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十八章 缘起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闻言楚云沉寂许久,故作轻松地说:“又不是没有切磋过,咱们两个,谁也奈何不了谁,所以你就省点儿力气吧。”

    “这个笨蛋。”菲菲心里暗骂一声,略微提起几分气息,向对方当头压去。

    楚云大汗淋漓,双腿像被灌了铅,他从没想过,与之朝夕相处的菲菲,竟会如此强大。

    菲菲身上元力汹涌,霎时间就汇成惊涛骇浪,浩瀚气息扑头盖脸压制过来,威能远远超过楚云所知的任何一人,如此实力,恐怕仅用一根小指的力量就能轻松获得灵武学院选拔赛第

    准确来说。无论哪个参赛者与其相比,都是天地云泥之别。楚云经历丰富,见过无数高手,但这些人没有任何一人能够跟此时的菲菲抗衡,甚至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灵武学院主持比赛的那位八字胡导师乃是楚云见过所有人中最可怕的,可现在这一桂冠恐怕要戴在菲菲头上了。

    如此人物竟在切磋中与他拼成平手,开什么玩笑。

    就算用屁股想,楚云也明白了对方一直在隐藏实力,而且藏得很辛苦,怪不得不擅攻击,现在看来,并非不擅攻击,而是人家实力太强,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秒杀了。

    漫天惊人威能还在聚集,菲菲窈窕娇躯像是无底洞,楚云都在怀疑她根本就没有极限。

    犹如山岳的重压下,空气凝成实质,楚云觉得自己就像琥珀中的虫子,随时都会被轻易碾碎。

    奇怪的是院中这么大动静,其他人竟然没有一点察觉,巡夜的护卫都没有发现异常,威能显然只针对楚云本人,此女不但修为骇人,连对气息的控制都达到了恐怖的程度。

    “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菲菲俏美脸上不含表情,叫人无从把握内心想法。

    此女为什么要杀他?刻意隐藏实力所为何事?菲菲,她究竟是什么人,这惊世骇俗的实力又是怎么回事?一连串疑问从楚云脑海中划过。

    不一会儿,他终究是大咧咧笑了出来:“这种实力,当然能随便虐我。可我觉得你舍不得下手不过。”

    菲菲取出腰间软剑,迎风一抖硬化后,恶狠狠斩向对方。以她此时修为,这一剑若中,楚云绝无幸理,可他面色如常,甚至连唇边微笑都没有改变。

    宝剑闪烁着银芒闪电般斩下,陡然停在脖颈前,楚云连剑上凉意都感受的真切,可这一剑终究是停了下来。

    望着刀剑临身,依然面不改色的楚云,菲菲瞬间被击中心灵最软处。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傻,连躲都不躲一下?难道是吃定我不忍下手?我就这么值得信任?

    菲菲心中思虑万千,楚云伸出衣袖为她拭去不知什么时候汹涌而出的泪水。宽大衣袖布料光滑细腻,就这样擦在脸上,她感觉到温暖,美眸中浮现出沉迷和陶醉。

    “哎,他总是这么傻乎乎的毫无心机,也许因为这样我才会喜欢上他吧。”菲菲不禁暗想。

    但是下一刻她就推翻了毫无心机这一说法,正在发呆,突然发觉柔软腰肢被一只“咸猪手”附上,面前“傻乎乎”的男人一脸坏笑。

    “你去死吧。”菲菲恼羞成怒,飞起一脚踹向对方,楚云忙闪身躲过,撒开脚丫落荒而逃,少女不依不饶,母夜叉般穷追不舍。

    后续画面甚是香艳火爆,若是给旁人看到,相信绝大多数男人都艳羡不已、恨不得以身相代。毕竟那纤纤莲足踹在身上,感觉定会十分美妙……

    一番令人艳羡的缠斗后,两人重整杯盘,再度回到石桌畅饮,之间间隔不到半小时,但在当事者主观感觉中,却像是度过惊心动魄的一个世纪。

    不过,夜间的清凉似是消退许多,激动亢奋火炉一般温暖着楚云的胸膛。

    连饮数杯“雪花酿”,看着以不雅吃相跟块肉排纠缠的菲菲,楚云心中一阵甜蜜,还有一点庆幸,他几乎想感谢上苍。不管怎样,好歹两人感情并没有受到影响,一切尽如从前。

    “说说怎么回事吧,刚才你可是差点谋杀亲夫啊。”楚云戏谑地问道。

    被占口头便宜,菲菲没好气白了他一眼,脸颊上有淡淡红晕,看起来妩媚可爱,不知道是醉酒,还是被楚云调戏所致。娇嗔后,她将缘由娓娓道来。

    事情是这样的,菲菲并非人类,来自妖兽顶尖族群“血瞳灵狐族”。两年前在族中苦修无聊,自行来人类城池游玩,不为增长见识,只为好玩,对未曾踏足人类区域的她来说,一切都是新鲜有趣的。

    不巧的是,游历中菲菲遇到宿敌,是敌对妖族的另一位天之骄女。两人结怨已久,一言不合即大打出手。

    二女实力相仿,一番激烈搏斗后,对手被重伤逼退,菲菲也身中奇毒。

    此毒为那位天骄的压箱底绝技,需要以全身元力镇压,若是强行与人争斗,必死无疑。因为奇毒的关系,菲菲实力全无,且被打回原形,变成一只可爱的雪白小狐。

    某日,楚云在裂岩城中那家常去的酒肆畅饮过后,回家途中在街道上望见一只雪白色小狐,他从没见过这样漂亮的狐狸。

    纯白毛发在阳光下闪耀,高贵而又华丽。烟漆漆眼珠晶莹剔透,又透着难言的妩媚。小白狐长相可人,楚云把它带回家,当宠物养着。

    望着面前难看的青蛙和灰不溜秋的死老鼠,小狐冲着楚云龇牙咧嘴,尖脸上竟是显出人性化的愤怒来。

    对此楚云十分不解,他才翻过资料的,据那些书上说,这两种正是狐狸素喜食物,还能有啥问题?

