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四十一章 好兄弟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呼!

    一个巨大的肉球从八号擂台倒飞出去,狠狠摔在地上,地面被砸出几道裂缝。

    楚源意气风发站在擂台上,右腿还保持着踢出的姿势,造型帅气逼人,配上英俊相貌、听吧身材和讲究服饰,顿时引来众多观众的喝彩,更有几位少女芳心暗许,美眸流露出仰慕。

    这种酷炫风格,最受涉世未深小女生欢迎,实力只是一方面,要获得吸引大家注意,台型才是关键。

    观众区的反应让楚源颇为满意,抽空用手弄了弄下垂至眼前那缕头发,此乃他精心做出来的发型,此番风骚作为又引起花痴们的彩声。

    本地作风相对保守,若换作一些边境城市或异族,想必这些姑娘要大声尖叫了。

    只是满意之余,仍有几分遗憾,本想好好招待下这家伙的,没想到如此不经打,一招就被踹出界外,让他想要追击都没有合理借口。

    如此货色,还妄想出线,真是井底之蛙。现在族比上,这种人竟然也能出场,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

    一念至此,楚源摇头换脑,内心感慨不已。

    台下“肉球”耸动几下,慢悠悠伸出胖乎乎的手臂,一撑地板,缓缓站立抬头,现出张肥胖油腻的面孔。

    楚宝狠狠抹去嘴边血迹,脸上余悸不一会儿转为愤恨。对手还真没客气,这一脚再重一点,他门牙都要掉了。

    还好他见识不妙,并没有选择硬抗,卸去对方力道往后撤,样子虽狼狈点,却避免了更严重的伤势。

    见状,裁判只是微微皱眉,没有多说什么。为了和外界残酷环境接轨,族比不严禁伤人,只要不弄残废了,怎么都行。

    一般伤势由护理人员治疗,严重的药堂会提供紧急援助,总之都救得过来。为了让子弟们得到真正历练,家族甘愿付出一些牺牲。

    因此,楚源下手狠辣,裁判心中虽不悦,也没有开口指责。

    楚天轻拍同伴肩膀问道:“怎么样,需要叫人护理吗?”

    “不用,小伤而已。就是一招被人解决,好丢人啊,下面好多女生在看,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楚宝哭丧着脸,眼中燃起怒火,恶狠狠地说:“小天,你可要替我报仇啊,全靠你了。”

    闻言,楚天缓缓点头,眼中寒光闪烁,袖中十指悄然紧握,关节处都微微发白。

    胖子再怎么说也是他朋友,无论是谁,侮辱自己朋友,定然不可轻饶。

    ……

    楚天饶有兴致看着台上一幕,本擂台最被看好的两位种子选手,楚森和楚源相互对持。

    楚森一脸老实、肤色微烟,原本普通的相貌,在一身劲装衬托下,顿时英姿飒爽起来,由此可见,人靠装扮马靠鞍这话果然不错。

    对面的楚源则身着镶着金边的华服,气质高华、玉树临风,可此刻他心情不佳,没有照例欣赏少女们的绯红脸颊和害羞表情,脸上失去往常的泰然自若,神色变得非常凝重。

    这两人算是好友,彼此知根知底,深知对方不好相与,场面顿时僵了下来,一股严肃气氛逐渐弥漫。

    怎么会这样?锦衣少年楚飞一脸蛋疼,嘴巴由于吃惊张开,足够吞下整个鸡蛋,显得十分不美观。

    若是平常,他定不会做出这般损害自身形象的表情,只是面临眼前情形,实在叫他淡定不起来了。

    自被楚天虐待后,楚飞一直暗地祈祷,让楚天碰到这两位,好给他报此深仇。不知什么环节出了问题,这么虔诚的祈祷竟起了反作用。

    他欲哭无泪,你们两个死拼,谁来制裁那楚天呢?

    不过,楚飞忽然灵机一动,此二人私交非常不错,称得上知心好友。朋友间好说话,彼此谦让一下,留下的解决那小子,其不甚好。

    何况他们同为老资格,有教育新人的责任,在这个立场上是一样的。

    两位大哥,请务必记得,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切不可冲动较真啊。

    “森哥,怎么这么巧?”楚源率先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是太巧了。”对此楚森表示赞许。

    “自家兄弟,何必相残呢。要不这样吧,我那里有门非常棒的武学,森哥有空去我家,任你翻阅学习。至于这一场,嘿嘿,请你放放水如何,反正咱们兄弟俩谁赢都一样。之后,我定要狠狠教育下小辈,哎,现在的小辈可真狂妄。”

    言毕,楚源愤然看了台下楚天一眼,表情很是不满。

    观众区楚天一脸懵逼,我站这里观战,一动不动,怎么又得罪人了?

