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六十章 青春

时间:2017-11-14作者:小圆源

    身为初入武道的新人,连克诸多强敌,豪取本届优胜,不得不说,楚天的表现可谓惊艳,极大震撼了所有人。

    观众区掌声雷动、欢呼充斥,众多崇拜目光聚焦楚天,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贵宾区高层们交头接耳,颇为熟络交谈着。刘家长老胖脸上堆满和善笑容,向三长老感慨说道:“恭喜老兄,族中又诞生一位天才,这小家伙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咱们这帮老家伙早晚得让位。”

    三长老手拂白须,内心十分得意,不过面上谦逊道:“哪里,小孩子刚起步罢了,今后道路还长着呢。”

    宋家长老照例板着脸,心中默默想着事情。他已打听出优胜者的来历,楚云的儿子。那楚云现在虽然废了,当年却是了不得。

    看来,此子定是继承其父原先的修炼天赋,这样下去,早晚要走入宋玉小子的视线中,到时候,有好戏看喽。

    眼见楚天走到最后,楚云竭力保持平稳,可眼中不可抑止闪烁泪光。儿子的表现,就连眼光几位挑剔的他,都找不出丝毫毛病。

    观看儿子在台上施展身手,他仿佛重回那段岁月。闭目思索,在灵武院选拔中,过关斩将、意气风发的一幕幕,仍是无比清晰。

    当年情形,宛如流星划过夜空,虽然得一时炫目,转眼却了无痕迹。至今,除楚云之外,还有谁能记得当年的惊艳?

    楚风快步离开贵宾区,出场来到偏僻处,于一棵枯树前站定。他不得不走,若再待下去,一些人就会看到,身为族长的他,举止失措的情形。

    手抚粗糙树干,实在触感平复心情,颤抖身躯逐渐平稳。如水月光经枝条分割,斑斑点点照下来,映亮楚风的面孔。隐约间,只见他面带沉思神色,眼圈微微泛红。

    裂岩城中,他以处事稳健著称,在许多人眼里,这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角色,绝少有失态的时候。

    唯有至交亲友直到,在许多年前,族长完全是另一种性格。

    哪怕是世故之人,渐被严酷生活抹平棱角,但总归有任性热血之时。那便是少年时代,也有人称之为青春。无论称呼如何,但毋庸置疑,彼时令无数人心存怀念。

    伫立良久,楚风忽然出拳,重重击在树干上,枯树瑟瑟发抖,蜷曲黄叶簌簌而下。

    他猛一仰头,那张向来不动声色的脸上,竟是露出灿烂的笑容,映照下,本略显沧桑的他,看起来陡然年轻起来。

    不远处一名侍女在痴痴的望他,她从未见过这般好看的笑容。恍惚中,令人敬仰的族长大人不在了,面前是位待人亲切的俊朗少年。

    察觉到对方的存在,楚风含笑望向侍女,不复往日严肃。侍女俏脸染霞、心头撞鹿,一阵手忙脚乱,提起裙裾碎步逃去。

    疾走间,捂着脸心想,没料到族长笑起来,竟然这么好看,与偶像楚飞扬颇为神似。

    楚风缓收笑意,口中自语道:“很久不曾去福源楼,小天族比夺冠,这么大的喜事,云哥总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当年,他可是楚云最大的崇拜者,算得上整个拥趸团体的领袖。在其拉拢组织下,麾下人员蔚然成荫。

    每当楚云遭遇强敌,这些人就会亲临现场、加油鼓劲,伴随着连渡难关,一路欢笑走到最后。其中,他这位粉丝团团长居功至伟。

    随后,楚云痛失天才之名,偌大一个群体,竟是风流云散、各奔东西,至今仍保持联络的所剩无几,而他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彼此相见,难免回忆往昔辉煌,衬映今朝惨淡,无趣乏味不如不见。

    但今天恰逢喜事,不如相约一聚,许久没去那地方了,极怀念彼处的酒,曾经相聚的人,酒香情浓令人神往。

    福源楼,城西一座酒楼,环境幽雅、酒醇菜佳,当年楚云一伙常在此地聚集。

    ......

    不复往日潇洒,楚飞扬表情凝重。看到楚天的表现后,即便是他,也很难淡定起来。

    漫漫武道路,他独自前行,始终领先别人太久,以为将永保持优势。正欲懈怠时,忽闻背后脚步响起,咯噔咯噔,渐行渐近,回头一望,其人身影已近在咫尺,缓缓抬头,正是楚天模样。

    “还得努力啊,若被天小弟赶上,那就十分搞笑了。”

    思虑间,楚飞扬面有苦色、眉头大皱。

    ......

    楚天举步下台,骤闻呼啦声响,四周聚起一大拨人。

    “早知道你不正常,没想到竟牲口到这种地步。”胖子油哄哄脸上表情夸张,肥手拍着胸脯,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很久前我就说了,你小子前途无量,看,被说中了吧。”楚天面有疑惑,盯住此人看了又看。不认识,更不记得这话。这谁啊,谁能告诉他?

