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十九章 千愁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清凉月光下,菲菲凝视着楚云,内心患得患失,甚至做好了最坏打算,眼圈微微泛红,明眸慢慢潮湿。

    正思虑间,楚云起身上前,展开双臂,将她整个揽入怀中。楚云没有言语,只是爽朗地笑着,菲菲却明白了答案,甜蜜感涌上心头。在云哥眼中,所谓种族差异构不成问题。

    此后,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很快就到了谈婚轮嫁的时候。

    楚云掀开红盖头,他的新娘格外动人,菲菲身着婚服,原本就惊艳的面容,经过精心妆扮,更是美艳不可方物,柔顺秀发被梳理成新妇常见的发型,似在提醒楚云他新郎的身份,这让他格外兴奋。

    细细打量之下,楚云觉得菲菲与平时不同,分外迷人,让人心痒痒,眼波流转,含羞薄怒,仿佛被他的魂魄都吸了进去。如此美人,此后为他专有。

    新婚之夜,尚有一件正事需要办理,两人互视几眼,彼此心意全都了然于胸。

    一番温存过后,裙衫件件剥落,层层阻碍被逐一祛除,菲菲露出白生生娇躯,小绵羊似的暴露在楚云眼前,柳眉一弯,星眸挑逗性地眨巴几下,楚云顿觉满屋都是妩媚,不受控制地被电倒了。

    楚云嚎叫一声,化身恶狼,扑向面前“迷死人不偿命”的美羊羊。

    此刻,菲菲亦羞亦喜,除此之外,隐有几分担忧和决意。

    “定要和云哥生下孩儿,爹爹再怎么讨厌人类,见了亲外孙,哪还能不喜欢,定会回心转意。”

    决心已定,她便施展浑身解数,以求达成心愿,于是楚云度过了此生最幸福的一夜......

    楚云在族内大宴宾客,庆祝儿子出生。

    宴会之前,一班人马集于楚云房中,大多数是年纪差不多的同辈,群星捧月般围着菲菲,盯着她怀中一个婴儿,七嘴八舌地评头论足。

    “云哥,这孩子真像你,将来肯定跟你一样有出息。”一人说道。

    另一人不服辩驳:“依我看倒是像嫂子多些,你看这眉眼,啧啧,多俊俏,真是投错胎了。”

    还有人向旁边咧着嘴傻笑的楚云恭维道:“这孩子是叫楚天?好名字,霸气十足,别看现在小,以后说不定能称霸一方,我们这些叔叔都要沾他的光呢。”

    正议论间,有人进来招呼道:“先别议论了,宴会马上开始,快去落座。”

    此人是楚云那位族弟,算得上最忠实的拥趸,在这波人中地位颇高,大家见他来喊,都簇拥着楚云一家三口赶去赴宴……

    小楚天虽因年幼,口中只会咿咿呀呀叫着,但对于楚云和菲菲,却像是怎么都看不够,日日夜夜陪伴他,似乎这是天下最大的乐趣。

    这一天,两人照例陪儿子玩耍,近日楚天学会了喊妈妈,菲菲谆谆教诲下,稚嫩的“娘”不绝于耳。楚云照样画葫芦,却怎么都学不会叫“爹”。这让菲菲得意洋洋,美眸斜视丈夫炫耀,楚云则像斗败的公鸡,病恹恹的沮丧不已。

    忽然仆役来报,外面有人指名道姓要找菲菲,正在家族大门口候着。据仆役说,那人头上长的,是跟她一样的银色长发。

    闻言菲菲面色煞白,拥抱儿子的臂弯竟连连颤抖,楚云见爱妻面色异常,搂其纤腰以示安慰,即使隔着层层布料,他都感觉得到娇妻躯体的冰凉。

    踌躇良久,菲菲猛一咬牙,抱着楚天往外走去,楚云紧随其后。路途中,她仍抱有侥幸心理,或许来的是哪个族人也说不定,可以软硬兼施让他帮忙拖延。

    这么想着,她渐渐笃定起来,勇气重回心中,连原本蜗牛般的速度都迅捷了许多。

    大门口,菲菲望着面前的银发中年人,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湮灭,仿佛被一盆凉水当头浇下。

    此人满头璀璨银发,跟菲菲如出一辙,眉眼也跟她颇为神似,可生在菲菲身上妩媚俊俏,在此人身上却显得儒雅潇洒。

    除发色外,他看上去就像是个文雅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在这人身上,楚云察觉不到任何气息波动,如同不具备丝毫威胁的未修武之人。

    可不知怎的,楚云从看到他第一眼,心脏就止不住狂跳起来,似乎此人并非人类,而是披着人皮的洪荒巨兽,光是看着都要承担巨大的心理压力。

    这人过去定是个极为风流潇洒的人物,只是额前皱纹和唇边长须彰显着他已年纪不轻,遍体上下笼罩着化解不开的愁意,仿佛整片天地间的忧愁皆由此人一身担之了。

    菲菲见到此人,脸色发白,暗叹声该来的总会来的。稳定心神后,方呐呐喊了声爹爹。此人正是她父亲,血瞳灵狐族族长千愁。

    千愁原本非常生气,甚至称得上暴跳如雷。也许是物极必反的关系,他不断向女儿灌注人本卑劣思想,可这种洗脑反倒使女儿对人类充满好奇心,隔三差五便偷溜出去游历人世,什么办法都用过了,依旧屡禁不止。

