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四十八章 巨灵之力

时间:2017-11-08作者:小圆源

    指尖尽化鹰爪后,楚鹏纵身跃起飞扑过去,鹰爪功疾风暴雨般袭向对手,楚楚忙施展辉落掌抗衡。

    两位选手皆擅速度,霎时间,观众们只能看到两道模糊身影相互追逐搏杀。攻击速度更是骇人,极短时间内,两人已交手上百招。

    不少人额前冷汗滑落,试想若换成自己对上这两位,恐怕来不及反应,就会受到数不清的伤势,被当场瞬间秒杀。

    一道粉色身影像是受惊小猫,匆忙闪跃后退,身影停在台边,楚楚柳眉微微蹙起,俏脸露出痛楚表情,纤纤素手赫然多出几道抓伤,鲜血缓缓染红手背。

    这种我见犹怜的样子,相信有点任性的难惹都不忍下手,甚至可谓男女通杀,连女孩子都不禁心生怜悯。

    楚天更是心中一揪,恨不得替她生受这几下。

    所谓人性在楚鹏身上宛如不存在,见状举步欺身向前,曲拢十指更迅猛抓向对方。无论男女,不分美丑,招招狠辣,绝不容情,充分展现了趁你病要你命的特点。

    他黄衫飘飘、出手如风,全力施为下,场内上空被漫天爪影遮掩,天罗地网般罩向对手。

    对此楚楚并无良策,只得防御拖延比赛,整个人蜷缩成粉红绒团,在台边负隅顽抗、瑟瑟发抖。

    不一会儿,她周身气力不加,体能几乎枯竭。要知道,辉落掌消耗极大,酣战这么久,实在难以为继。因此,玉手织就的防御逐渐散乱。

    “噗嗤。”

    一道伤口出现在楚楚香肩,这次伤势可不算轻,皮肤下面血肉外翻,肩膀处薄衫染上殷虹。

    台下,许多少年见状心疼,似乎感同身受,仿佛出现在自己身上一般。可后续情形继续刺激他们脆弱的神经,挑战心理极限,没有最无情,只有更无情。

    噗嗤声连响,楚楚仓皇趋避,拉开距离站定后,察觉在身上不同部位,又多了五六道伤口。

    一抹决然在纯净水眸中掠过,就算拖下去也是失败,还不如拼命一搏,就算是输,也要倾尽所能、心无遗憾。

    浑身元力往右掌汇聚,形成辉落掌后并不停手,反加大元力输入,最终,一轮璀璨月轮将右手包括,光华映照下,更显得她容颜如玉、绝代倾城。

    粉衣少女俏脸严肃,表情绝然,突进数步,右手月轮稳稳按向对手,气浪不生,威力内敛,可明眼人都能察觉,平静下潜藏的恐怖。

    可楚鹏完全没有躲避的打算,正因为明白此招了得,才决定将之正面击溃。若面对个小丫头都要退避,那这些年全白活了,还不如买块豆腐拍死自己。

    元力自他体内呼啸而出,统统凝聚双掌上,使鹰爪增长少许,色泽更加深沉,从中不难感受远胜先前的锋锐。双爪凝聚元力,撕裂空气,几乎同时撞在月轮上。

    月轮和鹰爪接触,刺目光芒大盛,观众们不禁眯起眼睛。两道元力相互碰撞、抵消,最终,月轮缩水般减弱,爪上元力依然颇成气候。

    楚楚贝齿咬破红唇,嘴里咸咸的刺激神经,掌上月轮不受控制地消融。

    “要输了吗?”

    这个念头转过,楚楚明眸湿润,其中泪花涌动,心中充满不甘和痛楚。

    眼见她这副模样,楚天心痛如绞,非常后悔答应约定。他可是分明看到,面临如斯重压,她身上伤口扩张,挤出更多鲜血,口子越烈越大,伤势更加严重了。

    “够了,快认输。”

    楚天口中喃喃自语,无力感自心头升起,这是楚楚自己的比赛,任何人皆无权干涉。

    绝境中,楚楚心如电转,没来由掠过一幕幕。

    楚天遭人欺辱,她实力不济,无法出头。

    无奈看天弟孤身犯险,引走暴走的冰息熊。

    暗地里立誓,要成为强者,保护对方。

    秋日艳阳下,两人小指紧勾,相约会师决赛。

    “不行,不能就这么输掉。”

