脉,别人不行你也不行吗?”老狐狸痛心疾首。

    虽然深知此老必不虚言,楚天依然表现的很犹豫。按要求只能选一门,若选了这个,中意的鎏金战体可就泡汤了。

    老狐狸叹了口气,无奈说道:“给你透个底,我族主修精神,最是擅长整合力道。”

    闻言楚天眼前一亮,心中不再犹豫,一把抓起台面卷轴,其上光泽闪烁,灰尘簌簌滑落,似是被隐秘之力祛除干净。

    “此子外表老实,里面一肚子坏水,但是我喜欢。”

    见状老狐狸恍然大悟,楚天满脸不情愿,就是等最后一句话啊。

    玉佩里,老人嘿嘿而笑,心情愉悦之下,并不计较这次激将。而是挥手斩断他感知,取出小册子潜心拜读,老眼贼亮贼亮的,堪比夜空中的星辰。

    楚天手持烟白卷轴,取出凭证手牌,待异能遍体后,迈步穿过禁制光幕。

    光幕一阵波动,缓缓平稳下来,顶层恢复了往日的寂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