    这次倒好,趁自己闭关练功,一出去就是数年,还躲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偏远之地,害得他一通好找。

    本想好好教训下这丫头,可一见对方怒气先行削减两分,耳闻这脆生生的“爹爹”又削减两分,待望向菲菲时,暴怒已变为薄怒了。

    千愁微皱眉头:“怎么招呼也不打就出来这么久,你这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跟我回去。到族中再跟你算账。”

    “爹爹来的正好,女儿已嫁为人妻,已在此处成家。恭喜爹,你有外孙了。小天,快叫外公。”

    菲菲知道爹爹讨厌人类,打算先让对方喜欢上外孙,然后再慢慢接受云哥,向楚云偷递眼色,让其先行离去。

    这时候楚天连“爹”都叫不出来,如何能叫出“外公”,虽领会了娘亲的意思,但努力半天都是哇哇乱叫。

    闻言千愁这才留神到菲菲怀里的婴儿,整个人像是被锤子狠狠击中,一阵头晕脑胀,丫头不声不响,不但成了家,还生了个大胖小子,按理说是自己外孙吧。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就被他否决,老夫不会有人类外孙,人类都是混账东西,这笔糊涂账老夫才不认。

    楚云一听是岳父,就想上前拜见,只是他们父女一直交谈插不上话。见娇妻使眼色还当是叫他过去,顿时喜不自胜,急行数步,深施一礼,双手抱拳道:“楚云拜见岳父大人。”

    事实上,菲菲深知千愁这一关不好过,从未跟她说过父亲的事。楚云曾提出看望她家人,也被胡乱糊弄过去。

    千愁瞥了一眼,见这小子傻头傻脑的,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得到眼高于顶的女儿垂青。

    此子面目平庸,修为弱小如蝼蚁,最不能忍受的是,这厮区区一个卑劣人类,有何资格做自己女婿?

    越想越是心头火起,千愁脸上戾气大声,决意直接毙了对方。见状菲菲立知他心意,娇叱道:“爹爹,要杀云哥,先从女儿尸体上踏过去吧。”

    菲菲将儿子递给丈夫,恐怖气息爆发而出,丝毫不加控制,在千愁面前也无需留手。虽不针对楚云,可他依然觉得比那一夜还要恐怖许多。以这股气息之强,恐怕天下无人能从其手中讨得便宜,这么想着,他心神便安稳下来。

    由于此次没有压制,惊人压迫感瞬间笼罩整个裂岩城。楚家族人陆续赶到,族长和长老们亲自到场,见到源头在菲菲这里震惊不已。

    楚云这媳妇低调沉静,不想实力强得吓死人,这等实力,恐怕摧毁整个天罗国都并非难事,更妄谈小小一个楚家。

    当下面面相觑后,均是坐山观虎斗,这等级别的争斗,不是他们这些人所能插手的。

    城中其他势力也是惊骇欲绝,在如斯恐怖的威能下,上至族长长老,下至族人子弟,均忍不住瑟瑟发抖,没有丝毫打探之意。开玩笑,打听情报把自家小命搭上,那就太不划算了。

    千愁见女儿为保护此子,竟不惜跟自己针锋相对,身为人父,连他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心中醋意大盛,暗想这狗崽子当真有福气,如此福泽之下,老夫毙他百次,他也可死得瞑目了。

    菲菲仿佛站在元力海洋中心,四周都是澎湃咆哮的元力,旋即额前生出个血红眼睛来,神秘而诡异,赤红线条自瞳中射出,好像素描一样,一笔一划勾勒,一个庞然大物逐渐现出轮廓,出现在她身后,似乎是只妖兽,看框架足有数百丈大小。

    接着,她探出纤纤玉手,遥遥向虚空一握,漫天元力竟如江河倒灌,源源不断填充她身后巨大的妖兽框架。

    在元力补充下,巨兽身躯逐渐充实,手脚相继长出,耳朵、下巴也现出尖尖的形状来,眼珠烟漆漆的灵动有神。

    最后,场内光芒炽亮耀眼,众人睁开眼时,巨兽已彻底实化,浑身长出雪白绒毛,额前多出妖异血瞳来,和菲菲的样子相同,却不知道大上多少倍。

    妖狐之灵遮天蔽日,威风凛凛待在菲菲身后,等她号令。妖灵出现,空间动荡,四周忽有飓风席卷,附近坚固的建筑都摇摇晃晃,似要被拔出地面。

    飓风吹拂下,菲菲银发乱舞、俏脸冷肃,纤手缓缓探出,显然做好随时出手的打算。

    见女儿为阻拦自己,尽施生平所学,恨不得用出吃奶气力,千愁内心不禁凄凉,父女相残,这是何等悲痛。

    他表情阴晴不定,面露挣扎神色,陷入两难的抉择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