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五十二章 唤醒

时间:2017-11-11作者:小圆源

    楚天战胜了楚雷,这个结果轰动全场。

    几乎所有人都是惊讶万分,虽说已经知道楚天实力不弱,却不想竟是强大到这种程度,就连排名上届第三的楚雷都败于其手。

    知情人眼珠子滚落一地,他们明白楚雷身上诸多可怕之处,但即便如此依然输给对手,天知道这楚天究竟恐怖到什么地步?

    此战结果意味着,现在的楚天,在整个家族年轻一辈中至少能排前三。

    要知道,从他成为武者至今也不过区区两个多月,这么短时间就取得如此成就,可谓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甚至连当年的楚飞扬都有所不及。

    人群中,楚赫面如死灰,往日跋扈全无,整个人化作石雕泥塑,呆呆伫立良久,僵硬眼珠缓缓转动,证明了他依旧是个活人。

    “咕嘟。”

    一口吐沫艰难地咽下,途径喉咙时发出轰然重响。呼吸管道被暂赌,他有些呼吸不畅,脸色憋得通红。

    摸着脖子、胸口反复揉搓,状态平稳后,楚赫方恢复正常,可脸上犹有余悸,一双牛眼望向远处。那里,雷哥右腿重伤,被人放担架上,正抬着往外急走。

    目送楚雷出门,楚赫视线霍地返回,死盯着面容惨淡、却傲立台上的楚天,眼眸中骇然神色渐浓渐重,仿佛大白天见到鬼。

    “雷哥,竟然真的败了。”

    出神许久,楚赫终于元神归窍,返回现实中。他张大嘴巴倒吸凉气,活似爆晒中的死鱼,恨不得将场内空气抽干,尽吞入腹中,唯有如此,才能表达他的惊讶之情。

    客观事实上,楚天外貌依旧,但在他眼中却不断放大,直到遮天蔽日,状如妖魔张牙舞爪、无声狞笑。

    “此人恐怖非常,绝对招惹不得。”

    楚赫在心中重申,此言情真意切、天地可鉴。旋即露出苦笑,以小歌性格,虽输掉比赛,却不肯罢休,多半会抱着找回场子的想法。

    可是,这可能吗?

    哪怕在昨天,楚赫都对弟弟很自信,可是现在,他却不敢拍胸脯打包票,就算弟弟是玄脉天才,亦不改变这个判断。

    ......

    漫天欢呼掌声,楚天缓步下台,来到亲友旁边。楚楚竖起拇指称赞,他望着对方,心中十分担忧。

    经此一战,他进一步了解上届前三的含金量,楚雷尚如此难缠,楚毅排名更靠前,怎么想都不好相与。这般强敌,该怎么对付呢?

    在楚雨帮助下,楚楚服用大量药物,前番伤势好了大半,可俏脸依旧苍白,显然尚未完全康复。

    楚天抬眼望楚毅那边看了看,只见他威风八面,面色红润,再健康不过,看来伙伴楚影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一通比较,楚天眼中担忧更浓,祈祷休息一会儿,再开始比赛。

    结果却事与愿违,眼见天色已晚,看完族比后,大部分外来宾客需要返程,为他们考虑,实不适合休息太长时间。

    至于选手状态问题。凡是走到这一步,选手们经过相同数量的场次和对手,从这个层面上看,比赛规则无疑是公平的。

    在相对公平前提下,受伤重代表实力不济,被淘汰理所当然。简而言之,状态受损过重,也是实力逊色的外在表现,因此输掉也是活该,不必怨天尤人。

    综合考虑以上因素,三长老没有拖延过多时间,待选手们稍事休息后,就开口催促选手上场。

    楚毅没有过多花哨,只是简单一步迈出,整个人稳稳塔与台上,双手抱胸挺身直立,目光炯炯静待对手。虽是半决赛,他却没有丝毫卖弄举动,一如既往朴实无华。

    “哥哥啊哥哥,你年纪也没多大,总死气沉沉的干啥?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老样子。比赛是这么表现的吗?哪怕是普通比赛,别人都是各施神通、闪亮登场。这可是半决赛,你的登场方式,依然毫无观赏性。这么老实无趣,找不到女朋友的,我说过很多次了,怎么总不长记性呢?”

