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十四章 还真是妖怪啊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在此时的楚天面前,身躯庞大的冰息熊竟似矮了一头,嚣张气焰早消失得无影无踪。

    对手突然间变得极为可怕,仿佛地狱中的恶魔,冰息熊第一时间就想逃之夭夭,周遭恐怖威压却给它带来血脉上的压制,仿佛面对妖兽皇者一般,血液流转都停滞下来,浑身瘫软无力,双腿不住颤抖,连跑路都做不到了。

    早知如此,就不惹这家伙了。这是个披着人皮的怪物,它绝对招惹不起的存在。冰息熊兽瞳中满是绝望,梁子已经结下,对方定不会手下留情。

    银色电流运转到极致,溢出楚天体外,逐渐形成一层光茧包裹躯体。他并没有关注这些,双眼紧盯着对面,额前血红竖眼中射出惊心动魄的视线,弥漫于周身的威压愈来愈盛,冰息熊似有所感应,人性化的大汗淋漓。

    不过区区一阶的劣等生物,竟胆敢伤害自己?一念至此,楚天怒不可遏。

    “嗖!”

    楚天身形陡然消失在原地,空中有模糊银影掠过,再出现时已到冰息熊身前,屈指成爪向心窝抓去。

    强行克服内心恐惧感,冰息熊勉强挥动巴掌抵御,只是四周威压实在非同小可,受到影响它连一半实力都没发挥出来。

    熊掌一发动,其力道、去路、速度等情况皆在楚天血瞳中,他攻势不变,仍直取妖兽心脏。

    巨大熊掌携劲风向楚天手臂袭来,掌还未到,一股寒气已先行刺激到胳膊,袖中臂上皮肤发凉,汗毛根根竖起。

    出乎预料的,楚天嘴角反而浮现出自信笑容,仿佛提前确认了胜利。

    冰晶熊掌毫不留情地拍下,眼看就要把细瘦胳膊击断。

    楚天手爪陡然加速,指甲迎风而长,瞬间已至三寸,并化作烟宝石般的色泽,奥妙金丝纹路附着其上,看上去给人以古老尊贵之感。

    指甲形状变得尖锐,不再像人类指甲,反像是妖兽利爪。楚天右手五指嚣张,烟金利爪幽光闪过,先行抓在对方早运起层层冰晶防护的胸口。

    此乃冰息熊的得意天赋,以防御力强大著称,就算同级武者以宝剑斩击,也能抵御下来,可碰到烟金手爪,却像层豆腐似的,连略作阻碍都做不到。

    转眼间,烟金手爪已洞穿数道防御深入冰息熊体内,将心脏抓在手中,无论是凝聚在胸口的冰晶、仓促提起的元力,还是引以为傲的妖兽肉体,都没有发挥丝毫作用。

    冰息熊身躯庞大,心脏自是体积不小,皮球也似抓在手中尚温热,在掌心砰砰跳动,充满力量感。

    无力垂下本欲拍击的巴掌,冰息熊兽瞳中掠过哀求,好像望着主人的小狗,凶狠面目此刻看来竟有些人畜无害了。

    “晚了!”

    楚天面现狠辣神色,右手用力握爆熊心,而后将手取出,爪上有鲜血滴落。

    冰息熊求饶表情凝固下来,硕大身躯如坍塌墙壁般倒下,重重摔在地上。

    伤害小姐姐者,死不足惜!

    楚天这样说服自己,其实这只是表面。连他本人都没察觉到,重要原因是自身威严受到挑衅。

    此等低劣物种,没资格冒犯自己,违者必死,这才是心灵深处的答案。

    这莫名其妙的自尊不知来自何处,仿佛是天生就有,深深烙印在骨子里,今日机缘巧合才偶然觉醒。

    “刺啦刺啦!”

