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四十二章 最弱八强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演武场内观众云集,欢呼尖叫接连不断。

    显然随着比赛进行,场内气氛愈加热烈,几座擂台陆续进入关键环节,使观众们的情绪亢奋到极致。

    八号擂台氛围稍显压抑,可平静中嘁喳议论夹杂,看客们目光含着期待,睽睽众目直向擂台。

    台上,楚天银发璀璨、白衣胜雪。楚源衣冠楚楚、挺身玉立。两人分别站在擂台两端,彼此相对凝视,虽只擂台距离,却给人种咫尺天涯般的错觉。

    与之前比赛不同,裁判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待人一上台即宣布开始,而是稍微暂停一段时间。期间,观众们没来由开始紧张,呼吸急促起来,议论声由暗转明,仿佛潮汐升涨,此起彼伏、滚滚不休。

    “你们说这场谁能胜?”说话的是位幼小少年,初次观看这种比赛,他显得格外的兴奋,稚嫩眼中布满好奇。

    这句询问像是火星洒进油锅,大伙儿情绪爆炸,纷纷嗤之以鼻。

    “你是白痴么,当然是源哥赢。要知道上一届族比,他就取得不俗战绩。何况又过了整整一年,实力再度精进。楚天刚启灵不久,哪里能与之相比?”

    “据传这楚天有些本事,可也仅限于新人范围。族比这种家族盛事,还轮不到这种稚子出头。再过几年,或许有望,现在嘛,呵呵......”

    这是位老成持重的仗着,他对人对事的评价向来中肯,可对楚天并不看好,毕竟老人火气小,措辞较为含蓄,言语未尽便摇晃起白发稀疏的脑袋,叹口气神色遗憾。

    其他人就没这么客气了,一名少年年轻气盛,满脸都是不屑:“楚天先是首轮抽空,两个对手实力一般,运气好凑巧进入擂主赛罢了。而源哥一路连遇强敌,却过关斩将、高歌猛进,强如楚森都败于其手,这等实力可没半分侥幸。”

    见附近众人都耐心倾听,甚至自己中意的妹子都俏脸肃然,凝神细听高论,此人更加得意,脸色一板断言道:“同进擂主赛,含金量却截然不同。可真金不怕火炼,一打起来真伪立辩。你们看着吧,待会楚天定会被三两招收拾了。”

    言毕,望着小美女满脸崇拜,他心中窃喜不已,可脸上还得辛苦维持高人风范,意欲狂笑的嘴角不住抽动,憋屈的相当难受。

    ……

    这场擂主赛尚未开始,观众们却不约而同倒向楚源。熟悉他的实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楚天之前两场胜利,显得过于轻松了,由于对手太弱,看上去没有丝毫含金量。

    感受到周围鼓励目光,楚源露出一丝笑意,明眼人还是多啊,果然无人支持这小子,由此看来,这场比赛赢定了。

    千万不要认为,观众们的态度无关紧要。若是双方实力相当,这一点就成为胜负的关键。谁能获取更多支持,就能在状态上压制对手,发挥奇佳夺取胜利。反之,则将陷入不利局面。

    几乎无人支持楚天,璀璨银发为他增添一份神秘,吸引了几个妹子的关注。可即便是她们,也不抱有期待,毕竟实力过于悬殊。只在心中默默祈祷,待会打起来,希望源哥能手下留情,别让这位小弟受伤才好。

    这么多人中,唯有楚楚、楚宝等人,因并肩作战过,才知楚天不好对付,暗中猜测这或是场龙争虎斗。

    待场内气氛涨到顶点,裁判露出满意笑容,挥下手臂宣布开始。

    楚源深吸一口气,出乎意料的,目光陡然凝重,气息陡然提升,元力运转掌心,掌上开始闪烁星芒。虽说对手看上去挺弱,可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以他的经验,自不会犯轻敌的错误。

    见状无论是裁判,还是台下年长者均是心中称赞。往常比斗中,阴沟翻船可谓司空见惯,轻敌更是大忌中的大忌。这楚源年龄不大,不但实力超卓同辈,又懂得这个道理,将来定然是个人物。

