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十九章 像你这样的好人不多了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我去,怎么这么巧?”楚宝看见楚天,脸色有点难看。

    楚天见到这个活宝,顿时感觉轻松许多,不禁开口调侃道:“确实挺巧的。见到老朋友,表情怎么这般难看?”

    “哎,虽说我实力不强,可总想着万一运气好,说不定能混个八强。现在和你分在一起,彻底没戏了,算了,不切实际的念头,还是早点断了好。”

    两人交情甚熟,楚宝半开玩笑半抱怨道。

    闻言楚天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拿手掌去拍对方的肩膀。

    “没事,咱们兄弟俩谁跟谁?依我看,这座擂台的出线者,非你莫属。”

    楚宝没复杂心眼,本来就只是随便说说,说完就抛脑后了,别无他意。这种人很好相处,一个月下来,楚天早跟他成了不错的朋友。

    听闻这两位尚未比赛,三言两语将出线权收入怀中,这话说的跟已经赢了一样,按捺不住怒目而视。

    其中几位有过参赛经历的老人较为稳重,并没有出言讥讽,眼中却掠过鄙视和不屑,暗想新人真是猖狂,殊不知现在吹得越狠,待会面上越是难看。

    可是,并非所有人都具备这等素养。

    “此间高手众多,哪里轮得到你们,大言不惭,简直可笑。”一名锦衣少年忍不住开口反驳。

    楚天循声望去,觉得此人面熟,仔细辨认,乃是楚歌的一个跟班,当初上门挑衅时,曾与之有一面之缘。

    既然是敌人,他并不客气,嗯了一声,目光冷厉森寒,狠狠扫视过去。

    见状,锦衣少年心中惊骇,本能后撤几步,反映过来觉得羞耻。若说修为,他可是练体四段,不见得弱于对方,凭什么如此惧怕。

    欲待再发狠话,脑中没来由掠过前番挑衅时,楚天大战楚歌的情景,身躯一个颤抖,口中话语一滞,终究没有说出。。

    “哼,你战斗力再强,前些日子才练体三段,现在不过甫入四段,勉强够资格参赛罢了。这座擂台强手云集,更有数位猛人镇场,还真不信你能出线。”

    锦衣少年感到憋屈,在心里对自己如是说。打死他也想不到,楚天早就突破五段,若对上他完全可以碾压。

    不一会儿,工作人员送过来个铁盒子,盒子封闭良好,唯顶上有一洞,宽窄仅能供手掌出入,里面烟黝黝的,不可视物。

    裁判一声招呼,八号擂台的选手们陆续上前,逐一伸手进盒里抽取竹签,上书参赛号码。

    抽签时,楚天颇有些期待,忍不住猜测谁是对手。

    将竹签放眼前,此签为螺纹木所制,看上去十分美观,签上却空空如也。

    正疑惑间,裁判挥了挥手:“抽到空签的,到一边观战。”

    原来是轮空了,按照族比规矩,轮空之人本场无需比试,直接进入下一轮。

    抽到空签,楚天没办法,只得依言让开,走往观众方向。

    擂台周遭观众不少,纵然站着也不嫌疲累,反而兴奋对选手们指指点点。他从中找到父亲,与其并肩站着。

    “嘿嘿,运气不错,首场获胜,可喜可贺。”见他到来,楚云笑嘻嘻调侃道。

    对此楚天狂翻白眼,这也算取胜?胜利若唾手可得,便毫无意义,如此胜利不要也罢。

    相较之下,他宁愿通过苦战晋级,这样才能更好的磨砺自我。

    其他选手大都没有这等觉悟,个个眼睛通红盯着楚天,他们目光中,羡慕嫉妒恨应有尽有。

    锦衣少年哭丧着脸,凭什么是这厮轮空,而不是自己?

    一些人喜欢当观众,楚天却丝毫提不起兴趣,原本卯足的劲散了大半,只得懒洋洋看着选手们比赛。

    大部分比赛他都看得哈欠连连。其中两场却使其精神一震,均是三两招就结束比试,两名胜利者皆是练体五段。

    “面相老成那个,是楚森。相貌轻佻的,叫做楚源。去年族比上,他们就取得不错成绩,若想晋级,这两人或是阻碍,千万不可小视。”

    看透儿子心中所想,楚云开口介绍道。他看似漫不经心,却一口道出两人底细,不知背地里为族比做了多少调查。

    将情报默记心头,楚天面上神色凝重,内心却开始兴奋起来。

    除这两人之外,让楚天关心的,还有楚宝的比赛。从私交感情上,他衷心希望好友晋级。

    楚宝对手与他同为四段,不同于他肥胖的体型,对手瘦的像是豆芽菜。这人大概天生就瘦小,修炼到练体四段,还是这副模样,爹娘带来的身段看来无法改变了。

    擂台上,楚宝挥拳,“豆芽菜”用掌,两人修为相当,砰砰一阵乱响,直打得元力激射、劲风鼓荡、热闹非凡。

    长期缠斗中,两人体表元力逐渐削弱。

    没了元力,就要拼肉体。楚宝扭动着肥胖的躯体,将对方死死逼到擂台一角,舞动硕大拳头,越打越是起劲,油乎乎胖脸上浮现出享受,他就是喜欢这种虐待的快感。

    “豆芽菜”则像是被强盗凌辱的小媳妇,面对胖子仗着肉体欺辱,只得乱舞瘦弱手臂四下抵挡。开始尚能勉力固守一角,可到了后来,每次撞上对方拳头,都痛的直咬牙。况且胖子像是打上瘾了,拳速渐快、力道渐猛,让他渐难招架。

    既无法抵抗,那就享受吧!

