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三十章 离别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千愁沉吟良久,经过一番心理斗争,终于做出决定,他望向菲菲,冷然道:“你阻拦不了我的。”

    菲菲面色不由凄然,和父亲走到针锋相对这一步,她也很难过,可又有什么办法呢?短暂迷茫后,她目光渐渐坚定起来,说道:“爹爹,得罪了。”

    纤手一挥,数百丈妖狐之灵咆哮一声,大地颤抖、岩层崩裂,额前竖眼陡然一亮,身上红烟能量交织缠绕,旋即纵身跃至高空,凌空向下猛扑,小山一般向千愁压来,前爪是宝石般的烟,爪尖划过处,空中出现数道烟纹,这股锋锐竟超过了空间承受能力,连空间都有破碎的迹象。

    妖狐巨灵和千愁体型完全不成比例,像是陨石砸击蚂蚁,蚂蚁粉身碎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任谁都不会对这种结果有所质疑。

    然而超乎常理的事情发生了,妖灵携带无匹威能碾压而下,对此千愁无动于衷,不少围观者都以为他已认命了。

    只待全身都没入妖灵巨无霸的烟影中,千愁方深深叹了口气,缓缓探出右手,伸出食指轻点在妖狐利爪之上。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此乃自寻死路,看都不用看,眨眼间此人就要化为齑粉。甚至有善人暗自悲哀,这样死去,连尸体都要变成天地间的尘埃,真是太惨了。

    事情结果让众人大跌眼球,跟预料相反,接下妖灵这记撼动天地的袭击,千愁丝毫无恙,漫天飓风竟不能让他衣衫出现一丝皱纹,甚至触及妖灵的修长食指都没有折断。

    旁观者回过神时,妖灵前爪已然消失,化作漫天明亮的光点,迅速消散在空气中。

    虽只是区区一根手指,妖灵却仿佛遭到毁灭性重击,从前爪消失,到手掌,又到前半身,再到后半身,最后是硕大头颅,额前竖眼最为坚固,顽强地抗衡了一会,终究还是解体,分为纷乱血丝,缓缓在空中隐去痕迹。

    妖灵竖眼消失时,菲菲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楚云大惊,忙将儿子递给身边好友。眼见爱妻吐血,一股怒火涌上心头,恼怒之下他无视实力差距,昂然向前数步,挺身将爱妻护于身后:“前辈,有事冲着我来,别为难菲菲。”

    楚云并非不知恐惧为何物,在他眼中强大无匹的菲菲,使出全力尚被对方一根手指击溃,此等实力可谓见所未见、惊世骇俗,恐怕挥手间即可覆灭一个国度,若想对付自己,不会比拍死只苍蝇更难。

    只是,身为一个男人,保护妻儿是应尽职责。这无关能力,为此万死不敢推辞。

    见状千愁勃然大怒,今日被迫跟亲生女同室操戈,全拜这厮所赐。这货躲起来也就罢了,反倒冲在前面装腔作势。如此肆意妄为,必是料定丫头不会袖手旁观。

    这傻丫头,恐怕就是被这种逞英雄的卑劣伎俩骗到手的,当真可笑。丫头一向聪明,怎不想想,以这厮的实力,能保护得了谁?

    千愁本就讨厌人类,一见到楚云就觉得厌恶之极。一旦不喜欢一个人,那么他做什么都是错的。本是捍卫爱妻的举动,在千愁看来就是装模作样、博取眼球,越发觉得此子可恶了。

    好,你既然喜欢扮英雄,我倒要看看你是真好汉,还是伪君子。算了,哪有这个必要,给老夫到地狱去逞能吧。

    一念至此,千愁忽出一掌拍向对方,起手陡峭、掌力绵软,不见丝毫用劲,可巨大实力差距下,恐怕楚云眨眼就要化作粉末。

    事起突兀,楚云不知道是来不及反应,还是不愿躲避,一动不动挡在爱妻身前。

    “砰…轰隆隆…”

    一掌击下,楚云安然无恙,菲菲却不见了,回头一看,后方墙壁塌陷,菲菲委顿在地,右臂耷拉下来,左手轻抚胸口稳定气息,大口大口的吐血,胸前血迹斑斑,触目惊心。

    关键时候,她飞身向前硬接千愁一掌,自身被掌力远远震飞,连坚石垒成的墙壁都为剩余力道波及,倾斜坍塌了。

    “嗖!”

