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十一章 血佩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修为下滑后,楚云多次以意念内视身体,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可是,无论怎么修炼,使用何种手段,始终无法凝聚元丹,重回“凝丹境”。

    渐渐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不能突破修为。即便是化罡境武者,一旦失去潜力,就只能让人维持表面尊敬,再难有发自内心的敬畏。

    楚云这种状态当然不适合进入灵武学院,只得忍痛放弃加入学院的机会,灵武选拔上辛苦拼搏得来的名额毁于一旦,可比杀掉他还要难受。

    后来,那位八字胡导师亲来他的伤势,可就连他都查不出所以然。眼见这位好苗子竟落得这副田地,倍感唏嘘却无可奈何,虽然同情对方,身为学院导师,总不能破例为灵武院系录取一个废人。

    事实上,菲菲怀孕时曾代楚云向他请假,却不想再相见时,两位准学员,一人被辣手废掉,另一人消失无踪。

    对楚云勉励几句,这位导师终究束手无策,只得离开此地回灵武院如实禀报。

    不知道灵武院高层如何讨论,总之此事一传递上去,就如石沉大海、不了了之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楚云深深感受到所谓世态炎凉,往昔好友们一个个离他而去,族中长辈们看他的目光中不再含有期待,大批追随者、崇拜者们皆化作鸟兽散,唯有几位至交仍保持联系,聊胜于无,却难掩凄凉境地了。

    于是,他开始疏于交往、远避俗务。如今,生活在世间的,并非往昔天才,只是个痛失爱妻、沉溺悲伤的可怜鬼。

    往日无人不知的响亮名头,现如今更成了一种讽刺。就连扫地杂役、丫鬟仆人都敢于嘲讽几句,通过打压堕落的强者获取成就感。

    长此以往,楚云彻底成为废物的代言人,而废物的儿子当然也是废物,于是楚天自小就难辞其咎。

    另外,菲菲召唤妖狐之灵时,附近有很多目击者,消息传播开来,众人都知道楚云的妻子,竟是个妖怪。

    由此看来,楚天不仅跟他爹一样是个废物,还像他娘一样是个妖怪。在喜欢猎奇的人们看来,这无疑是很好的谈资。于是,人们望向楚天时,往往会戴上有色眼睛,似是看到异种和废物。

    幸运的是,与楚歌一战之后,不过,部分人得知楚天年纪幼小,实力很是不俗,便高看一眼,转变了一些固有印象。

    但这只是暂时的,若是楚天后续表现不好,被同辈们拉开距离的话,“废物”的帽子定会再度戴他头上,甚至陷入更悲惨的境地,像他父亲当年一样,爬得越高跌得越狠……

    夜色深沉,银月已至中天,像是被楚云的故事打动,敞开心扉,以温柔月光抚慰着院中父子。

    楚云话已讲完,楚天依旧沉溺在爹娘相遇那个年代,呆坐良久方回过神来,一摸脸,冰凉的全是泪水,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早流得满面都是了。

    “咦,你流泪了,都十几了还像小孩一样哭鼻子。哈哈,早知道你这么脆弱就不告诉你了。我早说了别问这事,你偏不听,现在哭成什么样了,真是自讨苦吃。”

    楚云搞怪叫道,表面嬉笑,实则是活跃气氛,免得儿子太过伤心。

    闻言楚天手忙脚乱抹去眼泪,在心中暗立誓言,此生此世,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把娘亲寻回,若违此誓,天诛地灭。现在修为弱小,可有朝一日强大起来,定会赶赴妖族,询问下那位名义上的“外公”,凭什么拆散自己家庭。难道实力强大,就能为所欲为了么?

