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四十章 首战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小子,你,你走着瞧……噗。”楚赫好不容易缓一口气,不过没说几个字就怒气复发,继续吐血去了。

    裁判有些紧张,喊道:“救护,救护。”

    从特殊通道中飞一般跑来两名救护人员,一人扶着头,一人搬起腿,把正在吐血的瘸子往担架上一扔,匆忙拉出去接骨疗伤去了。

    望着脸色平静的楚凡,裁判忽然觉得脊背发凉,都说狠狗不叫,这话果然不假。

    他对这名选手的印象完全改观了。恩,这小子有前途、很有前途。这张朴实的面孔,简直就是活脱脱的欺骗嘛,真是骗死人不偿命。

    不过,楚赫是四长老儿子,恐怕不是好惹的。这么想着,裁判倒是有些担忧了。

    楚凡身形一动,跳下擂台,向观众区缓缓走去,面无表情、心潮涌动。

    父亲在这个大家族低眉顺眼、任劳任怨赚钱,可生活依旧过的很苦。娘亲除操劳家务外,一有空闲时间就外出找事做,做裁缝、洗碗筷、当老妈子,反正只要有钱拿,再苦再累也要干。

    从楚凡记事起,就常帮忙做家务,可他一个小孩能做多少,主要工作还是被大人操劳了。

    条件如此艰苦,给他吃的鱼肉从未断过,当然只有他自己吃,父母天天吃咸菜,偶尔有顿零碎荤腥都算天大的改善了。

    ......

    “爹,娘,你们也吃。”小楚凡很早就懂得谦让。

    “傻孩子,爹老了,这辈子就这样了,吃了岂不浪费。”赵老头苦笑着摇摇头,老脸上皱纹交错,仿佛诉说着大半辈子的不甘,不甘于平庸,不甘于沉沦。

    楚凡纯真眼中闪过疑惑,年幼的他自然不能理解父亲的意思。

    “小凡,吃吧。”他娘亲,一位普通妇人,用她在忙碌岁月中变得粗糙的手,又给儿子夹了一筷子菜。

    “只有你,才有资格吃鱼肉,要是有一天你能成为武者,我这辈子,就算不白活了。”赵老头缓缓叹息道。

    漆烟眼珠转了转,楚凡似乎有点明白了。

    于是他从此不再让菜了,幼小心灵埋下一颗种子,他楚凡,定要成为强大的武者。

    ……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楚凡幸运启灵成功,如愿以偿成为武者。至今,他仍清楚地记得,得知捷报的一霎那,老父亲喜极而泣、涕泪纵横,这含着泪花的笑容,来得多么艰辛。

    虽然他只有黄阶中级武脉,在一些人眼中,这资质不值一提。不过,这已经足够了,能如愿成为武者,他真的很满足。

    踏入武者行列后,楚凡明白的更多,武者分有好多等级,要达到更高层次,难于上青天,每一个脚印里面,都浸润着血汗。

    更何况,比起其他人,他出身贫寒,没有资源辅助,若不能获得家族支持,要攀登武道巅峰,无异于痴人说梦。

    唯有在族比中表现突出,进入高层视野,才能获得族中扶持,对楚凡来说,这无疑是改变命运的重大机遇。

    可现在,竟然有人要断绝他唯一的出路,仅用区区十枚元石。

    老爹大半生的唯唯诺诺、低三下四,只值十枚元石么?

    娘亲的任劳任怨、辛勤劳作,只值十枚元石么?

    为达到参赛水准,他暗中付出的努力,只值十枚元石么?

    由于缺乏财力,楚凡手中只有一门最为基础的武学。因此,只有经年累月反复练习、并将其锤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无论是黄脉中级资质,还是习练的武学,在少爷们、子弟们看来,都是简陋无比、愚蠢可笑的。可单是靠着这两样东西,他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就获得参赛资格,这可是许多条件远在他上的同辈都没有取得的成就。

    要做到这种程度,背后的付出唯有楚凡自己明白。同人周旋、与兽争斗、呕心沥血、九死一生。夜里睡觉都能梦到遭遇的恶人,或是凶兽,狰狞的笑容,亦或是血腥的爪牙。

    无比庆幸的是,这一切他全部走过来了,在外人眼中,可谓创造出难以想象的奇迹。

    可现在,竟然有人要抹杀这所有的一切,只用区区十枚元石,楚凡能同意吗?

    他,还没有这么贱!

    “孩子,你冲动了啊。这下得罪四长老,可怎么办呢?”