    千愁身形模糊,挪移般出现在菲菲身前,将她搀扶起来,面带心疼神色怒喝道:“死丫头,你不要命了。若非为父临时收力,你哪里还有命在。”

    保护不了,我这实力根本保护不了菲菲,本想帮忙却连累她受伤,实力,我要实力。

    眼见爱妻受伤,楚云痛彻心扉,却不敢再度上前,只能远远眺望,黯然伤神。他一生中从未如此刻一般渴望实力。

    菲菲察言观色,看到父亲心疼,顿生欣喜之感,心中暗想:“爹爹自小疼我,现在定然心软,待我苦苦哀求一番,说不定就会成全我和云哥了。”

    这么想着,她顿觉胸口不怎么疼了,却暗运元力硬生生逼出几口血,力求模样再凄惨一些,这样成功率比较高。

    “爹爹,求你不要为难云哥了,他若是死去,女儿绝不独活。”菲菲再吐一口血,俏脸煞白恳求道。

    千愁想起方才情形,又联系下女儿倔强的性格,暗道若真把这小子毙了,说不得丫头还真会寻短见,傻丫头什么都做得出来。这绝对使不得,这货一条贱命,又如何抵得上丫头性命。

    一番思索之后,千愁开口应承道:“只要你跟我回族,我自不会为难这小子。”

    菲菲柳眉微蹙,美眸中珠泪盈盈,纤手作西子捧腹状,竭力释放出病美人的魅力,轻启朱唇:“爹爹,女儿既为人妻,自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况且还有小天要抚养,怎能抛家弃子跟你回族。爹爹,这次是菲菲错了,你就宽宏大量,大人不记小女过,成全我和云哥吧。”

    说话期间,她像是伤势复发,鲜血连喷,坐立不稳,奄奄一息,配合着清脆而妩媚的声音,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神魂颠倒,心甘情愿赴汤蹈火,更别说小小一个请求了。

    千愁见状却心宽许多,抚须微微一笑:“吐够了没有。我掌力有几分自己会不清楚,我们妖兽不像人类那般孱弱,岂会被一掌打成这样。还有心思跟我耍花样,看来伤势并不重。”

    说完曲指抓住女儿手臂,运转元力助其疗伤,不知道是千愁手段了得,还是菲菲身为妖兽体质特殊,不到片刻,菲菲玉臂伸屈无碍,彻底恢复正常。

    “好了,跟我走吧。你别老拿自己威胁我,若是你死了,我会灭了这里所有人,然后自杀。反正没女儿陪伴,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可怜你儿子,出生这么短就要跟老夫同归黄泉了。”

    不等女儿再次开口,千愁便抢先打消她的念头,显然彻底看穿了其内心想法。

    “你。”菲菲张口结舌,无法可施,忍不住破口骂道:“你不是我爹爹,你个老无赖。”

    她披散头发、状如泼妇,口中污言秽语层出不穷。千愁表情却越发舒坦,就跟吃了良丹妙药一样,连常年萦绕身畔的忧愁,都被化开了不少。

    直骂到口干舌燥,菲菲突然痛哭出声,梨花带雨、饮泪吞声说:“爹爹,你就忍心让我抛弃家室、母子分离吗?”

    千愁见女儿神态凄然,酷似亡妻复生,心头一软就欲答应,但一闭目又想起那件旧事来,睁开眼时目光已坚决不可动摇。人类都是混蛋,丫头必须带走,可也要给个念想,不然她了无生趣,老夫看了也心酸。

    权衡片刻,千愁作出让步:“这样吧。你可以将我族传承留给小天,若是他将来成长到让我认可的程度,我自会认下这个外孙,让你母子团聚。”

    菲菲本来已经绝望,一听此话重绽笑颜:“好的,我愿意相信儿子。再给我一晚上,我交代下后事,明早跟你离去。”

    “可以。”对此千愁满口答应,女儿既愿意回族,这些小事自无需计较。

    在他看来,以女儿的容貌和家室,只要隐去这段历史,还怕没人追求,任他是哪族妖孽,又怎敢瞧不起我族了?时日一久,不怕你不变心。至于这小子,血脉不纯正,将来难有大作为,不足为虑。

    这是楚云和菲菲的最后一晚,照例饮酒畅谈,重温温馨时光。楚天年幼不知事,无牵无挂早早睡着,菲菲怀抱他一整晚,强睁泪眼彻夜未眠,直到天色大亮。

    清晨时分,菲菲交给楚云传承玉佩,额前现出血妖瞳,含泪告诉他,若有一天儿子拥有这种眼睛,就告知一切真相,彼时便有了一家团聚的希望。

    楚云将爱妻送出大门,早在等候的千愁挽住菲菲,大袖一甩、转身就走,身形一个模糊,便消失在他眼前。

    此后两日,楚云伤心欲绝,日夜饮酒,一面麻醉自己,一面缅怀往事。

    第三天,他起床时大吃一惊,因为睡了一觉后,自身修为竟然下滑,只余化罡境修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