    楚天以烟金爪子为刀,连挥几下剥去雪白熊皮,此物价格不菲,不剥下来就浪费了。可惜胸口破了个洞,价值递减。他不禁暗暗自责,下次可不能这么败家了。

    其实这倒是想当然了,生死搏杀哪顾得上考虑这些。

    他从冰息熊腹内取出个雪白晶莹的球状物,这是妖核,乃此兽一身之精华所在。无论在族内功法阁,还是在外面的市场,都能换个好价钱。他抬手将妖核、皮毛及其他值钱部位纳入容戒。

    楚天心念一动,三寸长的利爪微微一颤,旋即逐渐缩短,形状慢慢平滑,并转为正常色泽。他仔细,和平时并无不同,只是上面仍有血迹残留。

    他皱了皱眉头,四下一看,不远处有个小溪,正好可以略作清洗,举步朝溪边走去。

    随着前行,不断有鸟雀、松鼠、兔子之类的小动物从林间、草丛里跳跃出来,而后像是遇到可怕的怪兽,惊慌失措匆忙逃窜,这使楚天颇为疑惑,冰息熊已经毙命,附近又没有其他猛兽,这些小家伙在害怕什么呢?

    小溪明净澄澈,如同一面镜子,光可鉴人。楚天无意瞥向水面,顿时目瞪口呆。

    水中的倒影当然是自己,可额前那个东西是什么呢,狭窄缝隙中有地狱般的血红,像是只尚未睁开的眼睛,看上去不像人间之物,隐隐透出一丝恐怖感,这是什么东西?

    “妖怪,你娘是妖怪,你也是……”

    记忆中这句话曾经出现过无数次,楚天从来只当作别人的污蔑,完全没放在心上。

    娘亲怎么可能是妖怪,虽然从未见过,自己无数次想象她的温柔,老爹更对其美貌赞不绝口,怎么看都跟妖怪不沾边。可这妖异眼睛是怎么回事,老爹断无此物,想来是娘亲的缘故。

    想到这里,楚天不禁一阵苦笑,当楚赫等人骂娘亲是妖怪时,只觉得受到极大的侮辱,现在看来,娘亲还真有可能是妖怪,那他也算个半妖了,别人还真没骂错。这么想着,他略微有些失落,对谩骂者的恨意都减少许多。

    不过,这件事楚天并没有纠结太久。没错,他是妖怪,却从未害人。楚赫那帮人虽是人类,却又做过什么好事?人类未必高贵,妖怪未必低贱,人类未必皆是好人,妖怪中也不乏善类。

    按照这种模式,念头转了几转,楚天很快想开了,解开长久以来的心结,胸怀一片坦荡。

    武道修炼,勇猛精进固然重要,但若有解不开的心结,实不利于长远修行,甚至会产生心魔或邪念,终成修行大患。

    虽然,据说部分邪道武学能从心结中提炼恨意,以此作为动力提升修为,可这算是特例。正常情况下,解开心结总是好事。

    此次畅通心结,无形中为今后成长铺平道路,也扫清了些障碍,好处多多,当然这些他现在还察觉不到。

    楚天按下杂念,洗净手上鲜血,换身干净衣服,看到前胸伤口无需包扎,已自行凝结成疤,恐怕很快就会痊愈了。

    这伤口由冰息熊倾力造成,换作普通人处理后也需数日静养方可痊愈,而他不经任何处理,只短短一会儿,伤口竟快要弥合,确是他体质特殊所至。

    看来我的确不正常。楚天暗暗自嘲,众多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他心神一动,额前血眼缓缓合上,狭窄缝隙渐隐,前额光滑如常人,哪里还有什么妖眼存在?

    周遭停滞的空气像是脱缰野马,重新自由自在流动起来,空中弥漫着的沉重威压陡然消失。不一会儿,四周开始有鸟雀飞行、小动物出没了。

    楚天恍然大悟,小动物们是被自己所慑,才惊慌乱窜,再想到凶威凛凛的冰息熊在他面前连动弹都很勉强,实力无从发挥,也是这威压的效果了。看来这股威压,对妖兽和动物有极强的压制作用,以后如能善加利用,定能发挥不俗功效。

    他暗自称奇,转念想到:“此事定与娘亲有关,到家要向老爹问个明白。”

    收回念头,楚天望向来时道路,是时候回去了。虽说他已将冰息熊引走,毕竟罗教官还有个强大敌人,总归放心不下。不知道小姐姐伤势好了没有。

    想到楚楚,他眼眸中浮现出关心神色,起身寻路返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