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四十九章 老资格的恐怖

时间:2017-11-09作者:小圆源

    楚凡双腿一弓,身形模糊扑向对方,如箭矢出弦直中标的。在旁人眼中极其普通的“箭步”,他用来却腐朽为神奇,脚掌向地面一借力,整个人就窜到对手面前,就算比起真正的箭矢,恐怕都丝毫不慢。

    欺近目标后,楚凡忽出一拳,眼尖的认出,此乃一阶武学“崩石拳”,在家族也算大陆货色。但此招有些不同,一拳轰出,劲风呼啸,威力刚猛,足可崩石陷山。

    步法和拳法都很普通,可在楚凡手中却脱胎换骨,比楚赫之流施展的所谓绝学更具威慑。

    其修为,并非如楚赫猜想是练体四段,而是达到五段巅峰,与楚天、楚楚处于同一水平。

    观众区掌声雷动,无论是为数众多的平民,还是来自五号台的观众,个个脸上洋溢着自豪。这就是与众不同的楚凡,仅靠普通武学就力挫强敌,夺取出线权的奇迹之人。

    就算是楚家,高等武学唯有少数子弟有机会染指,大部分人只能望洋兴叹。刚成为武者的新人们,若无背景资源,对功法阁高层的各式绝学,只能过过眼瘾,而无足够贡献换取。

    因此,对一般人来说,这种东西是奢侈品,他们所能企及的,只有常见的大众货色。

    在这种情况下,楚凡用人人都能习练的武学,接连挫败一干掌握高等武学的骄子们,凡是观战的普通人,无一不热血沸腾,一舒胸腔不平气。

    不管事实如何残酷,感情上,大家更愿相信以弱胜强,相信奇迹的存在。

    因此,楚凡一出手,人群中彩声四起、震天动地,激动之情难以言表。对此,一些骄子望着狂热的人们,禁不住撇撇嘴,心中不以为然。

    “一群无知贱民,待雷哥发威打残此子,好叫你们头脑清醒,明白什么叫做现实。”

    楚赫满脸鄙视,口中喃喃自语。

    面临对方出手,在噪杂声援中,楚雷眼睛微微眯起,下盘一沉略伏身躯,运转元力蓄势待发。

    他脸如刀削、线条冷硬、修眉狭眼、寒芒闪烁,并非传统肌肉男,可仔细看去,身材曲线完美,像是丛林猎豹,随时都能爆起伤人。

    无需多余动作,只简单一伏,突袭中楚凡心中陡然一紧。

    碎石拳将至胸口,他手臂猛地弹起,签好拦截来势,光明正大以拳对拳。

    拳面碰撞,楚凡顿觉磅礴气力轰然而止,冲散自己护体元力,成拳五根手指剧痛,受此影响,几乎保持不了拳型。

    正吃痛间,炫目电光骤起,楚凡侧身趋避,却被蹭到右肋,骇然撤步后退,直至擂台边缘。楚雷抬腿屈膝,保持踢击状态。

    一阵酥麻感传来,楚天半身酥麻,不禁倒吸口凉气,上届第三,名不虚传。

    “这下是警告,真以为靠大路货色就能打败我?”楚雷硬邦邦开口,脸上嘲弄显而易见。

    “不愧是雷哥,真是太帅了。”

    宛如三伏天泡上冷水澡,楚赫狠狠挥拳。支持楚雷的人大声叫好,方才郁闷一扫而空。

    “果然,这样根本行不通。这等对手,必须拿出全力。”

    这一念头转过,楚凡双眼微闭,旋即缓缓睁开。元力沿手臂自上而下灌注,凝聚在并拢起的双指上,而后剑指置于胸前,宛如晶莹白玉一般。

    楚赫露出见了鬼似的表情,这不是小歌的断玉指吗?这货从何学来,就凭他的家底,哪有资格习练这等武学。

    “莫非是观战偷学来的。”

    这个念头才一出现,就被楚赫自己否决。这断玉指艰难无比,哪有人看几遍就学会的,这根本不可能。

    “若非得到那位大人赏识,刚才就是自己全部本事了。”

    聚功完毕,楚凡苦笑一声,运转箭步贴近对方,双手剑指连点,笼罩周身要害,端的又狠又准。

    见状楚雷眼神一凝,运转元力包裹双腿,化作炫目电光,在漫天断玉指中,踏电进退,趋利避害,窥测时机,悍然出脚。足下石板块块碎裂,擂台连带地面都微微震荡。

    流电腿影猛然爆发、横行天际,指网烟消云散,楚凡眼露无奈神色,对手竟是强大到这种地步了吗?

