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十三章 老祖宗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楚天睁开眼,待适应炫目光芒后,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个由珍稀珠宝堆砌成的华丽大殿。金块成砖,琉璃作瓦,四根赤金圆柱上雕刻着玄妙图案,初看觉得像龙须,转念认为是凤羽,再看又会是其他东西,显然柱上纹路奥妙无穷、不可揣度。

    那么多块金砖,其间隙均是镶着珍贵的红宝石,看上去不像死物,光泽流转宛如一只只眼睛,楚天立于大殿中央仿佛受到无数瞳孔的窥视,氛围神秘诡异,顿觉浑身不自在。

    花费天价珠宝,只为建造大殿,真够奢侈的,恐怕一方国主也没这么气派。楚天故作轻松地想到。

    “小子。”背后忽然传来一声苍老呼唤。

    “谁?”

    楚天炸了毛似得转身,回过头时已是持剑在手,目光凌厉、表情戒备,短短一瞬就进入战备状态,明晃晃的“泓水剑”映在他白皙的脸颊上,显得肃穆而森然。

    对面是个看不出年龄的老人。若说苍老,可面色红润、精神矍铄,举手投足间仍彰显着活力。若说年轻,他浑身上下处处遗留着岁月的痕迹。据楚天的直觉,这定是个成精的老家伙。

    此老原本鹤发童颜、须发胜雪,颇给人以仙风道骨之感,但眼中的狡黠和脸上的猥琐,却将这份高人风范毁灭殆尽,连根鸡毛也没留下。

    见楚天神情紧张,老人做出和蔼笑容道:“小子,真够警惕的。”

    虽然态度和蔼,可骨子里的奸滑却是不易掩饰,这笑容放他脸上怎么看都有种造作的感觉。

    “老人家好。”楚天微微躬身行礼。虽然此老看上去不像正人君子,可他自小就懂得尊老爱幼,自不会做出失礼之事来。

    “好,好。”老人嘴上敷衍,眼中却精光一闪。小子挺戒备的,嘴上客气,宝剑依然紧握手中,脚下也悄悄退了几步,当老夫看不到么?

    嘿嘿,任凭你如何翻腾,也休想逃出老夫的手掌心。

    想到得意处,老人从宽袖中探出手,将颔下雪白长须捋顺,仿佛被主人心情所感染,那根根胡须越发光润精神了。

    楚天面色谨慎,开口打探情报:“老人家如何称呼,又怎会出现在此处?”

    “我么?”老人脸上笑意更浓,却不正面回答:“刚才那只神狐厉害不厉害?”

    “啊,你连这个都知道?”楚天惊愕,本以为幻境中的事情是机密,不想竟被知道的一清二楚。

    “废话,老夫当然知道。”老人卖关子似的故意停顿一下,旋即缓缓道:“因为,那只神狐,就是老人家我。”

    闻言楚天心中连呼荒唐,虽说此老看上去颇不简单,但怎么看体内都不像含有能摧毁巨龙的威能。再说,雪狐傲视天地,此老面目猥琐,气质完全不搭。

    想了又想,他还是难以置信,望着面前得意洋洋的老家伙,不禁想到,这货不会是个老骗子吧?

    带着审视目光,楚天认真感受此老的气息,竟和环境中那只雪狐身上如出一辙。这判断无关理智,源自常人难以想象的直觉。自开启血妖瞳后,此类直觉就越来越明显了。

    老人耐心甚是不足,见他面色迟疑,恼羞成怒之下说出实情:“你方才看到的,是本体,那是数千年前的事了。现今,本体早已死去,现在的我,只是一道灵魂分身。按辈分,你该叫我老祖宗。”

    楚天恍然大悟,原来是妖族前辈,赧然一笑,收回宝剑郑重施礼:“老祖宗。”

    他也不笨,想来娘亲所留机缘,多半要着落在此老身上,礼多人不怪。

    老狐狸虽活得久远,可跳脱个性并没改变,自菲菲远离后,孤身沉寂许久,差点没把他憋死,难道与到一板正经的孩子,可得好好找些乐子。

    他略微探视一番,沉吟道:“哦,小天,这么称呼没错吧?那么,小天,你是否愿意获得无匹力量,将来随意屠杀巨龙、笑傲圣武大陆呢?”

