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十六章 诘问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罗教官向家族一五一十禀告袭击事件,族中高层极为震怒,立即召开会议讨论此事,几位长老当场发飙,负责历练的三长老更是暴跳如雷,一些新晋高层本习惯于三长老的和蔼可亲,见状不禁感叹老家伙发起火当真可怕,不约而同将他列为绝对不可招惹的人物。

    除此之外,一向神秘的大长老也插手此事,派遣麾下的暗阁精英捉拿罗通。

    在楚家,大长老地位跟族长并列,平常深居简出,高层中也只有极少数清楚他真实身份。他无心家族俗事,可实力超凡脱俗,据传犹在族长之上,可谓家族最大的底牌。

    暗阁属大长老直辖势力,每位成员均是秘密加入,个个实力不俗。不过,楚家上下对此了解不深,就连一些高层都仅知大概、难言其详。

    之后几天,楚家派出大批人马,对全城周边及雪松森林进行地毯式搜查,弄得全城鸡飞狗跳、人心惶惶。

    不少小势力首领心惊胆战,不等楚家的人赶来,听到风声即刻自查,看看是否自家人,昏了头得罪楚家。如此没眼力的手下,牺牲了也罢,留下反倒是祸害。

    楚家贵为三大家族,又岂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得罪的。

    暗阁也在悄无声息间将触角遍及各处,极短时间就将相关情报了然于心。

    各方势力高手尽出、倾力搜查,却都没查到大盗罗通的踪迹,此人像是在这片地带蒸发了一般。

    暗阁倒是查出罗通的底细,原来他离家后就拜在邪派高手枯毒老人门下,修成邪功后,欺负弱小、凌辱妇女、无恶不作、人神共愤。

    但不论是罗通,还是其师枯毒老人,都是行走四方、游戏人间之辈。

    枯毒老人足迹遍及天罗国各处,所到之地为所欲为,很多人对其恨之入骨,大肆派遣高手刺杀。可数十年过去了,此人依旧活得无比滋润,不时采补几个大家闺秀,颐养天年、其乐融融。

    这种家伙最叫人头疼,捅你一刀、立即远遁。你人马再多、高手再强,抓不到人有什么办法。况且枯毒老人擅长用毒,能杀人于无形间,极富震慑力,一些人就算吃了亏,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了。

    又搜查十数日,罗通终究没再露面,楚家折腾一阵子后,也只能就此作罢。

    此等事,且留给高层苦恼。楚天关注的另有他事。

    一天深夜,楚云、楚天围着院中石桌相对而坐,树影婆娑、月凉如水。

    “好久没这样聚过了,定要痛饮几杯。取我雪花酿来。”楚云大咧咧招呼侍女取酒。

    这已是第二天深夜了,昨晚楚天回家休息一宿,清早一起来就去找父亲,但据侍者说不在家。对此楚天早习以为常,老爹总这样,神出鬼没的,也不知道忙些什么。

    楚云身在何处、做什么事楚天并不过问,如同楚云不会时刻检查他修为一样。

    两人感情并非不好,楚天自幼失去娘亲,父子关系反而比一般人好得多。别看两人嘻嘻哈哈没半点正经,若真有意外发生,第一个替己挡枪的,必然是对方,这始终本能般的信任。

    这就是所谓父爱,不如母爱细腻周全,却朴拙自然存在着,父爱如山。

    不久侍女便从屋中珍藏室内取出雪花酿来,此酒由莹润玉器容纳,倒在杯中像是晶莹琥珀,表面薄薄泛起层气泡,状如雪花附于其上。

    “小子,干一杯。”楚云吆喝中,两人把酒杯碰出一声脆响,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酒逢知己千杯少,更何况亲生父子。不多时,两人均已数杯下肚。

    雪花酿为奇异野果所制,入口有清新甘甜的果子味,表层雪花更增添了口感细腻度,喝起来顺口的很。

    “老爹。”楚天面色微红,几杯下肚,顿觉胆气壮了起来,借着酒劲问道:“说说娘亲的事吧。”

