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圣武称尊 第二十二章 舍身

时间:2017-11-06作者:小圆源

    丧失配偶,母熊在激怒之下,气息飙升,很快就触及到突破后期的瓶颈。

    这一瓶颈使无数妖兽裹足不前、绝非等闲。它气息上升势头虽猛,至此也遇到阻碍,暴涨的气息不稳定起来,左冲右突不断冲撞,如心脏受到刺激怦然跳动,随时都可能爆裂开来。

    过往种种自母熊心头浮现,一声狂暴怒吼之后,膨胀元力撑破瓶颈,周身气息继续飙升。

    在场众人面色剧变,这股气息已然达到相当恐怖的地步,很明显,此兽面临绝境威胁,已突破成为一阶后期妖兽。

    它身躯逐渐被冰霜覆盖,皮毛上凝聚出晶莹的霜华,风雪簇拥在身周不时盘旋,方圆十米范围变成冬天,冰息熊在小世界中傲然挺立,仿佛这片区域的主宰。

    出场时的憨态可掬全无,冰息熊面目凶狠,仇恨目光死盯着不远处的楚影和楚娟,森寒光芒无声掠过瞳孔,若不是此二人纠缠不休,支援及时的话,同伴又怎会丧生。

    不管是这两个,还是远处的凶手,场中所有人,它一个都不放过,之前所受折辱都会连本带利讨回来。

    那就先收些利息吧,冰息熊兽瞳一片冰寒,白大脚掌重重跺下,一道粗大裂纹自足下出现,伴着一股强烈冰息,径直来到楚影、楚娟跟前。

    楚影身躯刚受重击,血液正沸腾不休,再经冰息一冲,赤红脸上青光隐隐,翻腾血液似要凝固,体内寒热交击难受的要死。

    尚未来得及反应,楚娟直接被冻住了,晶莹冰层从莲足直攀到大腿,连翩飞衣裙都怕了这严寒,再折腾不起来。她秀眉紧蹙,美目中流露出不可置信,轻盈的身法,在此彻骨冷意影响下竟全无用武之地。

    冰息熊眼中满是嗜血,脚掌向地面一借力,便以惊人的力量和速度,坦克般横冲直撞过来。

    楚娟俏脸煞白,娇小身影在冰息熊硕大躯体的衬托下,显得越发婀娜苗条、楚楚可怜。

    就算再辣手的凶悍之徒见此情形,也要扔掉刀剑不忍下手,可对手是只冰息熊,而熊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的。

    冰息熊张开厚实巴掌,不管不顾扇向楚娟。楚影受伤倒地无力援助,楚娟腿部被冰晶牢牢禁锢,根本无法趋避,眼看此女就要惨死熊掌之下,香消玉殒、化作肉泥。

    熊掌并未拍到楚娟身上,被人提前挡住。轰然巨响震荡场内,一道白衣身影横剑拦住蒲扇似的熊掌,他的身躯与冰息熊比起来无疑有些瘦削,却像定海神针般稳固坚定。

    此人正是见情况不妙,及时赶来救场的楚天,接下凶猛熊掌拍击,发髻被劲风吹断,银白发丝失去束缚,散乱开来随风飘扬,意态甚是潇洒。

    实际情况远不如看起来美好,碰撞处巨力传来,泓水剑身嗡鸣不止,虎口发麻,一股酥麻感从手掌直传到肩膀,手臂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楚天微微皱眉,为了拯救楚娟,他不得不和气力惊人的冰息熊硬碰硬。此兽本就擅长气力,突破后更加了得,纵然等闲气血段武者,见它也得退避三舍。

    若非曾以珍奇药膏淬炼过身体,身躯坚硬程度堪比妖兽,更运转元力施展“须臾劲”,恐怕,又施展出“须臾劲”增幅,估计整条手臂都要被废掉。

    楚天脸色忽变、身形疾动,预见性后撤数步。同一时间,冰息熊掌上寒力尽数爆发,方圆数米瞬间凝上冰霜,若非撤退及时,必会落得跟楚娟一样下场。

    楚楚交与楚影疗伤药物,娇躯一纵,飞鸟投林般扑了过来,跟冰息熊拼杀在一处。虽说嗑药后,她的实力全面增幅,堪比练体六段武者,但和晋级后的冰息熊相比,差距仍然颇大,短短几招间已是险象环生。

    幸而楚天缓过劲来,施展能耐纠缠冰息熊,减轻了楚楚的压力。

    战至这一刻,两人皆无保留,楚天右手连挥“泓水剑”,剑法忽刚忽柔,如同变幻无定的风,左手成拳不时运起“须臾劲”,攻敌之所必救,此番围魏救赵之举,几度扳回危险局面。药力作用下,楚楚举手投足间皆有着强横力量,堪称人形妖兽,其作用并不比楚天差多少。

    脱险后楚娟来到战场,手持短剑支援侧翼,她额前汗珠密集,显然倾尽全力,柳叶剑挥舞甚疾、滴水不进,无奈此兽防御委实太强,她仅能起到骚扰之效。

    楚宝远远躲着不敢上前,他跟对方实力差距实在太大,再怎么努力也只是给它挠痒痒,身法也不似楚娟一样精妙,就算上场也不过是帮倒忙,还需别人分神照顾,实不如在旁边观战。

    经近一个月的磨合,三人出手之际相互接应、配合默契,几人攻势汇合,结出张无形大网,一时间竟挡住了冰息熊的攻击。

    如此实力差距下,他们中任何一个都不是此兽几合之敌,联合起来却生生将其拦下,这就是团队的力量。

    只是落在网中的猎物绝非寻常,白毛随风舞动,气息暴躁可怖,庞大身体蛮横冲撞,各部位似化作战斗武器,面对三人联手也丝毫不落下风。

    “轰!”