    对此,楚天欣然点头,超越世俗的实力,他是做梦都想。若有朝一日修炼到傲视众生的修为,他定会立刻去妖族接回娘亲。

    “那你就挑些好听的话来说,老夫喜欢别人赞美。”老人恬不知耻,提出非分要求。

    楚天脸色难看,他哪里做过此等阿谀奉承之事,此老让老实人拍马屁,实算得上强人所难。

    不过,为了变得更强,再怎么过分也得忍了,就把这当作一种修行好了。

    一阵思索过后,楚天决定放弃节操,润润嗓子开口道:“老祖宗好厉害哦,连火龙都被您打倒了……”

    老狐狸却是脸现不耐之色:“干掉区区一条火龙,在别人看来或许难,对老祖我又算得什么?这个不值一提。”

    听人拍马屁还挑三拣四,此老真是太过分了。可这话楚天只敢在心里说,绝不能付诸口头,谁让他有求于人呢?于是腆着脸皮赞美道:“您活了上千岁吧,还真是长寿呢……”

    “停停。”老人眼神颇为无奈,脸上浪笑尽化无语,忍不住吐槽道:“小子,你这是夸我还是咒我?拍马屁拍得这么没技术含量,除了你也是没谁了?看来咱们相识恨晚,若早点儿陪着老祖,多帮你改造改造,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

    啥,拍马屁也需要技术含量?可心知抱怨无益,楚天只得将自尊、节操无情抛弃,持续从事着许多人乐此不疲的“伟大事业”。

    也许是熟能生巧的关系,接连不停拍了一个时辰,老狐狸的表情越来越满意了。期间,楚天拍马屁的技术突飞猛进,从牵强生硬,到勉强入耳,再到纵横自如,最后,连在这方面眼光甚高、要求苛刻的老人都挑不出丝毫瑕疵。前人曾说过,实践出真知,由此看来,可谓真知灼见。

    “观您相貌,年轻时定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帅哥,倍受无数美眉仰慕。不过庸脂俗粉怎能入您法眼,又怎能魅惑得了您这样的正人君子呢。真称得上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万千美女依恋牵挂,您却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辉煌到极致是落寞,这用来形容您再贴切不过了……”

    初拍马屁,楚天很是反胃,可说多了觉得根本没什么,这些东西不是张口就来么?现如今,整个时辰的斗争经验已使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说个三天三夜也没有丝毫问题了,可见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这些肉麻话语,老狐狸来者不拒、一概全收。围着嘴唇的胡须都被乐的抖动,越发红润的脸色表示他很开心。

    陶醉般听楚天说完,老人手舞足蹈、呵呵而笑:“哎呀,小子,看不出你还真有几分天赋,很好很好,老夫很看好你。”

    见状楚天连忙陪着笑,可内心酸甜苦辣,唯本人自知。

    “小子过来,接受传承。”

    一番暗爽过后,老狐狸面色忽变肃然,良心发现主动提出正事。

    楚天老老实实,依言上前。这可是他牺牲自尊、扭曲人格,让老东西满意后,方好不容易得来的宝贵机会,由不得他不珍惜。

    突然,老狐狸额前裂开“血妖瞳”,其中射出一道红色光束,将至楚天面前时,忽而分成无数血丝,互相连结融洽,形成血色光罩,恰好将他容纳其中。

    光罩表面浮现几道血纹,自上而下巡回数遍,像是在详查楚天的躯体。

    老人闭上竖瞳,光罩失去源力,渐渐模糊消失。经过此次探测,楚天所有情况,他皆是了然于心。

    掌握情况后,他吃惊问道:“小子,你身上有菲菲那丫头的血脉,你是她的后代?”

    “前辈您认识我娘亲?”楚天同感讶异。

    “在你来之前,我辅助她修行。我说她怎么强行将传承玉佩剥离出去,原来是为了儿子。”

    前后一联系,老狐狸立时恍然,转念又想到一事,皱眉质问道:“你体内怎么还有人血,你父亲是人类?”

    楚天没料到,转眼间自身家底就被老人查了个清楚。先前他名义上的外公就因为父亲是人类,强行带走娘亲。而现在这位老人会不会因为自己有一半人类血脉,拒绝传承绝学呢?

    要是这样,整整一个时辰的马屁全白拍了。楚天陡然紧张起来,一颗心提到了胸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