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四十七章 少年飞扬的烦恼

时间:2017-11-08作者:小圆源

    比赛结果使楚赫目瞪口呆,脸上再无往日蛮横。天哪,他看到了什么,小歌竟然被楚天击败了,而不久前,此人还是自己嘲讽的对象。

    想到这里,他觉得脑细胞有点不够用。启灵时三长老说的明白,楚天不过黄脉中级资质,尚不如自己。可为什么进步这么快,就连弟弟都败于其手,这不科学啊。

    思索良久,楚赫忽掀起肥蚕眉,眼中露出浓郁的骇然,仿佛抓住问题的关键。遍体银光尚可理解,或许是门未知武学,但眉心长眼是什么情况,正常人怎可能做到?

    一句曾被无数次重复的话,悄然飘过耳畔。

    “楚天,你娘是妖怪,你就是人妖。”

    这是他嘲弄楚天时的口头禅,自懂事以来,拿这个笑话对方好几年。

    事实上,他只是听闻传言、人云亦云罢了,平常今将此作为滋事理由罢了,并没有深究话中含义。

    此时想来,人妖都说轻了,此人简直比妖怪还变态,就是就是个牲口。练体五段挑战六段,黄脉资质挑战玄脉,竟还能成功,只有怪兽才能做出此等匪夷所思之事。

    对这种怪物,他接连挑衅好些年,现在没被虐待死真是太幸运了。楚赫心虚偷看台上妖魔般的楚天,悄悄用手背一拂前额,湿漉漉的冷汗淋漓。

    他暗自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招惹这家伙了,谁愿招惹谁上,反正老子不奉陪了,谁找死拉上辣子,就先毙了他。

    按下心里念头,注意到楚歌负伤瘫在地上,楚赫慌忙上前架起弟弟胳膊。在他的帮助下,楚歌浑身用力试探数次,手撑地面勉强站起。

    那种暗红气息是一门奇异秘法,为四长老亲传,催动后战斗力飙升,威力十分惊人。但此招有个取点,那就是消耗过大。

    楚歌之所以看上去凄惨,自然有比试激烈的缘故,更重要的是,消耗过剩、体力透支。催动秘法这么久,表面虽看不出,实际早已油尽灯枯了。

    自修武以来,他凭借出众资质,从未遭受挫折,一直顺风顺水。纵然拼尽全力,依然输掉比赛,霎那间有想哭的冲动,不等泪流出就强硬刹住。

    大丈夫顶天立地,斗纵断泪不可留。四长老素来如此教诲,乃是楚歌本人的立身之道。

    稳定情绪后,他凝眸望向楚天,目光森冷而炙热,伸出大拇指态度鲜明道:“这次是我输了,但绝不会再输第二次。下次比试再见分晓。你这个小弟,我收定了。”

    在哥哥搀扶和小弟簇拥下,楚歌不再逗留、转身离场,虽是败退,可离去背影傲气如故、笔直依旧,就像雪松林中最笔直的苍松。无论再大挫折,还是再寒风雪,都不能将其摧折。

    “啪啪啪。”

    对此,场内观众赠予热烈的掌声,几个女孩眼中仰慕不减丝毫。楚歌正常表现良好,可谓虽败犹荣,最后收小弟的霸气言论更挽回了颜面。

    闻言楚天脸露微笑,对手绝非泛泛,资质优秀,意志坚强,很期待与之再次搏斗。

    唯有一事很叫他郁闷,事已至此,这家伙竟念念不忘收小弟,还真执着啊。难道自己很有小弟风范?楚天真想掏出镜子自查,看看是否天生一副小弟脸。

    可他不能这么做,众目睽睽下,公然取镜照脸,是美女才有的特权。男人若这般作为,定会被人砸一脸臭鸡蛋。

    楚天在漫天掌声中举步下台,心中却琢磨着,说不得要趁无人时自照一下,认真确认长相的问题。

    场内观众喧哗四起,贵宾区亦是一片哗然,不管是族中高层,还是外来客,包括宋、刘两家代表,都面带震惊。

    就连楚飞扬也颇为惊讶,瞥了一眼,见楚风面色依旧平静,目光却有些异样,其中似有他从未见过的狂热。

    此时父亲看来有种陌生感,自幼以来,楚风在他心目中都是稳重如山的角色,现在这一形象却有所颠覆。揉了揉眼睛,父亲眸中平稳如故,哪里有丝毫异样在?

    “或许是错觉吧。”

    楚飞扬喃喃自语,毕竟相距有段距离,观察失误也属正常。

    不过,他似乎有些了解,何以父亲身为族长,却对天小弟如此重视。如此犀利的眼光,当真远非常人可比。只是不知他何以未卜先知。

    感觉看清些许东西,定睛看去更模糊了,真想被迷雾遮掩,费尽脑汁终想不出所以然。

    思虑过多,眉心处微疼,楚飞扬收回杂念,将注意力放在接下来的比赛中。

    ......