    “差距不该这么大,绝对不会。”

    楚凡的灵魂都在嘶吼,忙收回杂念,重敛心神,继续想下去,待负面情绪扩撒,恐怕一辈子都逃脱不出失败阴影。

    “修炼为了什么?”他从心底叩问自我。

    小时候,父亲只吃野菜咸菜,把省下来的鱼肉让给自己。

    娘亲身穿打着补丁的旧衣,攒钱给他买崭新衣服,只为在同辈中体面。

    躲在偏僻处,独自一人锤炼仅有的两套武学,一遍又一遍,日出到日落,反而复之,炉火纯青。

    为获取修炼资源,外出冒险,或担任佣兵,或猎取妖兽,或探索险地,于危急中寻找机缘,如今才能有这等修为。

    成为武者那一天,突兀的,老父亲喜极而泣、泪流满面。

    难道要在这里输掉比赛,辜负父母期望?

    “不,绝不!”

    楚凡挣扎怒吼,双手快速舞动,摆出奇异手势,竭力施展从未用过的禁术。

    事毕停手后,体内元力突然汹涌,鲜血沸腾加快流转。皮肤滚烫火热,有些地方高高鼓起,甚至干枯崩裂,体表衣衫红斑点点、触目惊心。

    与此同时,他浑身元力暴涨,修为水涨船高,短时间内竟达到了六段水平。

    见状三长老默然叹息,并不加以干涉,若这时候阻止,对其心理伤害更大,甚至不可逆转。

    身形模糊间,楚凡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对手身侧,断玉指连连催动,一波波攻势叠浪似的冲击而去。

    他手掌肿胀、指尖滴血,但是无论剑指密度,还是附着元力质量,都大幅度增强,其威力比起先前,自不可同日而语。

    见此情形,新人们心中燃起希望,这样大概就能获胜了吧。

    可他们很快失望了,惊讶无比地看到,楚雷身上气息陡然沉凝,腿部电光流转间,甚至轰隆作响,竟是宛如实物。

    两者一阵碰撞,断玉指初始强势,却被稳稳守住,接着盛极而衰,纠缠一会儿后,彻底泯灭散去,露出楚凡身形。他单膝跪地、汗出如雨,此时此刻,真的油尽灯枯,连站起都不能够了。

    一记雷电鞭腿不依不饶、破风袭来,楚凡无力趋避,被抽中腹部,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倒在台下,他浑身瘫软、遍体麻痹,钻心疼痛和疲惫感袭来,眼前一烟昏迷过去。

    台上电光收敛,露出一道削瘦身影,宛如猎豹般矫健,胜利者,楚雷!

    观众区新人们陷入沉寂,心软少女抹着眼泪啜泣,绝望情绪弥漫全场。难道,新人和老人之间,当真有不可逾越的差距存在?

    楚雷拥趸们则开始狂欢庆祝。楚赫兴奋嘶吼,乱舞着拳头,猴子般上蹿下跳。他躯体高壮,脚下地面自是瑟瑟发抖、不堪重负。仇恨的楚凡被打晕,他心中此时,怎一个爽字了得。

    观看此战后,不少人暗想,楚雷上届第三,就如此变态,那即将出场的楚毅呢?他对手岂不丁点儿希望也无,心中不禁为这个可怜的家伙默哀。

    楚影脸色难看,跟死了娘一样,众人心中的倒霉蛋,不是别人就是他。楚雷去年不过五段,他自忖有法应付。可看了刚才的比赛,他自问,就算倾尽全力,也会被对方击败。

    而楚毅一向稳压此人,又岂会简单,与他比试,确定不是找虐?

    “楚影,楚影。”三长老连声催道。

    闻言楚影往台上一看,一名天神般的少年傲立场中,身上肌肉块块健美,似乎在夸耀力量,他看得一阵牙疼。

    “算了,好歹逼出点儿实力,输了也算有面子。”

    怀着这种念头,楚影心情沉重上擂台。

    几位熟人暗暗默哀,楚天暗下结论,虽然这么说很失礼,可这位哥们输定了,除非有奇迹出现。

    可惜他们都失望了,奇迹别说出现,连诞生的迹象都没有。楚影拳掌皆脱胎于剑法,用来作战凌厉非常,却连对方防御都破不了。

    最后,他祭出底牌、那种烟气都不行,最终被楚毅稳稳当当,以一套长拳击落擂台。

    落在地面,楚影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这长拳尚未入品,连崩石拳都不如,却虐了自己,对方确定不是故意的?

    见手下败将横眉怒目,楚毅莫名其妙,脸露诧异神色。

    此举纯属无意,他的人生信条是,能用三分力,就绝不出四分。

    至此,四强名单业已出炉,分别是楚天、楚楚、楚雷和楚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