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十七章 选手们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这一天楚天吃晚饭格外的早。由于闭门修炼的关系,他一向修炼到深夜才出门,可此次,天一烟他就推门出来,招呼小月做饭。小月非常开心,边哼歌边烧菜,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可是,用餐时他有点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虽然不算很明显,但小月敏锐地察觉到了。

    不一会这个疑问就得到解答。饭吃一半,楚楚风风火火跑进来,递给楚天个白玉瓶。

    接过玉瓶,楚天拧开盖子,扑鼻浓郁药香,里面清一色的元丹,装的满满的。

    楚楚巧笑嫣然:“不用谢我哈。抓紧时间修炼,把别人统统比下去。”

    言毕举起粉拳狠狠挥了挥,算是加油打气。

    这么多元丹,最少都有四五十个。元丹可比元石贵重数倍,楚天虽然不确定具体比率,但也明白一百多枚元石绝对不值这个数。

    一股热流在他心头涌动,内心有千言万语,可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招呼对方吃饭,看她神色匆忙、香汗淋漓,定是丹药一出炉,就第一时间过来的。

    别看楚楚朱唇只一点,容量却不小,手中竹筷神速挥动,不一会口中就被各色美食填充,鼓鼓囊囊展示出惊人弹性,和楚天的狼吞虎咽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旁边,小月饶有兴致看两人吃饭,难怪他们关系不错,连吃饭姿势都如出一辙,还真是有缘啊。

    饭后楚楚也没逗留,招呼一声就出门回家,族比将至,修为增强一分是一分。

    回到房中紧闭屋门,楚天擦火点亮油灯,黄橙橙光晕驱散了烟暗,而后盘坐床上,闭目凝神、抱元守一,元力运行几圈,待精气神达到最佳,霍然睁开双眼。

    从玉瓶中取出枚元丹,室内顿时萦绕着好闻的药香。楚天无需服用,仅是拿在掌中都能感觉到里面的充沛能量。灼热目光紧盯纯白色丹药,增强修为,就靠你了……

    随着族比逐渐临近,为了在彼时一举成名,选手们采用各种手段提升实力。

    有的忍受寂寞闭关苦修,一埋头就是一整月,出来后模样邋遢,连亲妈都认不出了。

    也有人不辞身心劳苦、反复锤炼武学,一遍遍对着空气挥掌、照准沙包出拳。

    还有的自行出门历练,决意脱离家族保护,到陌生环境中锻炼自我,以期取得更多的实战经验。

    不过,无论如何忙碌,这一日傍晚,大多数人都选择停下修行。

    闭关的起身推开屋门,仰望一下久违的阳光。

    磨炼武学的停止枯燥练习,让疲惫的身心放松休息。

    外出的不约而同从外归来,稚嫩脸上浸染了风霜,嘴角却有着自信的笑容。

    所有一切都是因为,族比将在明日开始!

    虽说常年雄踞第一的楚飞扬不再参加族比,众人夺冠机会大增,但每年均有人启灵成功,数年累积下来,此次竟有超过一百名少年参与竞争。

    这许多武者同居一堂,真正有信心度过难关,传越围追堵截,最终取得桂冠的能有几人?重重压力下,有谁能怀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无惧无畏勇往直前,又有几人立志夺冠?

    某处宽阔宅院大厅内,十余名少年围桌而坐聚晚餐。

    若站在外面看,这座宅院普通寻常,和家族他处并无不同,进去后定会大吃一惊,里面装饰豪华、金碧辉煌,和外观大不相符。

    珍贵玉器、罕见奇石以及稀有装饰品摆的到处都是。居中餐桌为昂贵红木所制,只这么一张就抵得上普通人家大半年的开销。

    桌面上山珍海味、美酒佳肴俱全,主菜竟然是由大力蛮牛制作的菜肴。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入阶妖兽,以此制作的牛腱劲道无比、营养丰富,可普通武者就算捕杀此兽,也只会拿去换修行必须之物元石,绝不会用之做菜的,在正常人看来,此举无疑是暴殄天物的败家行为。

    侧门仆役们进进出出、输送菜肴,周遭侍女们端茶倒酒、殷勤侍奉,场中有歌女施展歌喉,也有舞女款款起舞。

    与会者皆是身强体健,元力内蕴,个个都是武者,此时这些人都在向首座稚嫩年轻人阿谀奉承,种种肉麻话语若让外人听到,定会鸡皮疙瘩抖落一地。

    “楚歌大哥这么小年纪,竟然达到练体六段,相比之下,小弟这辈子全活到狗身上了。”

    先是尊称大哥,却说这么小年纪,此番言论可谓逻辑混乱、狗屁不通,但在座众人皆是习以为常,上座的楚歌更乐在其中,紧绷小脸松弛下来,不经意露出满意笑容。

    “你跟谁比都好,非得与少爷比,真是自讨苦吃。”

    “大哥如此修为,就算面对那些老资格,恐怕都能抗衡了吧。”其中竟然还有个老实人,不过很快就被同伴们喷一脸。

    “我呸,你会不会说人话,少爷若不是第一,老子日母猪给你们看好不好?”

    “哈哈,你口味还真重,可惜大家没此眼福,故意拿不可能的事赌咒,又有什么意思?”