    “好说好说,愚兄答应你了。”楚森烟黝黝脸上一板正经,郑重应诺淳朴可信。

    “好兄弟,真是好兄弟啊,关键时候还是自家兄弟靠得住。”楚源感动得眼圈都红了,匆忙从怀中摸出锦帕拭泪。

    这幅兄弟情深的美好画面令裁判为之感动,不过比赛还得继续,于是他照常挥下手臂,宣布比赛开始。

    “阿源,你先。”

    “森哥,你先吧,长者为先。再说森哥都愿意后退一步了,兄弟在这方面还不让步,让人知道了,定会骂我不义气。”

    这理由十分正当、合情合理,任谁都挑不出毛病。

    所以,楚森就先出手了,元力包裹右掌,向前迈出一步,中规中矩轰向对手,气息波动只有四段水平。

    见状楚源出掌迎战,同样只用四段元力抵御,此情此景竟不像是比拼,反倒像在青楼中抚摸小娘子,温柔体贴、柔情蜜意。

    台下观众纷纷感慨,什么是兄弟,这才是兄弟,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啊。明明都有五段巅峰修为,却只用出四段初期元力,真是相亲相爱、相敬如宾啊。

    不少多愁善感的小女生流泪了,人间自有真情在啊,果然,这个世界充满温情。

    双掌即将接触,突然,楚森右掌元力暴增,眨眼就达到五段巅峰,掌上附着玄烟铁砂,看来充满金属质感。左掌不知何时探出,同样变成坚固的烟。双臂猛然一震,手掌照着对方胸口,毫不留情拍下,力道威猛无匹。

    不约而同的,楚源从袖中探出双手,十指微曲出优美弧度,指尖闪烁着璀璨光芒,宛如星辰照耀大地。大眼看去,不像是手指,竟似锋锐的神兵宝器。脸上的感动尽化狰狞,犹如择人而噬的恶狼。

    剧烈气浪从撞击点爆发而出,于在空气中化作猛烈劲风,从台上径直吹到观众区。

    啪啪声中,许多少女发卡落地,三千青丝往后飘荡,露出嫣红脸颊和莹白耳根。

    用作铺设擂台的青石板,为特殊材料加工制成,却仍难逃厄运,在两人脚下咔嚓断裂、挣扎呻吟。

    巨大冲击使交战双方都站不住脚,各自鞋擦地板往后滑行,刺耳摩擦声叫人担心鞋底是否出现火星,两人直退到擂台边缘方勉强停下。

    “森哥,不是说好让我一局吗?这是什么东西,铁砂掌,这么恶毒的武学,你好意思使在兄弟身上吗?”楚源愤愤不已。

    到这个时候,楚森仍是一脸淳朴,照旧布满烟黝黝色泽,并没有丝毫脸红。亦或是由于脸太烟,稍微红点别人也瞧不出。

    闻言他若无其事嘿嘿笑道:“好久不见,测试下兄弟的警惕性是否下滑,看来风采不减、可喜可贺啊。”

    楚源不吃这一套,脸色一片铁青:“这么说,森哥定要与小弟为难了?”

    “阿源说笑了,出线权这东西,岂能轻易出让?此乃正常比斗,各施实力决一胜负,公平公正光明正大,谈不上什么为难不为难的。再说,你不也使出摘星手?要不是哥哥多长个心眼,早被你坑了。”

    面对对方出言质疑,楚森依然波澜不惊。

    这话却把台下楚胖子恶心到了,腹内翻来覆去有种呕吐感。大哥,你这样的还算光明正大,那我就是纯洁无比的圣人了,这种话说出来都不带脸红,做人怎么可以无耻到如此地步?

    见状知道多言无益,楚源打消侥幸念头,强提精气神,绝学“摘星手”迭出,招招缥缈、式式恶毒,狂风暴雨般笼罩对手。

    楚森冷哼一声,施展所擅武学应对,元力催动到极致,掌上铁砂粒粒浮现、宛如实物,看起来就觉得坚硬,碰上去滋味可想而知。

    擂台上,两人身形错落、出招迅疾,彼此再不留情,猛烈碰撞间,砰啪响声不绝于耳,仿佛刀剑交击、铿锵有力。

    两位选手同为五段巅峰,都是老人作战经验丰富,各怀拿手绝学底牌。这场大战,直杀得天昏地暗、人仰马翻,最终楚源技高一筹,以微弱优势获胜。

    他大口喘气,这一场赢得侥幸,元力消耗巨大,身体受到多出轻伤,待会不知能恢复几分实力?

    不过,若是对付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想必已经足够了。

    森冷寒光从楚源眼中浮现,不加掩饰直射台下楚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