    见对方非常有意见,楚云搔搔脑袋,连换好几种他印象中适合狐狸的食物,可小狐一概不沾,神情越发恼怒,“呜呜”叫个不停。

    外面有侍女端来酒食,到吃晚饭的时候了。小狐忽然高兴起来,冲上桌子一头扎进烤肉中,狼吞虎咽,不多时整盘烤肉皆被纳入腹中。

    素来无酒不欢,楚云取出酒具,斟出美酒,小狐亮晶晶的眼睛直勾勾盯住酒杯,他试探性地问道:“你也喝这个?”

    小狐理所当然点点头,像是责怪他觉悟得太晚。

    “刺溜!”小狐嘴一张,一口喝光了楚云分给它的酒。

    楚云再斟一杯,小狐再度陪他饮下。他觉得好玩,端起酒杯在小狐杯沿碰一下,作出干杯的样子,旋即,一人一狐均是一饮而尽。

    而后小狐成了楚云最喜欢的宠物,无论是逛街、饮酒,还是朋友相聚,他都带着这只小白狐,渐渐地,所有朋友都知道他有这么只可爱的小宠物。

    一次,不知道楚云发了什么疯,竟然执意摸小狐的毛发,或许是望见几位大小姐街头遛狗得来的灵感吧,手掌轻抚柔软皮毛,小狗受用,主人开心,皆大欢喜。

    回家后楚云照例跟小狐饮酒,突然他伸手抚摸小狐毛发,对方没有防备,被摸了个正着。小狐皮毛不仅外表似雪,摸起来像是真的触及冬雪,宛如炎热夏季掬起溪流般清爽。

    对此,小狐触电般躲开了,脸上好像有些红,浮现出不经人事的少女被人非礼的那种表情。

    楚云甩开脑海中这个念头,狐狸再怎么漂亮也只是狐狸,怎能与少女联系到一起,莫非自己想女人想发疯了,看到什么都会往那方面联想。

    见对方躲避,他愈觉好玩,这小狐不会是母的吧。恶作剧心思升起,越发动手动脚起来。

    小狐神色惊惶、竭力躲避,可它实力全无,如何是楚云的对手,不久通体都被摸了个遍,连屁股、腰腹等隐秘部位也不例外。

    起先楚云觉得有趣,渐渐就觉得不怎么好玩了,他分明的看到小狐眼中,有闪亮的东西晃动。他感觉得到对方的伤心和绝望,于是停下了手。

    似是觉得有些惭愧,楚云叫侍女摆上酒肉招呼小狐。可小狐情绪低落,连平常钟情的肉排都视而不见,只是拿烟眼珠直勾勾盯着楚云,把他看的发毛,目光中的羞怒和怨恨显而易见。

    翌日楚云起床时,发现小狐不见了,也许永远不会再出现了,不会再陪他逛街、畅饮了。

    事后他伤心了好几日,心中懊悔不已,暗骂自己不该乱动手脚,导致小狐离去。

    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两者已经有了感情,于他来说小狐早不是简单的宠物了。早知道会变成这样,他是不会强行“非礼”对方的。

    时间一长,此事慢慢淡化了,可一回想起小狐,回想起彼此相处的种种,楚云都是忍不住自责,禁不住怀念。

    那只漂亮的过分的小狐狸,现在又在哪里呢?对于自己这个“轻薄之徒”是依旧怨恨呢,还是早已淡忘了呢?

    闲暇时,楚云曾设想过无数种人狐重逢的情形,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两人再次相见,小狐却化身倾国倾城、妩媚纯美的菲菲,且一下子就让他倾心了。

    后面的事就顺理成章了,菲菲贵为族中小公主,受到无数少年仰慕。因为她的身世,无论是哪个人,心中多么垂涎,明面上总要彬彬有礼的。

    长这么大,她连手都没被异性碰过,到楚云这里,从里到外被摸了个通透。她当然含怒在心,暗自发誓要将这无赖碎尸万段。体内奇毒已被化解,修为尽复,要做到这一点自是不难。

    可一到关键时候总是下不了手,心中有两股意念争斗不休,一是被非礼的羞辱,二是跟楚云相交的种种,思来想去,非常矛盾。

    菲菲本想直接出手杀人,多方思考后终觉不妥,遂隐藏实力接近对方,打算观察下情况再说。

    不想这一观察却把她整个人给赔了进去,两人一起饮酒、逛街、看马戏,温情逐渐占据上风,越发不舍得下辣手。

    刚才见楚云对她坚信不疑,刀剑加身含笑如故,内心压抑的情感喷薄而出,自此一颗芳心完全扑在对方身上。

    听着菲菲的叙述,楚云感慨万分,他是真的没想到,那只漂亮的小白狐,就是自己倾心的菲菲。

    前因后果述说完毕,菲菲美目期待地盯着楚云,该说的已经说完了,这冤家会不会接受自己呢?毕竟人妖有别,他该不会心生嫌弃吧。

    一念至此,期待中有担忧悄无声息蔓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