    “嗷!”

    一声怒吼震荡屋瓦,楚胖子当胸一拳击去,穿过仓促的阻拦,瓷瓷实实砸在胸口,运转猛力推动,“豆芽菜”腾云驾雾般倒飞出去,落在台下口喷鲜血、倒地昏迷。

    楚宝赢得比赛,昂然站在台上,嘶吼数声以壮声势。下台后第一件事就是狂奔过去,晃着楚天肩膀吹嘘道:“哈哈,这一场够精彩吧。对手可谓非常之强大,可谁让他流年不利遇到俺阿宝呢。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这话说的就是我。哇哈哈……”

    “停停,你说归说,别晃肩膀了行吗?再晃骨头都要散架了。”楚天龇牙咧嘴,表情十分痛苦。再这样下去,根本不用比赛了,这位老兄都能提前把他搞残废了。

    “哎,这一场真是又臭又长。”偏僻处一位眉清目秀、下巴尖俏的族妹趁二人不注意,忍不住小声嘀咕道。

    ……

    五号擂台,楚赫望向面前对手,此人长相普通,穿着甚是寒酸,他认出是杂役老赵的儿子楚凡,因启灵成功,有幸踏入武者行列,才被家族赐以楚姓的。

    这人只是贱民之子,侥幸成为武者,才得以脱离贫困,连他父亲的日子都好过许多。

    这小子大概是走了狗屎运,和自己同年启灵,资质普通,无资源支持,现在竟达到四段,获得参赛资格,还成为他对手。希望此人识时务不要跟自己作对,否则,哼哼。

    收回诸多念头,楚赫眼珠乱转,不一会儿,心中已拿定主意。

    “赵凡,阿不,现在叫楚凡了。那个,这样吧,我出十枚元石,给你补贴家用。老赵年纪这么大,还要养家糊口,也算不易。这可是十枚元石,换成金币的话,就有足足一百,可得抓住这个机会,过这村没这店了。”

    楚赫和颜悦色,耸动脸上横肉,做出友善表情。

    “不许作弊。”裁判正儿八经,严厉斥责道。

    闻言楚赫脸露不解:“作弊,我作什么弊了。究竟是违反了规则那一条?这是赤裸裸的污蔑,你知道吗?人说话要负责任,再乱说话,信不信让我爹到三长老那里告你一状,就说你恶意造谣,损害本人清誉。”

    此番言论底气十足、振振有辞,直说得他脖颈子赤红,仿佛受到天大委屈一般。

    “你!”这位裁判气的脸色发青,恨不得扑过去咬他一口。作弊还这么理直气壮?真是从未见过如此无耻之人!

    “好啊,元石拿来。”正当裁判权衡利弊之时,楚凡脸露笑容,伸出手掌摊开。

    见这副情形,楚赫心知好事做成,呵呵而笑,取出元石重重拍在对方掌心,仔细数去,竟足足有二十余枚。

    “兄弟这么识趣,哥哥也不会吝啬,多出来的,就算附送的。”

    望着楚凡朴实的面容,楚赫怎么看怎么顺眼,顿时抛下对“贱民”的成见,大喜之下与之称兄道弟起来。

    闻言楚凡道谢赔笑,小心将元石收入口袋,这些东西,足够补贴家用很久了。

    裁判见双方已然谈妥,根本没必要再出头,意兴阑珊宣布道:“比赛开始!”

    虽然口头没说,心中却对楚凡低看许多,或许因为出身贫寒,此人眼光短浅、胸无大志,为区区些许元石,竟甘愿放弃宝贵的出现机会,当真是鼠目寸光、无可救药。

    事情谈妥,楚赫自不会动真格,起身纵跃而起,随便一腿踢向对方,此招无关任何武学,甚至腿上附着的元力都不到三成。

    这分明是做做样子、走下过场罢了。可这演技也太假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你这样我很难做的,大哥。

    见状裁判脸色比锅底还烟,暗中把楚赫全家女性问候一遍。

    楚凡马马虎虎出拳应战,看样子放水更加严重。

    裁判心头惨叫一声,不带这么玩的,谁来救救我。

    这家伙果然识娶,倒是让老子省事,有机会可以给他爹谋个好差事,这货也能收做小弟,怎么也算练体四段,想来小歌不会有意见的。

    比武尚未完毕,楚赫就盘算起后续事项,好像赢定了一样。

    众目睽睽之下,拳、腿终于接触。

    这一瞬,楚凡拳上元力彻底爆发,臂膀更传来可摧山岳般的力道。

    “咔嚓咔嚓。”

    楚赫腿骨折断,惨叫着被轰到台下,抱腿在地面上滚来滚去,表情痛楚之至。

    他挣扎抬头望向台上,楚凡这张本来熟悉的面容,突然变得陌生起来,浑身脱胎换骨,身影陡然高大起来。

    无比熟悉,却无比陌生,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你!”楚赫口齿含糊,受疼痛影响,连话都说不清了。

    楚凡满脸莫名其妙:“我什么我,你好心送来元石,我只得勉为其难、暂且收下了。啧啧,现在像你这么无私的人,真的不多了。”

    “噗。”楚赫气上心头,憋不住一口老血喷出,往上空飙升半米高,如血红喷泉般经久不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