    听着这些话语,楚天像是灵丹妙药,浑身禁不住飘飘然起来,心情愉悦之下,近期苦修带来的疲惫都减轻不少。

    “小歌,这次定要好好教训楚天那小子。”紧挨着的楚赫咬牙切齿提醒道。

    “啪!”

    闻言楚歌手中酒杯忽然粉碎,里面酒水顺着指缝流出。嘴角勾勒出一抹森然,一边的美貌侍女本想帮他擦手,见状没来由心中一寒,手上娟帕再递不过去。

    厅内突然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所有人均停止议论,鸦雀无声哑口无言。

    “说的没错,我怎能不多关照这位小兄弟呢?”虽说口称兄弟,语气却甚阴冷,让人闻之胆寒。

    楚歌每一回想就火大,想他堂堂玄脉高级的天才,对付一个黄脉中级的庸人,竟然没有手到擒来,反被调侃戏虐一番。这种事对自傲的他,可谓天大耻辱。

    愠怒良久,他终究释然,仰天大笑:“区区一个楚天,又算得了什么?连绊脚石都称不上。我可是注定要走出家族、登上巅峰的天命之人。”

    凝固气氛开始流动,众人继续杯筹交错、谈笑风生。

    “公子定能夺得第一,成为家族的骄傲。”

    “勇夺第一,勇夺第一。”

    ……

    功法阁不远处有一方幽静宅院,其实就是极为普通的院子,不过栽植着竹林、点缀着假山、引渡着泉水罢了。

    不同于功法阁的喧闹,此地素来清净,却无人敢对此处指指点点、心存轻蔑。因为这貌不惊人的小宅,乃是二长老的居所,而整个功法阁,都归这位老人掌控。。

    外面意欲高攀此老之辈,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只是他生性喜静,深居简出,不喜闲人打扰,族人们都知他习性,自不会上门讨没趣。

    清泉顺着假山蜿蜒而下,假山之旁,一名壮硕少年正在练拳。虽然练得是大街上随处可淘来的长拳,由于他身健臂长的关系,这一路拳法打来虎虎生风、威势逼人。

    若有行家在此,定会大吃一惊,因为此人步法和拳法已结合到完美地步,看似普通寻常,实则返璞归真,基本功可谓扎实到一定境界。

    仔细看去,他全身皮肤呈现古铜色,身上肌肉块块隆起,宛如岩石雕刻而成,举手投足间充满力量感。实际上,每一块肌肉都比坚岩还要牢固数倍。

    只是,少年身上布满数不清的疤痕,当胸更有一道伤疤自左胸横亘至右腰,仿佛身体被斜切为两半,望之触目惊心,真不知道是何等怪物,竟能将这般坚硬的躯体伤成这样。

    “哥哥,练了这么久,该休息一下了。”

    闻言壮硕少年立时停手,转身快步走近,一位眉眼精致的美貌少女迎上去,手拿毛巾亲昵擦拭他额前的汗水。

    此女是与楚天组队历练过的楚娟,壮硕少年是她哥哥楚毅,两人乃是二长老嫡系孙辈。

    享受妹妹的关切服务,楚毅木讷脸上难得露出笑容,伸手想揉对方小脑袋,忽觉满手都是汗水,停滞在半空,遂缓缓收回。

    “大哥,明天的族比有信心吗?”

    楚毅笑而不答,可楚娟已从这个表情得到答案,他脸上,满满的全是自信。

    见状,楚娟柳眉一弯,眸中掠过狡黠:“前几日听人说起,四长老家的楚歌放出狠话,此次必得第一,看样子他相当有信心。”

    在外楚娟安稳沉静,给人的感觉很淑女,可在哥哥面前,总是显得很调皮。事实上,她自幼便喜欢调戏哥哥,并陶醉其中乐此不疲。

    闻言楚毅哑然失笑:“那只是小孩子举动罢了,年轻人难免气盛,天资代表不了全部,唯有稳扎稳打,才能走的更远。”

    “哥哥总是这么无聊,这么无聊的人能找到对象吗?我没有嫂子该怎么办?”

    眼珠滴溜溜乱转,楚娟崛起嘴巴,小脑瓜中瞬间转过连串古怪念头。

    见妹妹发呆想心事,楚毅并不打扰,随意摆了摆手,迈步朝屋内走去,流了这么多汗,必须洗个热水澡。

    楚娟回过神来,在后面很不淑女地喊道:“还有楚天、楚影,都挺强的,大哥可别阴沟里翻船了哦,小妹会笑死的。”

    妹妹一向如此,楚毅早就习惯了,不理她继续走路,心中不禁暗想:“什么楚歌、楚天的,全是小孩子而已。楚飞扬一走,此次冠军非我莫属。”

    ……

    夜色笼罩大地,月光洗尽铅华,可楚天没空欣赏,简单吃点饭后,就一头钻屋里修炼。

    时间已到最后一天了,修为依然是练体五段。

    或许前些日子修炼太过顺利,导致根基不那么稳固,练体五段后,修炼速度陡然减弱下来,这几天就算有元丹辅助,也终究没有再行突破。

    其实,这种情况也算正常,毕竟越到后面,突破越难,何况他到现在才修炼短短几个月。

    虽说练体五段在小辈中算得优秀,楚天却不甘心于此,今夜他势必要突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