    台下,楚娟玉手捂住额头,脸色无奈恨铁不成钢暗想。

    正如她所料,台下掌声稀稀拉拉,只有几个实力至上的年轻人鼓掌,大部分人无动于衷,女孩子们清一色的毫无反应,就跟没看到一样,可见女人皆是爱美的生物。

    不过,贵宾区一些高层暗自点头称许,楚天也是心中一凛,这一下看似简单,可若有人真以为能轻易做到,那不是眼力太差就是脑子坏掉了。

    楚毅身高接近两米,虎背熊腰、肩宽臂长,一眼看去便觉身材伟岸。这么个大汉纵身跃上擂台,地面竟然纹丝不动,就连灰尘都没有扬起一丝半点,绝非等闲之辈可为。

    虽然外观上不如楚歌那一手华丽,却也深藏不露精气内敛,浑身劲力收发由心,境界上并不逊色其丝毫。

    这样想着,楚天显得忧虑重重,见状楚楚冲他宽慰一笑,缓步走到台缘,手心一撑,翻身上台。

    对手太强大,无论是修为,还是经验,都远胜于她,面对这种情况,气力能省一分是一分。

    两位选手上台均极普通,观众区却没有出现喧哗,似乎他们也知道,有些时候,实力不能只看表面。

    待两人登台就位,三长老照例挥袖,宣布比赛开始。

    楚楚深知自己本就远逊对手,加之伤未痊愈,不可进行持久战。因此,并未进行无益的试探或热身,一上来就莲足蹬地,几个起落间,身法全开。

    速度飙升后,她绕着楚毅不住游走,手中辉光攒聚,纤小玉手仿佛带着千钧之力,狠狠压向对手,气浪吹拂中,楚毅身上深黄衣袍鼓荡,宛如粉蝶飞扑野菊花。

    对此,楚毅也不慌忙,照例迎以一套长拳。此套掌法虽然普通,但和他体形极为相合,仿佛量身定制一般。只见他修臂或格或挡,脚踩奇异步法,擂台虽不甚大,在他脚下竟是宛如骏马驰骋疆场,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在密集掌影中纵横自如、趋避有度。

    见此情形,观众们不禁面露钦佩。楚楚战胜楚鹏晋级四强,绝对算是匹烟马,实力不可谓不强。可落在楚毅手中,竟像婴儿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也许,这就是上届第二的真正恐怖之处。

    “轰。”

    场内忽然辉光大盛,元力爆发开来,楚楚恐受到波及,忙纵身后退,落在地上俏脸绯红,娇喘吁吁酥胸起伏,额前渗出细密汗珠。

    “对手实在太强了。我辉落掌都用上了,竟连对手的底都没有触及,直到现在还是一路长拳。天哪,不入流的长拳,凭什么接下这么多招辉落掌?”

    楚楚俏脸煞白,越想越觉可怕。这样的话,就算用出杀手锏,效果恐也有限。

    “只能试试那个了。”

    思虑期间,身上旧伤开始作痛,不能拖延了。楚楚眼神一凝,辉光重新在纤手凝聚,她心中默默祈祷上苍,一定要成功啊。

    见状楚毅面色忽然凝重,目光紧盯对手掌心,对方该拼命了。

    强横元力自体内涌现,顺着经脉注入楚楚右手心,其上附着气力逐渐膨胀,一轮璀璨月轮自掌心产生,扩张后将小手整个包裹。

    疾速前进数步,楚楚莲足轻点地面,整个人纵身而起,跳过对手头顶,明眸流光掠过,手中月轮元力遮挡,毫不留手当头按去。

    面对楚楚倾力而为,楚毅并没有向以往一样托大,他虽然喜欢保留实力,但那是建立在自信基础上的,从不高估别人,却也从不小觑别人,这才是他楚毅。

    “鎏金战体。”

    面对对手倾力而为,楚毅并不托大,低沉声音从其口中说出,双臂抬起交叉,化作金属色泽,将袭击月轮抵御而下。一瞬间,金色自手臂往周身蔓延,短短一瞬,浑身皆化金黄,牢不可摧刀剑难伤。

    两只手臂稍微粗壮几分,金属色泽较他处更为浓郁,此处坚固程度当为全身之最。

    感到绝招受阻,楚楚脸露苦笑,果然打不过。心中拼命回忆不甘的感触,希望借此唤醒来历不明的力量,扭转局面逆转对手。

    矢志成为强者的誓言、和楚天交往的一幕幕、秋阳下的约定等等,一幕幕流光般从她心头掠过。

    一种威压以楚楚为中心,迅速扩散弥漫全场,宛如蕴含着无比磅礴的伟力。部分敏锐观众有所知觉,呼吸一滞面色不自然,他们感受得到莫名压迫感。

    “来了,来了。”

    人群中,刚与之交手过的楚鹏面色肃然,口中喃喃自语,十根手指尚包扎着棉布。

    输得不明不白,他简单包扎一下,就带伤赶到现场。等到现在,只为寻找失败的原因。这个不搞清楚,委实无心疗养。

    楚鹏全神贯注,这种不知来处的古怪蛮力,到底为何物。而他一向敬仰的上届第二,面对这种情况,又会作何处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