    视线已经模糊,执念扎根存留,不甘情绪飙升,剧烈爆炸了,楚楚一阵心神恍惚。

    恍惚中,她隐约听闻不甘的怒吼,眼见亘古般的巍峨身影,身躯伟岸、双手擎天,携着开天辟地的威能。

    这副情景仅出现一瞬,只一眨眼,便消失不见了,如何回想都无法重现。

    来不及疑问,血脉深处忽传来一股浩荡巨力,宛如神灵赐予,江河般灌注进手中萎靡不振的月轮中。

    虚无中出现咔嚓声,月轮如实物般爆裂,龟裂碎成无数光点,仿佛杏花云随风袭向对手。楚鹏面色肃然,运转元力臂膀加劲,打点精神全力抗衡。

    一阵光雨过后,楚鹏烟发散乱、行迹狼狈,面瘫脸上现出惊讶。他实在没想到,对方看似力竭技穷,却能发动这么猛烈的攻击,害他差一点就破功了。

    正思索间,浩瀚力道再度传来,威势更胜原先,他面色大骇,来不及反应,残留元力布防被压倒性击溃,猛力直接作用于手中鹰爪上。

    “砰砰砰。”

    指尖模拟的鹰爪先后爆裂,指甲破碎鲜血流出,钻心疼痛从手上传来,楚鹏一向意志如铁,却也忍不住惨叫出声。

    巨力悍然爆发,皆化推动力道,身材高大的楚鹏,竟如婴儿被壮汉投掷,稻草人般倒飞出擂台,倒在地上面色骇然。

    “这是何等蛮力?区区一个小女孩,何来如此恐怖的力量。”

    楚鹏曾跟赤血蛮牛战斗过,不可思议的是,即便这种以力量著称的一阶妖兽,也绝对无法和楚楚媲美。

    观众区一片寂静后,忽掌声四起,一如山风海雨,无所不至。

    擂台上,楚楚呆力良久,俏脸充满疑惑,这场赢得莫名其妙,关键时刻,那股巨力从何而来,她本人都不知道,别人更无从得知。

    虽不明出处,可自此战过后,她冥冥中仿佛与那种巨力有了某种联系,借助这一点,若能将其掌握,就当真有望晋级决赛了。

    “不管怎样,能赢真好啊。”

    楚楚轻抚酥胸舒口气,抬眼望向那边,只见人群里,楚天一脸担忧,莲足轻点地面,纵身飘落台下,笑着走向对方:“姐姐表现得还可以吧?”

    闻言楚天心中暗道,好是好,可这也太拼了。不待他多言,旁边楚雨面有愠怒,先行开口说:“丫头,你疯了么,快来叫爹看看。”

    言谈间,他取出一大堆药物,打算助女儿疗伤。

    各式膏药敷上伤口,痛的楚楚呲牙咧嘴,她不愿让楚雨看出,得了空吐吐舌头挑逗对方:“爹爹,没给您老丢人吧。”

    “死丫头,真不知天高地厚。”楚雨哭笑不得,拿她毫无办法。

    父亲为女儿包扎伤口,其乐融融温情感人。

    虽然关切楚楚伤势,楚天却背身扭头,脸色微红,不敢转头细看。那个,包扎需要宽衣解带,春光外泄少儿不宜。身侧楚云眼神玩味望着他,脸上似笑非笑。

    ......

    比赛继续进行中,下一场选手登台,观众们指手画脚、相互交谈。

    人群中,一人腿扎白棉绷带,右腿被包裹的严实,显得臃肿肥胖、甚是滑稽,此人伤残未愈的楚赫。

    浓眉下牛眼紧盯擂台,楚赫仿佛忘却腿上伤势,脸上横肉不住抖动,嘴角露出一丝狞笑,看上去兴奋无比。

    台上两名选手都是熟悉之人,左边那小子衣着朴素、一脸朴实,正是收他好处不办事的楚凡。

    眼见楚天击败楚歌,楚赫早放弃复仇之念,只要一回想,就头皮发麻、双腿发抖,对此人他避之唯恐不及,哪还敢主动滋事找茬?

    现在唯一令他深恶痛绝的,就是这个楚凡了,而此时,楚凡即将被狠狠教训了,一想到即将见对方被蹂躏,他就像打了激素一般,面色潮红神情亢奋。

    该死的楚凡,这下彻底完蛋了,不可能有任何侥幸。因为他的选手,乃是上届第三的楚雷哥。

    对楚雷,楚赫可是相当崇拜,见面也甘愿叫声哥哥。就连最喜欢用的“奔雷腿”,都是为模仿对方故意挑选的。

    “也许是楚凡此子人品太差,收钱不办事,连老天都看不过眼,特派雷哥惩罚他。可见,人不能太无耻、太装逼啊,哇哈哈。”

    想到得意处,楚赫仰天狂笑,见周围众人看傻子似的目光,忙垂首凝神、收口敛声,眼中惊喜依旧不减。

    比赛尚未开始,他就露出必胜笑容,比楚雷本人更自信。

    宽大袍袖一拂,三长老拉开比试的序幕。

    哗然情绪忽从人群中升起,如瘟疫般扩散,蔓延四面八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