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六十一章 豪奖

时间:2017-11-14作者:小圆源

    优胜虽已经决出,但仍有一些比试要进行,八强也需分出具体名次。

    其中,楚楚和楚凡因故无法参赛,其他人逐一进行较量。

    与楚鹏一战,楚楚本就处于下风,虽依靠巨力获胜,精力却消耗过半。然后遇到更强的楚毅,接连历经两场苦战,现在的状态根本不适合比赛。

    而楚凡最后关头催动禁术,带来负面影响,从而导致无法出场。

    决赛完毕后,外来宾客陆续离去,宋、刘两家人马满怀心事离开。相信通过他们,此次族比情形将会迅速传遍全城。

    至于族内人均没有走开,面带倦意观看接下来的比试。族比整整持续一天,这么久,大家都疲惫了,观众们打着哈欠,选手也想快点儿结束。

    经过一番交手,最终名次出炉。前八强依次是楚天、楚毅、楚雷、楚楚、楚歌、楚影、楚鹏和楚凡。

    楚楚和楚凡无法参赛,楚雷直接晋级第三,主要是楚歌、楚影和楚鹏之间的交手。

    遭楚楚蛮力所伤,楚鹏手一动,指尖尚会隐隐作痛,因此只是走过场。发挥的实力不足两成,被状态良好的楚影轻松拿下。

    这场胜利使楚影心态膨胀,眼带自信望向楚歌。若对上前四,他真没多大底气,可此人再厉害,也只是个新人,虐杀新人菜鸟是他的最爱。

    这般想时,他自然把楚天排除出新人范畴,连楚毅都能战胜,完全是个怪胎。

    不过,上台后才知道错的厉害。比赛一开始,楚歌就祭出暗红剑指,劈头盖脸戳来,楚影忙运起烟气相抗。可一念之差,导致全场被骑脸上打。

    楚歌全力施为下,满场都是道道血光,楚影像是深处地狱血海,左支右绌朝不保夕。

    一阵强攻后,楚歌将对手逼到台边,面容冷酷、出指狠毒。拼数招后,楚影渐觉无法招架,掌上触碰点疼痛无比,再接下去整只手都要废了。

    犹疑间,暗红剑指又至,指风刮的面皮生痛,动作快到看不清,而脚后已无退路。大骇之下,楚影往后一纵,尽躲来势后,翩然落地。

    站在场外,楚影脸色微红。刚才面临危机,本能的选择了最明智的做法,却输掉了比赛。

    “楚歌看上去面嫩,不想也是个暴戾分子。”

    心有余悸瞥对方一眼,楚影暗暗嘀咕。又想此人这般了得,都被楚天收拾了,他现在到底恐怖到什么程度。

    一念至此,他难免感慨。上次历练时,与对方实力相当,比经验还算占优。现在就被远远抛下了,若是不努力的话,将来恐怕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

    楚影收敛苦笑,袖中双拳紧握,表情坚定起来。无论如何,他决不允许这等场面出现。

    见此情形,楚鹏简单思索后,决定放弃与楚歌比赛。

    对这种对手,状态完好时,都要全力苦战,就凭现在的状态,强行上台那是找虐。

    ......

    向全体观众及选手们公布名次,三长老苍老脸上露出笑容:“获得本届优胜,楚天可上功法阁顶层,任选一门中意武学,奖励血灵果一枚,元丹若干。”

    奖励十分丰厚。家族收藏的一等绝学,尽收于功法阁顶层。凡在族中修武的,没有不想涉足其中。但此地为家族绝密之地,绝不轻易开放,无族长允许不可轻入。

    因为获得族比优胜,楚天拥有这种特权,许多人羡慕得眼睛直发红。

    血灵果属于三品灵药中的稀有品种,内蕴淬炼之力,具备洗髓奇效。若在适当时机服用此果,用以淬炼骨髓,由于髓能生血,可有效增加踏入精血段的几率。

    楚天现有六段修为,即将踏入精血段,此果来得正是时候。显然,这奖励为族中煞费苦心准备,对他现在,再合适不过了。

    元丹则是修炼、晋级的必备之物,怎么都不嫌多,一份常见却实惠的奖励。

    话音落下,遥望见一名执事小心捧着玉盒,步履稳健朝这边走来,全场目光刷的汇聚过去。

    执事走近,三长老探手接过,含笑递到楚天面前:“希望你再接再厉,不辜家族信任。”

    族中长老亲手颁奖,可谓一番殊荣。换作一般人,哪有机会与长老面对面,聆听亲口教诲?

    以楚天心性,此时也忍不住激动,老实点头称是,完美诠释了乖孩子的角色。

    双手接过盒子,楚天定睛一看。眼见此物为上等美玉所制,盖上雕有精美纹路,捧在掌心温润顺滑。

    将盒盖打开,奇香散处,一枚灵果映入眼帘,通体血红,却毫无血腥气息,晶莹剔透,宛如天地精华之凝聚,正是所谓血灵果。

    左侧是个木雕牌子,表面却泛着金属色泽,显然,此牌不像普通木头那般容易摧毁。木牌中间上书“禁”字,此乃进入功法阁顶层所需要的破禁凭证。

    右侧安静地立着瓶子,不用说,里面装的定是元丹了。

    楚天简单看一下,就快速盖上盒子,觉得身上有些异样,左右一望,周遭皆是艳羡的目光。

    待玉盒收好,三长老手扶白须:“奖励大致就是这些,还可抽空去功法阁,他们自会给换取元老卡。”

    闻言楚天连连点头。

    三长老继续宣布其他选手的奖励。只要进入八强,皆有着不菲奖励。当然与优胜者没法比,没有血灵果,功法阁禁入顶层,换取的只是精英卡。

    奖励颁发完毕,族比全部结束,人们渲染着散去,演武场重回平静,唯有数位工作人员打扫会场。

    楚天提起元力、展开身法,赶在人流最前面。别人见是他,均是面色恭敬,不约而同分出条道。显然,经过本届族比,无人再敢小觑于他。

    ......

    来到药堂阁楼,楚天在柜员带领下,穿过门面进入后院,沿着药圃中间小道,弯弯曲曲穿过几重门,来到深处一方独院,院中唯有一间房屋,正是前番炼药所在。

    “小姐,楚天少爷来了。”柜员知道两人关系,展开清凉嗓门通报道。

    屋内窸窣声响起,听来像是梳妆着衣,不久,一道娇柔嗓音隔门传出:“请他进来。”自是楚楚的声音。

    谢过引路人,楚天步入屋中,绕过厅中巨大药鼎,见一寝室亮着烛光,遂疾步进去,见楚楚披衣坐于床沿,楚雨在旁相伴。看他的表情,知道楚楚当无大碍。

    眼见楚天到来,楚雨搬来木椅请他坐下,三人细谈病情。赛后,见楚楚消耗过重,楚雨喂她服下修气补血的药丸,眼下状况好转,卧床歇息一夜,明日应该痊愈。

    天色已晚,这对父女留楚天吃饭。以小月的手艺,楚天在美食上自是见识颇广。其中有几种蔬菜却未见过,仔细看去只觉精华内蕴。不知道是药堂自家培育,还是从外购买的罕见品种。几筷子下口,浑身精神一振,白日的消耗无形中补充几分。

    期间,楚天交还楚楚奖励,发奖时见他们不在,就代为领取了。

    接着,姐弟俩又谈论起去功法阁的事情,对其中武学充满兴趣。楚雨见两人谈性颇浓,吃一点儿就自行外出,大概是散心,亦或钻研炼药学问去了。

    灯光烛火,美味佳肴,少年少女谈天说地、逸兴遄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