    硕大熊掌含怒拍来,锐利爪尖化作幽蓝,楚天在间不容发之际矮身躲过,背后树木却遭了殃,合抱粗的树木被爪上附带冰息侵袭,主干冻僵泛青,而后被后续劲力击成粉碎。见状楚天脸有余悸,要是没躲开,他的下场比此树好不到哪儿去。

    老人们常说,压力即动力,此言果然不虚。交战中楚天的“须臾劲”竟突破到二重力。

    彼时战况混乱,楚天忽起一拳袭向妖兽腹部。此招行拳过程中劲力更为内敛、秘不外泄,到达对方肚皮时波动一下,竟瞬间连发两重刚猛劲力。他反复苦练也无法触摸的境界,在巨大压力下,竟无意中抵达,当真算是喜事一件。

    二重力果不同凡响,两道劲力几乎同时发出,穿过冰息熊坚固体表直达体内,势道增幅叠加,惊人破坏力让它很不好受。换作突破前受此攻击,说不得会出现严重伤势。

    可经过晋级,不仅体表防御提升,就连身躯内部都得到大幅强化,受此攻击仅感觉难受。

    此乃妖兽先天优势,随着修为的提升,整个肉体都会蜕变。而武者中,除主攻肉体的武者外,就算修为达到高深地步,掌控海量元力,可体内仍相对脆弱。

    暴怒之下,冰息熊虽遭围剿,却越战越勇,三人纵拼尽所学,也尽落下风,局面不利,他们勉力强撑,均希望拖到楚影伤愈加入战斗,情况或许会有改变。

    可楚影是在此兽突破前夕,猝不及防正面受其一掌,伤势严重,就算服用丹药,短期内也难以恢复,更妄论扭转战局。

    冰息熊挥掌拍向楚楚,她作势欲闪,兽瞳中闪过人性化的嘲讽,大嘴一张,强横冰息忽从中吐出,向楚楚迎面喷来。

    楚楚娇躯上下顿结层冰霜,烟缎似的秀发浸染白蒙蒙的冰雾,禁不住一个冷颤,趋避间脚下稍迟,未能完全躲过此招,手臂被熊掌擦到,衣袖立破,露出白玉般皎洁的肤色。

    虽只一擦,娇小身形却被巨力推动,径直飞出数丈远,鲜血压抑不住自樱口喷出,染红衣衫前襟,俏脸在痛楚影响下略微扭曲,嘴角残留血珠模样凄美动人,右臂瘫软无力耷拉下来,明显骨折了。

    眼见楚楚受伤,楚天浑身气息暴涨,诡异消失在原地,眨眼间就出现在冰息熊背后,挥动宝剑劈头狠狠砍去,势道比起原先再度增幅。在乎之人受伤,他是彻底怒了。

    此招来路诡异、速度奇快,冰息熊不及躲闪,强运元力至脑袋,打算仗着自身皮糙肉厚硬受这一记。

    “泓水剑”含怒斩在此兽脑袋上,划出道血淋淋的口子,伤口触目惊心,却没能将其一刀两断。虽说此剑锋锐,却没法无视修为差距秒杀对方。

    楚天却不愿就此罢休,重重一拳击中冰息熊头颅,顺手连发两道须臾劲。脑袋乃全身要害,就算此兽防御极强,也顿觉一阵头晕脑胀。

    一声痛嚎后,冰息熊回身狠撞楚天,可他早有预料,身形往后一飘,很快就跑出数米。此兽太过危险,楚天意欲引走对方,保全伙伴,更为了守护心中珍视之人。

    母熊追赶几步,却回过头看向楚楚,颇有些迟疑,显然在犹豫追与不追。

    见状楚天心急如焚,四下一看,无意中他来到公熊尸体边,准确来说是它掉落的头颅旁。

    “此兽看来智商不低。”楚天忽出脚踩中公熊头颅,狠狠一碾,熊头如西瓜被铁锤砸击,立时爆裂开来。此兽实力再强,其尸体却不具备任何防御,当然承受不住这下子。

    “嗷呜!”

    见此惨状,母熊一声怒吼,脚掌一撑地面,向楚天猛扑过去,兽瞳死盯着对方,目光中有铺天盖地的恨意。满腔仇恨消灭它的理智,此子不死它绝不罢休。

    楚天运转身法、连闪带跳,把冰息熊往远处引。

    临走前,他留恋看一眼楚楚,过往一幕幕如电光石火,自心头快速掠过。

    受到楚赫欺压时,旁人袖手旁观,她毅然挺身而出。

    拒收“暴元丹”时,她假装生气的样子,薄怒后面是诡计得逞的狡黠。

    炼制“虎血淬体膏”时,她比自己还要上心,撒娇卖萌逼楚雨炼丹。

    还有她巧笑嫣然的样子,笑语如珠的样子,风中调皮的马尾,和翩翩飞舞的衣裙……

    “以往总是你帮我,却不许人报答。”楚天口中喃喃自语,带着容戒的手指一震,暗红丹丸出现在掌中:“现在轮到我守护你了,小姐姐,希望这次不是永别。”

    这枚“暴元丹”为先前跟楚赫冲突时,由楚楚所赠。一口服下丹丸,楚天浑身气息暴涨,起落间动作更加迅疾,带着暴怒的冰息熊,转眼就消失在远处密集的丛林中。
小说推荐