    楚楚俏生生站在擂台一侧,面前少年约莫十六岁,据她了解,此人名唤楚鹏,上一届就已晋级八强,而今更有六段修为。

    修为差一级,她并不沮丧,明眸中充满斗志,只要打败眼前这人,就能晋级四强,离会师决赛更近一步。

    小美女近在眼前,楚鹏眼皮低垂、心神不动。此人心里除了修炼就是战斗,楚楚容貌再美,于他只是需要战胜的敌人,和其他对手并无不同。实际上,自妹子上台,他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台下自有人熟悉这家伙,见状暗自为楚楚叫惨。这妹子碰到谁都好,偏偏遇见这个冷冰冰的家伙。这厮可从不知怜香惜玉,妹子肌肤白嫩细腻,要是挨上一招鹰爪功,啧啧,若是粉红脸蛋上再添上几道,哎。

    不少人唉声叹气、扼腕叹息,此番情形,堪比美女撞见野兽、秀才遇到兵勇,真是牛嚼牡丹、焚琴煮鹤,大煞风景啊大煞风景。

    三长老并不顾及这等事,照常一挥烟袖,宣告比赛开始。

    闭目眼神中,楚鹏陡然睁眼,元力向双掌凝聚,双臂紧绷如强弓拉弦,双掌缓缓提至腰际,掌心朝下修指曲伸,酷似山中苍鹰探爪。

    他眯起眼睛,缝中精光涌动,举步蹬地借力,腿部弯曲一弹,身影模糊间射到对手面前,挥爪向楚楚娇嫩脸蛋抓去。

    这下引起了公愤,观众区像火药被燃爆,非议纷纭而起。胆大的口里呜哩哇啦,不住谴责此人无情。胆小畏惧其修为的,也是小声嘀咕,暗中问候这货全家女性。

    残害小美女,天理所难容!

    可惜的是,这些义举,于楚楚并无帮助,一切还得靠自己。

    待攻击将至,楚楚上躯不动、倒踩莲足,提线木偶般后撤数步,恰恰避开这记爪击。趋避间姿态翩然,装扮精致容貌如仙,台下观众大声喝彩。

    眼见对方招式已老,楚楚忽出一掌向“鹰爪”击下,元力在半空凝聚掌心,闪烁出耀眼光芒,此乃她拿手绝学“辉落掌”。

    爪、掌撞在一处,响声若金石交鸣,汹涌元力携劲风扑面而来,使楚楚青丝乱舞,胸口更是一窒,并不行逞强之举,顺着力道凌空倒翻个筋斗,风中落叶般轻飘飘落在台边,娇躯一阵乱晃,最终驻足站稳。

    这下交手,螓卡被吹断,三千青丝安然垂下,娇眼浸染酡红、酥胸一阵起伏,娇俏中平添些许妩媚。

    碧空飞活人,飘逸而凶险,观众们情绪落后再起,倍感刺激之余,震天似的叫好。

    楚鹏后退数步,冰冷脸上浮现笑容。对方虽是个小妹,却没有想象中不堪,对此他非常满意。

    笑意收敛,他眼神凝重起来,接下来会收起轻视,将对方当作劲敌来战斗。

    调整状态后,两人运转元力、各施绝学,脚下如驰风雷,身形闪烁错落,血肉碰撞胶着一处。

    鹰爪功乃是先辈潜入深山大川,反复观摩苍鹰捕猎,经数年研究结合人体自身,呕心泣血创出的精妙爪法。

    且不说曲指如鹰爪、爪功凌厉,配套步法更暗含苍鹰飞扑之意。虽不能像禽类真正飞舞,却也极尽闪转腾挪,可谓凶悍和疾速兼备,实在不容人小觑。

    辉落掌则是华丽而实用,出掌之际揽辉光于掌心,由楚楚施展此功,可谓人美掌靓、相得益彰。

    其辉光是元力凝聚的表现,凝练程度并不逊色断玉指,如长期修炼此功,掌上全力渐异常人,端的非同小可。

    场内两人全力以赴、进退纵横,光影爪影势若狂风骤雨,密密麻麻遍及整座擂台,身形往来掌爪碰撞,在场观众屏息观战。

    一阵劲爆激斗后,两人停住脚步,现出相貌,楚楚香汗淋漓、吐气如兰,楚鹏微微气喘,冷漠脸上浮现燥热。总体来说,楚鹏仗着修为优势,稳稳占据上风,可楚楚赖着武学强大、步法轻灵,虽处下风却不会快速落败。

    略作调息后,楚鹏善意笑了笑,笑容拘谨不忍看,口中硬邦邦地说:“你很不错,小心,我要拿出全力了。”

    闻言楚楚不禁暗凛,她本就处于下风,可对方竟还有保留?

    在她担忧目光中,楚鹏浑身气息波动,元力不断向手掌灌注,指尖增长变锐,色泽化作枯黄,大致看去,竟和真正的苍鹰之爪别无二致了。

    与此同时,难言危机感在楚楚心中陡然升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