    楚源迈前一步,突袭速度陡增,路径上唯有模糊身影,叫人连面目都瞧不清楚。

    只能见到十指微微蜷曲、其上星芒璀璨,宛如流星划过天际,在空气中留下道惊艳的弧线。

    与对方的华丽表现相比,楚天的应对极为普通。只是运转元力,看气息也就是四段水平,在摘星手的耀眼映照下,整个人黯然失色,在原地呆愣站着。

    周围加油声震耳欲聋,却全是赠予对手的,面前是杀气四溢、妙至毫巅的“摘星手”,楚天身着一袭白衣,孤零零缩在擂台一脚,仿佛被全世界抛弃的孤儿。

    “哎。”几位善良少女扼腕叹息,一名可爱族妹爱心泛滥,俏脸现出不忍,杏仁眼眸更显水灵,其中晶莹泪花打转,随时都有溢出来的可能。

    附近少年们眼神通红、咬牙切齿,个个妒忌楚天,恨不得以身相代,让这些妹子们为己伤感流泪。

    说来话长,事实上一阵风起,两位选手便已贴近。

    楚源纵身一跃,高至对方头顶,双手凌空下击,英俊的脸上现出狞笑。

    这笑容不似粗人那般锋芒毕露,而是现三分隐七分,看上去不失儒雅。可是,若能瞧得仔细些,不难发现其下潜伏的暴戾。

    全力催动下,楚源十指嚣张,掌上元力凝聚星光,绚丽璀璨迷人眼,给人一种夜空覆盖、星辰下坠的怪异美感。

    一只白玉般的手掌穿星度月、肆意而行,此掌皎洁莹润、手指修长,若碰上一丝半点,又如何能月下抚琴,一舒高山流水之高洁?

    但不可思议的是,这只手仿佛秉承神明意志,俨然是那众望所归的天命之子,繁星无数、危机遍野,却总能化险为夷、恰好躲过,直达对手胸前。

    掌上劲力喷吐,虽然不甚强劲,却像是愚公移山,难言的顽强坚韧,稳稳将对方震落台下。

    楚源并没有口吐鲜血,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势,却恨不得一头撞死。因为他输了,输得不明不白。

    就算对上楚飞扬,被强敌一招秒杀,也能心安理得,因为全在意料之中。

    可这算是什么,一个刚启灵的稚子,以低己一段的修为,却将他打出场外。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情况?

    要是面前有豆腐,楚源会立马拍向自己头顶,心甘脑壳碎裂致死。要是口中能吐血,定会仰天尽吐胸腔不平之血,情愿鲜血喷尽而亡。

    但是,此处无豆腐这种必备道具,族妹身上的那种,他素以正人君子自居,当然不可采用,那是自毁形象。至于吐血,体内没有暗伤,自然无血可吐。

    有时候,有豆腐可用,有淤血能吐,也不失为人生之幸福。

    不单是他,连观众们都很郁闷。如此战斗,放在他们眼中,就是楚天随便打出一掌,却凑巧击中摘星手薄弱处,莫名其妙将楚源击落场外。

    这运气实在太好了,堪比入山碰仙师、出门捡神器、荒野遇公主啊。

    比赛中,楚天展现的修为,怎么看都只有四段,虽然不能说弱,但和楚源、楚森这等人相比,简直就是战五渣,挥手间就能灭掉一大片。

    可现在,潜力无限的种子选手楚源,因为运气差输给这般新人,这大概是上天开的玩笑吧。

    不得不说,玩笑实在有点儿冷,这场比赛不要太烂。而楚天作为本擂台出线者,这届族比的八强选手,恐怕是有史以来水分最大的一个,可谓水的过分、水漫金山、水到无可救药啊。

    一时之间,八号擂台嘘声盈耳,倒彩声铺天盖地。

    ……

    其他八强陆续诞生,可几乎所有观众一致认为,无论比赛进程如何,最垃圾八强无疑是楚天。此事铁板钉钉、无可置疑,有疑问的,定会受尽大众鄙视和白眼。

    如此一来,擂台赛尚未结束,他提前坐稳最弱八强的宝座,稳如泰山、固若金汤。

    于是,楚天无意中缔造了史上最弱八强的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