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五十九章 优胜归属

时间:2017-11-14作者:小圆源

    楚家家大业大,和其他豪族一样,广泛招收大量仆人处理杂事。比如吴妈,通过在族中担任执事的远方亲戚,谋取了一个差事。

    工作量并不大,无非是帮助小姐和侍女们,干些清洗衣服、洗刷盘子之类的杂活。

    虽然需要起早摸烟,会让娇生惯养之人抱怨叫苦,但在穷苦人出身的吴妈看来,根本不算什么。何况每月都有白花花的银币拿,足足上百银币。

    若是没有这份好事,要花多长时间,吃多少苦,才能赚这么多。可现在,仅动动手指头就能做到。

    事实上,自从在族中帮工后,她在家中地位提高许多,之前对丈夫低眉顺眼,现在简直是翻身农奴作主人了。

    手头工作再忙,总有闲下来之时。繁忙工作之余,偶尔会休息一下,顺带做些私活,跟同伴们交头接耳聊家常。

    就算是仆役,也有八卦心。闲下来时,他们喜欢打听族人们的家长里短,像族比这样的盛事,自然是谁都不愿错过的。

    武者高高在上,是他们这类人终生难以企及的。通过观看年轻武者的比赛,争论彼此的强弱,直说到面红耳赤、口沫四溅,仿佛在台上比赛的,是他们的儿女。

    今天一早,吴妈和同伴们来到现场,混在人群中观看族比。她一面看比赛,一面拿针线做衣物。要过冬了,儿子衣服该加厚些,外面卖的不实惠,还得自己做,心里才踏实。

    决赛一波三折、悬念横生,她看得入迷,手上动作逐渐慢下来,虚捻针线,心不在焉编织着。

    台上一位选手忽向这边看来,眉心眼睛血红,有点儿瘆人。吴妈吃了一惊,冷汗津津而下。察觉到手中异动,忙低头一看,用于织衣的绣花章竟活了过来,在指间微微晃动。

    触电似的松开手,做了大半的衣物落在地上,沾满灰尘。不过她无心顾及这些,而是惊讶地看到,本该落地的绣花针,竟毫无凭借悬浮于空中。

    银针像是被无形之手操控,宛如生翅虫类,在吴妈头顶旋舞起来。见状她红润的脸上沾满汗珠,惊恐眼珠随刺针的轨迹不时转动着。

    此针越舞越疾,嗖的一下破空离去,消失在视线中,她脚跟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喃喃自语:“完了,这针成精了。”

    愣愣出神之际,忽听惊呼平地而起,吴妈定身扫视四周,见大伙儿视线均聚集台上,忙把自身眼光融入其中。

    初始只见两位选手对掌,并未发现异样。见大家面露震惊,揉眼睁瞳,仔细望去。隐见两人间悬浮着一枚针,正是飞出去那枚,面露骇然和不解。

    绣花针虚空悬浮,稳稳停在楚毅喉前。但两人四掌相抵,根本无从腾出手,可刺针就毫无征兆来了,出乎众人的意料。

    观众们百思不得其解,贵宾区却不乏见识高明之人。宋家那位鹰钩鼻长老略作思索,冷厉脸上露出惊讶,忍不住开口道:“隔空摄物?”

    话毕,转头与刘家长老对视一眼,互相微微点头,印证了彼此心中想法,这的确是精神力所为。

    精神修炼入门不易,每进一步都是千难万难。磨练精神力的过程,即是遭受痛苦的过程。且这类痛苦直接作用于精神,比肉体折磨难受数倍,能扛住之人极为罕见,可谓千不存一。

    初修精神力,作用尚不明显,只能提升五感、探测窥视。但随着修为的加深,往往会展现不可思议之妙用。

    据说精神修行到一定地步,无需施展拳脚,单凭催动精神,一念间夺取千军神智,为无数人所神往。

    能涉足精神力的,本就是极少数。其中,大半处于入门水平,种种要素影响下,终身难以再进一步。像这般隔空摄物,足见在精神修行上登堂入室,与大多数初修者区分开来,这类人,恐怕上万人中才有一个。

    虽说摄取的,只是一枚绣花针。但能做到这一步,标志着度过一个难坎。摄针效果一般,可若修为深了,摄取石块呢,还不行,那摄取山岳呢,想想都非常可怕。

    传闻中,有念师能拔山举岳、翻江倒海,毁国度于一旦,灭城池在转眼,堪称战争利器。

    也有人心神一动,偷天换日,操纵地方虎狼之师为我所用,这就更恐怖了。若是国战关键时刻,重要人物突然倒戈,怕是会从根本上扭转战局。

    看明白的高层,脑中均闪过念头,操控此针之人,真是个幸运儿。

    这位众人心中的幸运儿,自然是楚天。早在展开肉搏之时,他就用心思考对策,一番苦思冥想之下,终于想到这么个险招。

    赛前持续锤炼,他的精神力达到相当水平。用于辅助战斗只是其一,隔空摄物则是其二。后者难度极高,他反复试验,失败无数次,吸收大量经验后,最近才成功的。

    以楚天现在的精神强度,只能摄取细小物品,普通刀剑皆不可能,这点让他抱怨不已。

    要是让别人听到这些,定会难受的吐血。大家苦修数年均无进展,这货才花这么点时间,就能御物,还不知足,倒抱怨进度慢,不如让老天劈死得了,省得看了心烦。

    不过,单凭一枚针,作用实在有限。以对手的速度,随便一侧身,就能轻松躲开。何况此人主修肉体,只需避过致命部位,若是扎在别的地方,效果还不如挠痒痒。

    所以,楚天并没有鲁莽出手,而是忍住性子耐心等待,直到最后对掌时,方祭出此招用作奇兵,试图扭转局面。

    愿意和练体七段对掌,他自有打算。并不如别人所想的,破釜沉舟玩命一搏。

    就连楚毅都不能免俗,初入武道不久的新人,能与之战斗到这种地步,已经非常变态了。却不想依然藏此手段,不急不躁,直到最后才用出。

    “这一战,终究是输在轻敌上。”

    对此,楚毅嘴角一扯,勾勒出苦涩笑意。放眼整场比赛,都给予对手足够的尊重,直到最后一刻,基于惯性思维,心中稍稍疏忽。可这一瞬的大意,就让出了优胜桂冠。

    修行两个月,可谓楚天最大的欺骗利器。而楚毅,谨慎一整场,却最终载在这上面。

    鎏金战体虽然强大,却无法护及要害部位,像这喉结,只需轻轻一扎,立时就会毙命,绝无回转余地。

    虽然,楚毅心中明白,对手状况何等糟糕。只需再过片刻,胜利就会到来。可现在,针尖往前一送,自己就会送掉小命。

    此战,确是他输了。

    楚毅望向对手表示认输,两人眼神交流,领会彼此心意,同时卸去劲力,软软倒在地上,表情疲惫不堪,仿佛下一秒就能睡去。

    “此二子不仅天赋卓绝,秉性更是纯正,不辱我族门风。”

    见状,三长老面露欣慰笑容。刚才他始终凝聚心神、谨防万一。毕竟这种时候,若一方突然反悔,必然能够赢得比赛。所幸,事实证明两人都非这等无耻之辈。

    “比赛结束,胜利者楚天。恭喜楚天荣获本届优胜。”

    三长老话音落下,唇边白须飘拂。演武场内掌声响起,宛如雷鸣经久不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