    楚云微微一怔,旋即漫不经意地说:“又提这个问题了。我不是告诉你好好修炼,机缘到时自然得知。”

    鬼知道这机缘啥时候会来,就算敷衍我也换个像样点儿的台词啊,又不信佛,讲什么机缘,一听就是糊弄小孩子的,楚天暗中吐槽一番。

    “你总是这么说,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楚天提高声音,问出深藏于心的话。

    遭到逼问,楚云看上去有些失落,沉默许久放开口道:“该知道时,自然让你知道。”

    其实话一出口楚天就开始后悔了,提这些干啥,自己又帮不上忙,平白让老爹伤心,一听此话正好借此下台:“先不说这个,让你看个东西。”

    楚天想让对方看看那只血瞳,就连突破后期的冰息熊,都在此眼震慑下毫无抵抗之力,当真称得上一大杀器,不加利用简直暴殄天物。

    无奈的是,此物虽长在自己身上,楚天却对它一无所知,因此想从楚云口中了解一二。

    “恩!”

    楚天闷哼一声,猛一用力,小脸赤红,却根本找不到那种感觉,头部如何用力,额前又怎么睁开?

    听到儿子话语严肃,楚云忙正襟危坐等他展示,见他白费白天劲,什么东西都没出现,脸色却憋得紫红,幸灾乐祸哈哈大笑:“儿子,你不会是故意逗我开心吧,喝完酒开始上节目了?啊哈哈......”

    闻言楚天勃然大怒,他是很认真地,怎么搞的跟逗乐子一样,实在是不能忍,浑身元力爆发,一股气浪波及开来,不远处的树木瑟瑟摆动叶子,对面楚云衣衫应风而动,桌上那瓶雪花酿跌落地上,玉瓶碎裂,雪花泡沫渗入到青石地板缝隙之间。

    可是,血瞳依然没有睁开。怎么会这样?哪里做的不对?

    楚天按下心中怒意,闭目缓缓回忆彼时情景,说来也奇怪,只是简单的回忆,可当时场景皆清晰出现在心中,一幕幕画卷般触手可及。

    巨大熊掌从自己胸前划过,带起数道伤痕,兽瞳中露出赤裸裸的蔑视,仿佛看一个必死的猎物。

    竟然伤害自己,还敢蔑视自己,凭什么,就凭此等劣种?

    正笑得前仰后合,就差在地上打滚了,见状楚云面色忽变得十分严肃,因为楚天浑身元力突然暴动起来,隐隐透着前所未有的狂暴和恐怖。

    楚天身上气息胀缩数次,猛地强横起来。当气息强盛到一个度,体内开始有银色电流流转,愈演愈烈,到后来体表都凝聚出光茧,前额泛起一线血光,那是只眼睛,起初仅算是条血线,而后略微变阔了些。

    睁开此眼似要耗费极大精力,楚天累得满头大汗,却仍只打开一道缝隙。穿过缝隙,似能看到九幽深渊的地狱血海,散发着不属于人间的恐怖。

    除此之外,又另给人一种沉寂感,似藏有无尽智慧,仿佛在此眼窥视下,整片天地都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本来,楚云神色虽颇为疑惑,举止仍然镇定,但自光茧出现时,就不淡定起来。这副情形,他曾经见过,在她身上。

    当血瞳出现时,更忍不住浑身颤抖,纵然已经尽全力控制,也在儿子面前大为失态,此事于他冲击实在太大。

    大功告成的楚天刚睁开眼,就看到对面父亲眼中的戏谑尽化作闪烁的泪光,口中不能自已的喃喃自语:“又出现了,血妖瞳。果然如你所言,菲菲。”

    菲菲,是楚天娘亲的名字。而菲菲离开楚云时,就睁开血妖瞳,并含泪告诉他,当此眼再现之日,就是一切真相大白之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