    楚云沉吟一下,从袖中取出一物郑重递过去,楚天伸手接过,定睛一看,是个晶莹剔透的血红玉佩。

    玉佩造型古朴、风格特异,中心雕刻一个妖异竖眼,与所谓血妖瞳大致相似,其中像是蕴含洞悉一切的智慧,单是看上去就让人心惊肉跳。

    见儿子面带疑惑,楚云开口解释道:“这是你娘临走前所留之物,你拿去认真研究,必会有所收获。夜色已晚,你回去先休息,明日再细看。”

    回到自己房中,拖鞋上床入被,楚天翻来覆去,心中一会是凄然的娘亲,一会是醉酒的老爹,一会又出现了霸道的“外公”。

    不能这样,他暗暗咬牙,祛除乱七八糟的念头,强行进入睡眠。熟睡中,嘴角浮现出满足的笑意,他梦见自己一家团圆,娘亲重回身边......

    次日一早,楚天起床便命小月在外看护,严禁所有人入院。旋即回到房中紧闭屋门,等待许久见无异动后,方取出娘亲所留玉佩。

    端详着手中血佩,他眼光温柔,这上面,似乎残留有娘亲的气息。娘亲走前留下此物,定有特殊用意,具体该怎么入手呢?

    楚天目露思索神色,旋即将元力通过手掌向玉佩灌注,可即便全力催动,此物也不作丝毫反应。那么多精纯元力,进去后竟连个泡沫都翻不起来。

    看来,要沟通此物,和元力关系不大。

    眼珠一转,楚天改变念头,在屋内转悠几圈,最终自柜中找到柄小刀。置玉佩于桌上,左手悬空伸出食指,右手握着小刀一划。明晃晃刀光闪过,食指顿时出现个小口子,鲜血从伤口滴在玉佩上,缓缓渗入,了无痕迹。

    见状他满心欢喜,曾听长辈们讲过这滴血认主的法子,看来果然不错。

    可玉佩毫不客气吸收鲜血之后,楚天等待半天也不见有什么异变。惊喜面色尽化失望,怎么会这样,无论是输送元力,还是喂以精血,都不见有什么回馈。

    按捺下心中杂念,他将注意力重新放在玉佩上,想了很久没有主意,忽然灵光一现,有了新的想法。

    楚天闭上双目,回想被冰息熊击伤时的耻辱感,周身气息略作沉寂后,陡然暴戾起来,体内有银色电流开始穿行,而后在体表凝结成光茧。旋即,额前血妖瞳再现,他猛然睁开双眼,竖瞳中忽射出一条血线,径直照在玉佩中央的妖眼上。

    玉佩中间,血瞳像是活了过来,玉佩上雕琢的纹路像鱼儿一样游动不止,运动轨迹极其玄奥,仿佛蕴含着这片天地间的至理。

    “嗡嗡!”

    整个玉佩都震动起来,连带着桌子都在颤抖。虽然这种木制桌子并不如何沉重,可很难想象,这么小的玉佩,竟有能力撼动这么大一张桌子。

    如此异像,楚天见所未见,不免有些惊慌,开始犹豫是否要停下。不想玉佩剧烈震动后,竟从桌上弹射而起,对着他的前额猛地打来。

    玉佩飞行速度惊人,化作一道血红光束,眨眼便触及楚天额头,完全由不得他躲避。

    预想的疼痛感没有出现,碰撞后,玉佩像是无形之物,径直穿过前额竖瞳,钻进脑海中在此安家。

    楚天眼前一烟,回过神时已离开房间,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雄伟火山连成山脉,烟红岩浆遍地都是,地表温度惊人,远处妖兽横行,身披赤红皮毛,口吐炽热火焰,皆依赖此地火力修炼。

    正观看间,头顶忽然暗了下来,他慌忙抬头一看,竟然是条逾越千丈的赤红色巨龙。头颅足有小山那么大,遍体暗红鳞片宛如由削薄熔岩堆积而成,堪称世间最为精美的艺术品。

    如此巨龙,楚天只在典籍中过,从未亲身经历。可他此时无意感慨造物主的神奇,更无心赞美巨龙的伟岸。因为此龙张牙舞爪,向他迎面扑来,势如泰山压顶,令人绝望窒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