    撕心裂肺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赵老头哪里见过这等局面,吓得浑身哆嗦、手无所措。

    拍拍父亲的肩膀,楚凡温言宽慰道:“不用担心,只要我能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就能赢得家族的重视,就算是四长老,也不便对我怎样。别怕,这是正当比试。”

    闻言赵老头脸色稍宽,依旧紧张,也是无法,只得在心里祈祷儿子能出线了。

    楚凡敢于这么做的原因,一是基于家族对人才的重视,只要进入高层眼光,四长老的确不便以公报私,否则就会引起家族不满。此人一向精明,定不会因大是小。

    更重要的是,他求上门的话,那位老人不会放手不管的。想起那位和蔼老人,楚凡脸上由衷浮现出仰慕。由于对方帮忙,自己才顺利获得心仪已久的杀手锏,有了这个,他定能不负此老厚望,在族比上一鸣惊人。

    ……

    大咧咧站在擂台上,楚天伸展拳脚、活动手腕,正在做热身运动。他面带兴奋笑容,看别人打这么久,当真无聊的紧,差点儿没把他憋死,现在难捱时间过去,总算轮他上场了。

    “楚飞,楚飞。”见对手未至,裁判大声催道。

    锦衣少年不情愿跳上擂台,面色十分难看,正是赛前嘲讽楚天两个的那人。

    怎么会这样,这家伙可不是好对付的,楚飞露出吃了死苍蝇似的表情。

    这也难怪,据他所知,本擂台选手中,当属楚森和楚源实力最强,他甚至两人能耐,在他看来,无论哪个都完爆楚天。

    由于与楚天不睦,楚飞一直在诅咒楚天遇到此二人,为此在心里祈祷无数次,不想反倒起到相反效果,这一起一伏,心理落差实在太大了。

    “咦。这家伙竟然在笑,当老子是软柿子吗?”楚飞忐忑望向对面,楚天竟然眉开眼笑,顿时愤愤不已,这货太轻视自己了。

    其实是他想多了,楚天刚从轮空气氛中走出来,纯粹能够比赛而高兴,与对手是谁无关,不管是哪个,只要能上台比赛、发泄情绪就行。

    对此楚飞越想越生气,大家都是练体四段,凭什么你这么拽,一副吃定自己的臭样子。

    此子两月前只有练体三段,这么短时间,达到参赛资格够了不起了。

    他定是族比前才侥幸突破的,刚突破没几天,修为都没有稳固,怎么想都比不上自己,他可是踏入四段很久了。

    哼,这一场我就让你知道,老人和新人之间,倒地有着多大差别。新人要低调,身为新人本没有错,可跑到本大爷面前装逼就是你不对了。

    一念至此,心中忌惮一扫而空,楚飞嘴角掀起狞笑。

    裁判手臂下挥,宣告比赛开始。

    比赛一开始,楚飞就率先发动攻击,只见他一脚踩下,地板咯咯作响,若非由坚硬青石所制,换作普通地板哪里经得起,定会被踩的四分五裂。

    通过脚掌借力,他往前一窜,飙升速度,箭矢般射向楚天。途中,强横元力从体内爆发,接近对手面前,探出手臂曲指成爪,对准面部狠狠抓去。

    突袭爪上,指尖泛着白茫茫光泽,元力凝聚已达到外现的程度,离面门尚有一尺,附带劲风先行赶至,吹得楚天银发乱舞。

    爪风锐利,只是其一,此招并不简单,唤作“大擒拿手”,后招无数,乃是楚飞的最强武学。

    若能一招立功那是最好,如不然,展开后面变化,也会令人防不胜防。

    虽说此招了得,楚天却无动于衷,脸色四平八稳,风平浪静到让对手怀疑自我。

    楚飞一声嗤笑,加快手上动作,攻势更凌厉几分。他最讨厌的,就是装模作样的人。哼,喜欢装是吧,看这招抓在脸上时,你是否还能装下去。

    眼看擒拿手就要触及面门,突然一只白玉般的手掌横空出世,及时拦住此招。

    这一招自是楚天所出,看上去漫不经心,可此掌却毫不含糊,飘忽而迅疾,元力凝聚如玉石,破坏力定也惊人。

    出师不利,楚飞打算演变招式时,一道强悍劲力突兀传来,后续计划尚未实施,就被全盘打乱。

    这道劲力侵入他身体,在体内肆意破坏,连续出现多处暗伤,一瞬间就彻底丧失作战能力。

    一招发出,楚天不再面向对手,转身缓缓下台,神态悠闲自得,其身后,对手身躯轰然倒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