    还有族妹扬起可爱脑袋,面露崇拜叽叽喳喳:“太厉害了,怎么可以这么厉害,好崇拜你哦。决定了,自今日起,你就是我偶像。”

    如此言语,不胜枚举。毫无交情的过来攀交情,没有关系的强行拉关系,哪管气氛生硬言语虚假。甚至曾欺负楚天的人也过来扯淡,仿佛从未有过间隙,一个个好的跟亲兄弟似的。

    对这种行为,楚天虽不至于怒目而视,内心却嗤之以鼻,懒得理会这帮人。

    不远处,一双美眸惊讶盯住他,楚娟搀扶着楚毅,能清晰感觉哥哥的虚弱。她真的惊呆了,虽说历练时,此人表现出一定实力,却远没到这种程度。这才过了多久,她眼中强大无比的哥哥,就被生生击败了,若非亲眼所见,实在难以置信。

    “让开,都他妈的让开。”

    围着楚天的人群一阵骚动,水流般分出一条道。众人心中原有怒气,见到来者却敢怒不敢言。这位不速之客,正是与楚天有些过节的楚赫。

    他自大步在前走,小弟们推推搡搡,在后紧紧跟随,一干人声势颇壮。被推开的人中也有几位武者,可见到对方人多势众,只得就此作罢。

    偌大一帮人分开人流,来到楚天面前,举止拘谨一字排开。

    不少人露出看好戏的表情,仇人相遇,他们最喜欢了。持重之人却想,楚赫有些不智了,楚天取得优胜,若是发生冲突,定有高层出面。别人不说,三长老肯定第一个插手。

    事有例外,部分新人不明事理,齐刷刷望向楚赫,面露崇拜神色。这人真是牛,找茬找到冠军头上,对其变态之处视而不见,敢为人所不敢为,不服都不行啊。

    无数目光交织,聚焦在楚赫身上,静待正片开演。

    众多视线罗网般覆盖下来,楚赫浑身不自在,面色涨的紫红,心中暗骂,看什么看,尼玛生孩子了?有什么好看的。这么多人看着,事先准备许久的话,牢牢哽住喉咙,愣是说不出口。

    “有事?”楚天脸色淡然,手指猛地一震,取出枚元丹服下,暗运元力修复状态。

    虽说历经决赛,身体非常比赛。但只要稍微恢复一点,收拾眼前这帮货色,想来不在话下。这等阵仗,先前也许麻烦,现在看来,小菜一碟罢了。

    “这货不会出手吧?”

    见状楚赫心中害怕,顾不得面上羞惭,双腿一并绷直站着,上半身陡然弯下去,向楚天深鞠一躬,羞红脸色映照地面,口中快速说道:“之前是我放肆了,请放我一马。”

    急于把话说完,他口齿有点儿含糊,楚天听不清楚,眉头一皱道:“什么?”

    “听不见?是故意折腾我对吧。”

    这个念头从楚赫心中一掠而过,自是不敢出口,楚天在他眼中状如妖魔。强行按下不满情绪,他将脑袋垂得更低,耐心解释前语:“以往都是我的错,求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看到曾经仇敌如此恭敬,楚天难免心生快意,脸上却露出沉吟神色:“这个嘛......”

    眼角一斜见他犹豫,楚赫知道事有可为,心中一阵狂喜,如获大赦般直起身子,拍了拍手,身后小弟递来一个玉瓶。

    伸手接过玉瓶,楚赫小心捧着,走近楚天赧然道:“这是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楚天结果瓶子,打开木塞凑近一看,药香散处,元丹满满当当映入眼帘,估摸着竟有数十枚之多。他满脸不在意,鼻中轻哼一声,飞快将瓶收入容戒,据为己有。

    见状楚赫内心狂喜,终于与这个怪物和解了,仿佛山岳从身上移开,整个人都轻松许多。兴奋之余,他伸手往楚天肩膀上一拍:“以后,咱们就是亲兄弟了,多照应着点,得了空闲,尽管到哥哥那边耍。”

    闻言楚天脸色有些抽搐,什么东西,亲兄弟?

    这表情让楚赫误以为对方要发飙,手触电般向上弹开,心中暗骂自己孟浪,在怪物面前这般放肆,惹恼这货可不是好玩的。

    “哈哈,事情已经解决,这就告辞了。”

    楚赫摆了摆手,带着小弟们,如将军凯旋一般,趾高气昂地走了。

    见到四周好奇、亦或鄙视的打量,还以横眉怒目,逼对方闪躲,心满意足地离开。由于心情愉悦,嘴里哼起小曲,垃圾唱功让女孩们轻掩耳朵,他却不以为意,自我感觉良好。

    直到走出场外,楚赫忽然想起一事,收拢歌声咬牙切齿道:“楚凡是吧,给我等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